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东归,太阳升起的地方(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西部文学

夕阳的光线在云朵里穿行,经过广阔无垠的草原,被冬日里满目绚黄招唤,被地毯上的朵朵移动着的白云吸引,飘落人间,踩着随风摇摆的草梢,停歇在雪白的毡房顶上,为草原穿上一件五彩霓裳。

站在草原的高处,从没见过冬日草原上的夕阳如此美丽,草原在晚霞的拥抱下,异常的寂静,以至奔驰在若大的草原上只听见脚踏草地的绵绵回音。

草原深处,人们如往常一样赶着牛羊踩着夕阳回家,只是少了响彻云霄的欢唱,沉默在草原上漫延,眼晴代替了语言的功能,读着对方流露出来的信息。我却读不出来,也看不懂。

远处,洁白的毡房像是一朵朵开在草原上的雪莲花,袅袅炊烟向着晚霞飘摇而去,而那灶间噼啪的灶火燃着夕阳的落辉成了草原唯一的声音。

远处,马圈里母亲的嘶鸣拉回飘飞的的思绪,才突然想起母亲的叮咛:早些回来,我们要回家了。

回家,难道这不是我们的家吗?

不是,如果是我们的家,为什么总会有陌生的马队来践踏我们的草原,为什么总会有凶神恶煞般的白种人扯断我们安祥飘缈的炊烟。这里不是家,我们的家在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

母亲的话在这如诗如画的黄昏里,让人感到格外的沉重,也让人有些迷茫,有些事,可能我还不懂……

一夜大雪覆盖了整个草原,似乎每一个角落都蕴含着蓄势待发的激情,也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危机。梦里还在咀嚼着青草的淡香,还在与伙伴们追逐嬉戏,母亲急促的呼唤让最后一个异乡梦断在凛冽的寒风中。马圈的围栏已打开,同伴们已蜂涌而去,母亲最后望一眼生活过的地方:跟紧我,向东。

这就是回家了吗?

莫名的兴奋让狂奔的脚步如踩在云端,而此时,身后燃起了熊熊大火,那些洁白的雪莲花在火海中跌落着馨香。人声鼎沸,身着异服的马队打乱了东去的队伍。那股兴奋一下子坠落涯底,只顾得上看前面母亲的身影,向前狂奔,母亲说过,再大的危险只要尽全力奔跑就能化险为夷。

可是,怎么奔跑还是逃不脱凶残的伤害,有的伙伴倒下了,有的族人来不及躲过那些刀枪箭戟,鲜血已经染红了雪白的草原。

来不及问回家的路有多远,来不及寻找回家的方向,硝烟里,母亲也倒在了一处洼地,挣扎着昂起头,冲着东去的方向:孩子,向东,不要停下脚步……

跃过母亲和同伴的身体,风在耳边呼啸,厮杀的声音在空灵的草原上传的好远,以至狂奔的脚步总像踏在鲜血染红了的草地上,终于黑暗被一米一米甩在身后,四周恢复了静寂,站在丘陵的高处,发现不知身处何地,已然迷失在白茫茫的草原,但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告诉我,危险还没有离去。

耳边又响起母亲的话:孩子,向东……

此时一方的天空已露出了鱼肚白,母亲说东方是太阳升起的方向。

冲着晨光的方向一路飞奔而去。没想到,这一去,远离了同伴远离了部落,东归途中走失了一匹俊马,孑然一身游离在红尘中,寻着回家的方向。

春风扬起零乱的发丝,蝴蝶的飞舞不会在眼里嬉戏。夏雨淋湿了孤单的眼晴,再也见不到母亲温柔的目光,家还有多远,阳光可以看到我蹒跚慢行,却不知何时走到它的尽头。落叶飘零着秋的气息,不知东归路上家人已行至哪里,看着南飞的雁,不知有没有东去的候鸟,为我寄送一张写满思念的明信片。冬雪闻着梅花的淡香,冰霜冻结了土地,却冻不住眼里的惆怅,浅饮着雪水,用它温暖难御严寒的身体,却怎么也暖不开日渐冰冷的心。

