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家乡那些可怜的虫子(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网游小说

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一则标题新闻,说某地有一位妇女靠捕捉蝉蛹每月收入过万元。由此,我联想到前一段时间回老家,见村中大人小孩一个个手拿着抓钩、掂着瓶子,像发疯似的,房前屋后,路边林地,甚至连老坟也不放过,到处找蚯蚓、锛蚯蚓。听说蚯蚓这东西有很特别的价值,更重要的是现场有人收购,钞票“哗啦啦”地数,挺赚钱的。按说无论什么时候,赚钱总不是什么坏事,特别是对于那些苦日子过怕了的村人们。

但我又想,蚯蚓是一种陆生环节动物,俗称“地龙”,又名“土壤清道夫”。它能够疏松土壤,增加土壤的有机质,从而改善土壤的结构;还能降低土壤的酸性或碱性,进而增加磷等速效成分,恢复和保持土壤的生态平衡,使土壤更适合于农作物的生长。据说,蚯蚓的消化系统惊人,它能分泌出一种特殊的酶,可将腐烂的有机废料和生活垃圾消化并转化为有机肥料。它是自然循环的分解者,是大地上忠实的环境“卫士”。

从以上这些方面来看,蚯蚓应该说是土地的宝贝,而土地则是农民的命根子。作为祖祖辈辈的乡民,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身汗水、一身泥巴地摸爬滚打了多少年,和土地以及土地上的生灵们朝夕相处,如今却要拿传统的益虫或者说昔日的“功臣”们开刀了,要说从心理上讲,无论是谁都应该或多或少地有些感伤。然而,我却看到他们嘻嘻哈哈、高高兴兴,并没有丝毫的惭愧与羞涩。那么,是什么改变了人们的观念和想法了呢?毋庸置疑,是利益的驱动。

蚯蚓,作为一种肉色软体蠕动爬行的动物,与伟大的人类相比,无论智慧和体力都相差甚远。要说在霸道和强权的世界,灭掉一条虫子还不是易如反掌。可两千二三百年前的儒家大师荀子,在他的《劝学篇》中却说:“引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其赞美之情溢于言表。天下太平,这世界应该属于芸芸众生。然而一切事实证明,所谓的益虫和害虫都是人类说了算。“有用则益,无用则害”这是人类惯常的逻辑;不知何时,又滋生出一种现实高于历史也高于未来的“卓识”。

想当年,大雨过后,院里路边树下,肉乎乎、紫红紫红的蚯蚓到处都是。蜷曲着,蠕动着,地面上常常会出现一缕缕松软的细土。大公鸡、花母鸡昂首阔步,摇头摆尾,轻轻一啄,脖子一伸,向四周观望了一下,便乐呵呵地跑开了。那些顽皮的小孩,不定从哪里找来个药瓶子,用小棍挑起,装几根于瓶里,模仿者大人们去钓鱼。很自然地就会让我们想起唐人胡令能的《小儿垂钓》:“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苔草映身。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这蓬头稚子的垂钓,他所用的鱼饵,我想很可能就是雨后的“蚯蚓”。

记得早年,我和父亲一起去菜园里种萝卜,种子播上后,父亲总是用脚排着踩一遍。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父亲才把拌上“六六粉”的麦麸子撒在畦子里面。我问父亲:“这是干什么?”父亲回答说:“防蝼蛄。”说的也是,第二天早起,露水浸过的麦麸上确能捡到一两只蝼蛄。可每每看到一身节肢僵硬的蝼蛄,一动也不动,我从心里就会产生一种遗憾之情。父亲说,蝼蛄不知死活,竟敢公然作对,“六六粉”的刺鼻味道已经是警告。想想父亲也是不容易,他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这天下事想两全其美、即舍又得,只能是落空。

关于蝼蛄,我曾听父亲讲过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话说西汉末年的一天黄昏,南阳豪强刘秀为王莽兵所追,惶惶如丧家之犬。眼睁睁日落西山,又逢荒郊无炊烟。前不巴村后不巴店的,刘秀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正在他左右为难之际,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位农夫正吆牛耕田。刘秀如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连忙走上前去,匍匐在地,向农夫乞求。农夫看刘秀一身狼狈,令人可怜,就出了个主意,让其躺在犁沟里,稍一加鞭,一犁黄土正好把刘秀掩住。可刚埋好,王莽追兵就到了。王莽问农夫刘秀的去向,老农佯装不知,王莽只得分兵几路追寻。

