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百味】散文二题(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重生小说

六娭毑

岳母家住在河西窑坡山,一栋“筒子楼”的二楼。一楼有位邻居,大家都叫她六娭毑,大眼睛,厚嘴唇,高鼻梁,宽脸庞,黑里透红的皮肤略显几分粗糙,微微发胖的身材格外结实稳健,走起路来三步并作两步,像一阵风似的,风风火火,猴急狗急。在长沙土生土长的她,俨然一派北方女性粗犷、豪爽,却也有几分异常。

六娭毑早年丧夫,拉扯着几个儿女,辛苦了一辈子。现在儿女均已成家,且个个生活条件不错,但她却拒绝了儿女们的安排,一个人继续住在既窄又矮还暗的老房子里,经常披一头看不到半点柔软和一丝光亮的齐耳短发,穿一身洗得青不青蓝不蓝不见底色发了白的平布衣裤,趿一双剪去后跟帮子且脏兮兮的塑料凉鞋,过着清清淡淡、平平实实的简朴日子。她待人和气,人缘极好,碰见熟人老远就打招呼,也喜欢楼上楼下、左邻右舍的串串门子,唠唠家常,终日笑声不断,好像永远也没有烦恼和忧愁似的。

我因为上岳母家,经常与六娭毑照面,但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除了叫一声“六娭毑”问一声好以外,并没有太多接触,对她的了解也就甚少。

一次难忘的相遇,不,准确地说,是一次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她的热情相助、雪中送炭,使我对她有了深切的认识,并产生了刻骨铭心的敬意。

那一年,元宵刚过,春雨绵绵,寒意依然,人们还陶醉和沉浸于新春佳节欢乐之中的时候,我的儿子要降临人世了。挺着大肚子的妻子突然发作,疼痛难忍。慌乱之中,没有一点经验的我,急忙中搀扶着她就近去了岳麓山下的一家医院。没料到这家医院病床爆满,医生说:“我们现在没空床,你们到别处去吧!”我不知所措,一下子像掉进了深渊谷底。我仍不甘心,找这个,求那个,结果热脸碰冷脸,得到的都是冷漠无情的拒绝。妻子已经实在撑不住了,听着她一声声揪心的呻吟,我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焦灼万分!

正在上下奔忙求助无果的为难之中,六娭毑出现了。她因感冒来这里看病,见此情景,二话没说,急匆匆找到医院一个熟人借来一副担架,对我说:“快!快点!我来帮你,我们一起将你爱人抬到山那边武警三六六医院去!”六娭毑这么大年纪了,又有病在身,这么重的担架,我怎么好意思要她来抬?“来不及了!快走!”她见我犹豫着,不容分说地早已把担架带套上了肩。

就这样,我与六娭毑一高一矮,一前一后,顶着寒风,冒着细雨,抬着妻子往三六六医院跑。

这段路虽然不长,但经过一段马路以后,还要爬一段山,坡陡人重,路湿脚滑,心急步促,体力消耗很大,开始还起着跑步,慢慢地只能拖着步子往前挪了。我们走一段歇一下,歇一下再走一段,一步一步,一段一段,艰难地向前迈进。走着走着,腰痛了,腿酸了,上气不接下气,汗水如雨般地直往下淌。松不得呀!我咬紧牙关,挺起身子,坚持着不让担架从肩头上滑下来。

好漫长的路程啊!短短的三里路,我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竟走了半个多小时。汗水从身上冒出,雨水从头顶落下,模糊了眼睛,湿透了衣裳,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汗水。到了山上的医院门口,我已经汗流浃背,精疲力竭,身子骨像散了架似的。一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都累得如此,实在不敢想象,年过半百的六娭毑是怎样挺过来的。唯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美德中的意志、精神下的力量!

看着气喘吁吁,被汗水和雨水湿透了全身且抱病在身的六娭毑,我满腔愧疚,万分感动,眼睛里闪着泪花,一时间竟找不出合适的言词来表达对她的感激之情。

在三六六医院医生和护士的热情接洽和精心护理下,儿子呱呱落地,妻子平安无事,我也幸福地当上了父亲……

时间一晃就是二十多年了,儿子长高长大长成人了,岳母已不在人世,从涟源调回长沙的妻兄住进了“筒子楼”。偶尔去一趟窑坡山,只见一切如旧,地方还是那个地方,楼房还是那栋楼房,邻居也还是那些邻居。六娭毑仍然住在楼下老地方没动,头发白了几缕,皱纹多了几道,人苍老了几分,还是着一身褪色的衣服,趿一双灰旧的布鞋,这家串串,那家遛遛,整天乐呵呵笑哈哈的,像开心果一样,无拘无束,无忧无虑,那份实在那份忠厚那份亲近那份热情无时不在,依然不减……