从没有想过回家的路途会如此坎坷。

沼泽地里的绿意盎然,却是五彩斑斓覆盖的陷阱;大漠里黄沙漫漫,夕阳拉长了孤单的影子,干渴的眼里寻不到一丝绿意;戈壁滩的深处,沙石横飞,侵蚀着心中那一点点的执着;不知淌过多少河流,不知跨过多少山川,躲避着随时都会来临的伤害,屏蔽着自已异乡中陌生的呼吸。

多少次梦里,冲天的火光,燃烧着辽阔的草原,伙伴们在四散中接连倒下,母亲无力的抬着头,涣散的眼晴看着东方,似乎要透过茫茫雾蔼看到那缕向往已久的霞光,而那一汪刺目的鲜血尤如割在心上的利刃,痛醒,但依然要推开压在胸前的沉痛,继续前行。

终于,一个月朗星稀的夜,再也迈不动脚步,倒在草丛中,历尽沧桑的自已,此时再也没有一丝力气,留在戈壁上的勇敢,留在河流山川的不知疲倦,都成了遥远的过去,月光下怀念起优美牧歌,却是唱不尽的寂寞,成了影子,无处不在的相随,挥之不去。

悲伤的不仅仅是自已,母亲期望的目光像那天上忽明忽暗的星光,默默地注视着我,眼里流的不是泪是血。知道母亲的期盼,知道母亲的目光里深深的爱,好想听母亲轻轻的哼唱着歌谣,靠在母亲温暖的怀里,沉沉的睡去……

梦里,暖暖的阳光照在青青草原,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就像睡在膨松的丝棉上,听着河水缓缓流淌,带走心中的梦,畅游在祥和没有杀戮的人间天堂——太阳升起的地方。

轻快的马蹄踏着绵柔的草地,似从天外飘来,唤醒沉睡的眼晴,朦胧中似看到一望无际的碧草莹莹,晨光中,几匹熟悉的面孔关切的注视着我。

惊叫,嘶鸣,拥抱,亲吻,这是在梦里吗?难道这就是太阳升起的地方?这就是我们向往已久并为之牺牲性命的家吗?

放眼四周,暖暖的阳光晒着草原上的每一个生灵轻松惬意的在百花间嬉戏游荡,牧人扬着马鞭吆喝着,唱起草原纯朴的牧歌,响彻云霄。远处的毡房雪白如草原上盛开的雪莲花,袅袅炊烟在云霞中缥缈成丝丝薄雾。熟悉的歌声,熟悉的毡房,熟悉的炊烟……

身后,一弯河水静静的流淌,与草地相边的水草湿地栖息着漂亮的水鸟,一声很小的动静就会惊起群起群落。天水相连处,尽是渔帆招展,悠扬的渔歌和着粗犷的牧歌,唱响了天上人间。蓝天的发际轻吻着水面,跌落朵朵白云在水中畅游,扬起阵阵涟漪。水岸边,笔挺的小白杨伸展的英姿,风过叶摆伴着鸟儿的欢唱弹响了冬不拉的琴弦。

家,原来是这样的美好,到处是生机盎然,安静祥和。

行走在草地河边,闻着草的清香,饮着河水的甘甜,思起母亲永不瞑目的眼晴,念起留在异乡的伙伴和家人,忆起走来的艰辛坎坷的寻乡之路,心中既沉重又轻松。

沉重,那些牺牲在回家路上的生命,只能在异乡遥望家的方向。轻松,终于不再漂泊,终于完成了母亲及所有族人的夙愿——东归!回家!太阳升起的地方!

石家庄哪家癫痫病医院好?西安市治癫痫哪家医院好黑龙江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额叶癫痫可以治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