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八一】生命的力量(散文·旗帜)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中考作文

黑夜为何如此漫长?我渴望看到天亮,迫切地等待着太阳从山后一跃而起。

夜沉沉,偌大的重症监护室,除了几台监测仪器仍旧冰冷地运行着,再也没有别的声音。哪怕是能听到几声昆虫的小夜曲,我也不会感到寂寞。护士台前,淡淡地散发着被调低的灯光,柔和而慵懒,厚厚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世界。

月光,星光啊,我是多么希望你们能冲破厚重的窗帘闯进来,驱赶走这无边的黑夜。

我无力地张望着天花板,眼神就像我的心情一样,空洞而迷茫。我仿佛感觉到了,邪恶的死神张开着触角还在床前徘徊……

视线有些模糊了,我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眼皮,耷拉下来,再无力抬起。我极力想要睁开眼睛,片刻却又不由自主地合上了。如此反复了几次,我不得不暂时放弃了挣扎。休息一下,积蓄力量或许才是上策。

昏睡,不由自主。或许,我根本就没有醒来。

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浑浑噩噩;又如喝醉了酒,孤独地蹒跚在黑夜里。没有方向,身心极度迷茫……

闭上眼睛,我仿佛看到了大海澎湃的涛声里那盏坚定的航灯……

一丝光线,还在坚守着生命的阵地,那是值班护士的战斗岗位。

多想让护士帮我驱散这黑夜!可护士帽下那双眼睛里,除了严肃,完全没有平时所见的热情。她在不远处有条不紊地忙着那些似乎永远也忙不完的事。如果叫她,她不会搭理的,甚至有可能会走过来呵斥一句,别说话!

无形之中,我被黑夜囚住了,就像被锁在笼子里的猛兽似的!

不对!此刻的我毫无猛兽之威。躺在病床上,也只有眼睛还能机械地扫视几眼病房,此时的我,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病大虫”。

深陷困境,困兽犹斗,何况生死关头呢?!

斗则存,弃则亡。只是无论眼前,还是脑海中,似乎都是空荡荡的。心中无敌,何来战意?

那一瞬间,我猛然明白了是在跟谁斗——是孤独,是寂寞,是压抑,当然,还有病魔。伤我、袭我、扰我的,就是这“四大敌人”。这不是假想敌,而是真实的存在。

虽然,身体毫无痛感,但“敌人”缠绕得越来越紧,几乎让我透不过气来。

没有什么可怕的,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有时“敌人”也像弹簧,你弱,它则强;你强,它就弱。黑夜,就在这似睡非睡、激战无声中度过……

黎明,划破了黑夜的寂静。渐渐的,阳光透过窗子挤进了病房,投射在病床上,白色的被单上洒下了窄窄的几缕。有了阳光,那些仪器好像也不再那么冰冷了。黑夜过后,我又一次见到了重新升起的太阳,感觉真好!

我久久地盯着那缕阳光,发呆着,傻笑着……

我知道,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不知何时,我突然发现,鼻孔插着输氧管,身上贴着心电监测仪器,还有……

我渴望自由,渴望自由地行动。不想被这些救护、监测仪器所束缚,就闹着让护士给我解绑。

护士做不了主,医生没批准。所有的抗争都无效,无奈继续忍耐着。其实,医方是负责任的,岂能任由病人臆想妄为。

直到有一天,病情稳定了,束缚我的那些仪器,才一一解除。

那时,我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没有安分过。可是,医生、护士似乎“不通情理”。

由于几天都是靠输液维持生命,经常会感到口渴,严重时咽喉如冒火。于是,我呼叫护士,口渴,想喝水!

护士过来了,说了句,医生说过了,不能喝水,忍着点吧!转身就离开了……

那就忍着吧。不能忍,也得忍。嘴唇早已开裂了。过了不久,口渴还是无法忍受,甚至有点抓狂了。这口渴的感觉,是入院以来最厉害的一次。生命之渴,太需要水的滋润,哪怕只有一点点。

护士见状,走过来跟我说:就给你一点水啊,润润嘴皮,润润嗓子就行了!

口渴之下,能给一点水就好。当时认为,这护士总算有点善心了。于是,满心欢喜,等着护士给我倒杯水。那一刻,就像一头被圈养的小猪,等待着主人来喂食一般。

老实,又有些躁动不安。

片刻之后,护士拿着一瓶矿泉水和一个纸杯,倒了一点水,递给我。

哎呀——我的妈呀!我直接就喊了出来。纸杯里仅有杯底一点水,可怜巴巴的。有多少水?不能用“几口水”来计数,应该用“几滴水”来计数。我原以为可以痛快地喝一次呢!这也太抠了吧!我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护士,能不能再多给点?

要不要?不要就算了!

有水,总比没水好。知足吧!

古时,一文钱难住了英雄汉。那时,一口水也成了我最大的奢望。

口渴,坚持,忍耐,抗争,补水,缓解……

重复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后来,直到医生允许我喝水。没有水的日子,身体和精神承受着空前的煎熬。活着如此艰难!但是,无论如何,我不能倒下,再多再大的困难也要坚持,也要挺过去!