馄饨店里的感动

我有一个习惯,每个星期天清晨,都要步行半个多小时,专程到三王街双燕楼,花上五块钱,吃一碗馄饨,一则早上车辆少,空气好,是散步走路的好时机,二则那馄饨价廉物美、别具风味,吸引了我。既锻炼了身体,又品尝了美味,可谓一举两得,物质精神双丰收。因此,不是出差或者是遇上特殊情况,我都风雨无阻,从不间断。

又是一个星期天,阳光和煦,风轻云淡,早早起床,伸伸手,弯弯腰,踢踢腿,吸一口清新空气,晃晃悠悠走出机关院子。

长沙,古老、文明而又美丽。我沿着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的楼房商铺,踏着方格彩砖铺就的人行道,尽情吸吮着路旁玉兰树上飘送的花香,上城南路,经天心阁,到南门口,顺着步行街,折入太平街,转进三王街,径直来到双燕楼。

店子里,整整齐齐,清清爽爽,给人一种舒适、惬意的感觉。靠门口右侧墙上挂着一个灯箱,红底白字密密麻麻载明着馄饨的种类和价格,酸辣呀,三鲜呀,虾仁呀,腰花呀,云耳肉片呀,香菇菜心呀,等等,各种馄饨一目了然,尽在其上,任顾客随意挑选。厅堂中间,有条不紊摆放着七八张长方形小桌、三十几条漆木靠背方椅,桌子上高高矮矮的小杯、小壶、小瓶子、小罐子,分别装一些盐、味精、辣椒、酱油之类的调味品,方便顾客根据各自的口味和喜好自由选用。店堂里,早有人光顾,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是与我一样对这里情有独钟癖爱有加的老食客,或是慕名而来尝一次鲜享一回口福的新主顾,三三两两,或安坐等候,有说有笑,或无声无息,埋头饕餮。服务的大姐、小妹和师傅们,和蔼可亲,笑容可掬,服务周到,热情似火,让人有一种温馨、惬意、宾至如归的感觉。我付了账,要了份鲜肉馄饨,将筹码递给一位跑堂的大姐,找一空位坐了下来……

这时,从门口进来一男一女,看样子年龄均不过三十,两人一左一右,牵一五六岁小孩,像是三口之家。这时,店子里已满堂顾客,少有虚位,他们进来后,站在过道中打量,见我所坐之处的侧旁和对面有两空位,走了过来。

“请问,这里有人吗?”明知是空座,见我在旁,那年轻女子还是先问后坐,轻声细语,彬彬有礼。跟后的男子也不失风度地冲我点点头,笑了笑。

我心头一热,被他们的行为举止所感染,“没有人,你们坐吧!”投桃报李,我顺手把凳子拉正一下,友好地示意他们坐下。

三个人,两个位子,男人站着,女人、小孩分别坐在我的对面、旁侧。孩子天性好动,加上高兴,坐在凳子上,一点也不安分,手舞足蹈,又拍又踢,一只脚竟踹到我的膝盖上来了。我微微笑了笑,下意识地拍了拍裤上的灰尘。

女人见了,急得不行,赶忙起身,拉住了孩子活动不止的双脚,哄劝起孩子来:“崽崽听话,不要乱动,看你踹着伯伯了!”

听妈妈一说,孩子停止了动作,转过头来,瞪着一双大眼,直直地望着我。我生怕惊吓了他,微微一笑,轻声细语,“不要紧的,伯伯没有怪你。”

“还不赶快叫伯伯,对伯伯说声对不起!”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男人、女人都向儿子发出了指令。

“伯伯,对不起!”稚声稚气,怯生生的。

一股热流一下子从我的脚底直冲头顶,暖遍了全身!多么纯真、可爱的孩子!我长期在外,很少见到有如此通情达理、文明礼貌礼待别人的。有这样的父母影响和教育,这孩子日后定会崇尚真善美,嫉愤假丑恶,明了世事,宽以待人,融合社会,长大成材的。

“谢谢!”听一声孩子道歉,别提我有多高兴了。我情不自禁,伸手向前,握了握那又嫩又软的小手,打心里头十分喜欢这孩子,也非常赞赏孩子的父母亲。

馄饨上来了,为了早点让出座位,我顾不得热汤烫口,狼吞虎咽、三扒两口,很快就把它消灭个一干二净,赶快起身,离座而去。

“伯伯再见!”甜甜的、脆脆的,那童声竟从身后追了上来。

我止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微笑着,向他们摆了摆手,“再见!”

我头一回在吃过馄饨以后,忘情得不知馄饨的滋味,但我却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一位幼小、天真、活泼的孩童面前,接受了一次最生动最深刻人生意义上的教育,品味到、体会到了人与人之间,不论是男人与女人、大人与孩子、生人与熟人,应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尊重,多一份真诚,多一份爱心。若如此,世界将是何等的和谐、美好,我们的生活将充满阳光、绚丽多彩!

出得门来,一阵凉风吹过,好甜,好爽!

甘肃癫痫病医院癫痫疾病对患者寿命影响都是什么郑州看癫痫医院哈尔滨治癫痫最好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