暗暗地为自己鼓劲加油,仿佛心中瞬间就激发出了一股力量。虽然,不知前方还有多少困难,也不知未来有多远,但信念足以激活人的潜能。

有时想想,非常时期有口水喝,幸福指数就爆满了!健康,安居,生活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好像就在昨天,抑或是前天。

躺在病床上,我仿佛进入了一个陌生而又遥远的世界。从来没有来过,这会是哪里呢?我竟然不知身在何处。我喊。我闹。但是究竟有没有发出声音呢?我并不知道。我不知道是梦幻中的挣扎还是现实里的呐喊。睁开眼睛,我只想离开这里……

我肯定,不是醒来当天的事。刚醒时,我还是一个傻乎乎的人。只会睁着眼看,看到了什么,我却并不清楚。更别说想什么,要什么了。

护士也不理我,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样。

后来,医生来了。

脑出血。昏迷了三天。这是医生对我说的话。

我将信将疑。这真的可能吗?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对医生说:你看看,我没事啊,这不是挺好的嘛!

医生坐在对面的病床上,同样是一脸严肃的表情,说:那你回答几个问题吧!如果能答出来,就让你离开。

没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哪个单位的?

这太简单了吧。我想脱口而出,可本能的意识却跟我唱起了反调。怎么就不配合呢?啊?我……我……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本能或者记忆,就像遇到了一堵墙,无论我怎么努力也跨越不过这堵墙。真是可怕啊!我怎么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单位,印象有些模糊,像是驻地,又似家乡。可驻地在哪儿?家乡在哪儿?我拍打着脑袋,又狠劲地揪着头发,却想不出来。

无奈之下,我摇了摇头,对医生说,我好像都忘了。

医生起身问,那你还记得些什么吗?

空空的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告诉医生:我好像是一个兵,好像在什么地方当兵。

再想想吧!医生说,等想出来了,再告诉我。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看着医生的背影,我傻傻地呆在那里,久久不愿再动一下。

我闭上眼睛,使劲,凝思。可记忆还是无法冲破那堵墙……

一时间,我无语,苦恼,无助,呆傻,我像个溺水的孩子,拼命想要抓住什么,可是茫茫大海中却连一块可以让我借力的朽木也没有。

冷静。我闭上眼睛使劲再想。我是谁?我是哪个单位的?我怎么就找不到答案呢?难道是我把自己弄丢了吗?真的不敢相信!曾经在影视剧和小说里,看到过失忆的故事,总觉得不可能,总认为那是编造的。可是,现在,这离奇的事竟然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身上。

找寻,继续。屡败屡战,也是追求的一种境界。生命不止,云开雾散终有时。我不停地努力,不停地给自己打气。

那几天,总有人在监护室打开的窗帘后,对着我微笑和招手。可我一个都不认识,只是出于礼貌,不得不点头作为回应。

后来,有人提起此事,我才知道,那是我的爱人和孩子,还有我的领导和同事。

唉,这可怕的失忆啊!

我渐渐好转起来,不仅是身体上,我的脑海里也经常会有些画面,匆匆一闪而过。我努力想要抓住这匆匆而逝的画面,我知道,我离冲破那堵墙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而我邻床的病友,一直还在昏睡着。我甚至从没看见他醒来过。也没见过他动一下,或者翻翻身。

我有点糊涂,心里纳闷:这哥们,可真能睡啊!

他住进来的比我晚。至于晚几天,我说不清,只有一点模糊印象。这对于一个失去记忆的人,哪怕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能有点印象,已是实属不易了。

印象中,有一次夜里,还有病人住进来过。

应该是靠南侧的一个病床。

我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不知过了多久,几个小时或是一天?两天?我又听到了几个人的哭喊声……

来去匆匆。人走了,一切又变得安静下来……

只是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侧过身来,主动地跟邻床的病友打了一声招呼。我以为,他能听到我的声音;我希望,他能够醒过来。可是我很失望!他依然闭着眼睛,身体也纹丝不动。

眼前的这位病友,盖着白色的病号被子,看似有三十多岁的样子。短平头,看头型,像是一个体型健壮的男人。在我看来,他早应该睡醒了。于是,我就摇了摇他的床头,轻声地叫了声:“嗨!哥们,天亮了,也该醒醒了!”

他始终没有一点反应。

或许,他能听到我的呼唤,或许他一直都在昏睡着……

多想吵醒他啊,可我无能为力!

有的人,睡着进来了,又醒着离开了;有的人,睡着进来了,又睡着走远了……

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

我始终不相信,我会真的倒下而不起;面对现实,我始终坚信,我会醒来,也会坚强地站起来!

我要归队!我要上班!

或许,这就是战胜病魔的内在支撑和精神动力!

七天后,我离开了重症监护室……

不久,我终于如愿以偿,重新回到了心爱的部队,回到了绿色的营房!

河北治疗癫痫中医院长春市到哪治癫痫病好北京癫痫权威医院癫痫病发作了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