说来也巧,当时的刘秀正在王莽的马下,一只马蹄恰巧踏着刘秀的鼻子。如果不是马蹄内空,恐怕后来的光武帝将是一个塌鼻梁。更为巧合的是,正当刘秀将要窒息之时,一只蝼蛄爬过,小小的空隙,透进些许空气和阳光。刘秀急忙感谢,慌乱中误将蝼蛄的头碰掉了。刘秀非常地后悔,匆忙中从田间粪肥里摸到一根篦齿,把蝼蛄的头和身子穿在了一起,蝼蛄才摇着头蠕动着身子爬走了。据说,至今蝼蛄的头还是活的,拔掉后很容易发现那根像篦齿一样的东西。这一传说充满了神奇,也表现出了人们对虫子的一种幽默的解读。

无论怎么说,在我的记忆中,像这种大运动式的全民挖蚯蚓、捕爬蚱的做法还真的没有。记得那时,我们小朋友们主要是捡拾“爬蚱皮”。爬蚱皮就是“金蝉脱壳”的那个“壳儿”,也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蝉蜕”。我们曾经拿着手电筒挨树找爬蚱、摸爬蚱,可那都是小打小闹,趁它们钻出时捡拾而已。现在我还记得,当时摸的爬蚱,奶奶去掉它们的爪子,洗洗腌腌,第二天早起,在鏊子上焙焙,焦黄焦黄的,吃起来挺香。大人们都说:“小孩子吃了好,杀食!”但要说像这样发誓让虫子断子绝孙的做法,还从来没有。尽管那时候,大多数人们并不富裕。

关于蝉,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曾说它是“四年地下黑暗的苦工,才换来一个月阳光下的歌唱。”唐代诗人骆宾王因不满武则天的篡位,身陷囹圄,闻蝉鸣而写下了“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的名句;诗人虞世南赞美蝉“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南宋词人辛弃疾夜行黄沙道中,留下了“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千古名句,而今想来,丰收的喜悦不言自明,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蝉鸣是天籁之音,我们无法想象那么一个小巧的身体,却唱出那么高亢而又亮丽的声音,该是一种多么伟大而又不可思议的奇迹啊!

蝉蛹,不过是一种小虫,有人却称它为“肉骨龙”或“雷震子”。前者是指它满身是肉是宝,后者则说它声音响亮,如同雷震。现在人们为了“口体之奉”,也就顾不得耳朵之欲了。说来也怪,这野生的东西大多都营养丰富,蝉蛹自然也不例外。据说它富含蛋白质和多种氨基酸,是一种高级营养补品。还有人说,蝉蛹能产生具有药理学活性的物质,可有效地提高人体内白细胞的水平,从而增强人体的免疫功能,延缓人体机能的衰老;蝉蛹油还可以降血脂、降胆固醇,对治疗疾病和改善肝功能都有显著的作用。

有了这么多好处,怪事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有人愿意出钱买,自然就会有人想法弄来卖。况且无论蝉蛹还是蚯蚓,它们都不属于哪一家或哪一个人。它属于大自然的,属于这个生机勃勃的世界。我之所以把它们称为“家乡的虫子”,那是因为我从小在老家就熟悉它们,对它们有着一种特别的喜爱和深厚的情感。锛蚯蚓,挖蝉蛹,我虽然没有干过,但我也曾伤害过它们,心里一直有些过意不去。但它们并不属于我,我只有“徒劳恨费声”了。或许有人会说,锛蚯蚓挖蝉蛹关你屁事,你才是“闲吃萝卜淡操心”的,把虫子捉完、逮完,把地球反过来,你也管不了。是的,但我毕竟生活在地球上,我十分渴望过人类与生灵和谐相处的生活。

杜牧有一首诗《泊秦淮》,其中有这样两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我们都清楚,不知亡国恨的不是“商女”,而是那些整日只知花天酒地、寻欢作乐的达官贵人。我们不能说捕捉蚯蚓蝉蛹的就是“商女”,他们捉得的这些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他们之间很少有人能享受到美味,他们的劳动只换得一张张的钞票,也是另一种为人作嫁罢了。其实再往深处想,所谓的“亡国”当时又有什么可怕的,历史一直在发展,一代接一代地在延续,不同的时代也只是换换脸面。但蚯蚓和蝉蛹真的有一天绝了种,它们就会像恐龙那样成为后人心目中的想象、考古中的化石了。

或许我是杞人忧天,但我分明地知道,地球是个圆的,自然界的生命是个圈,生物与生物之间有着一条紧密的食物链。造化自自然然、生生息息。如果人为地或过分地改变这个圈,截断这个链,我想一定会形成不同程度的影响,有些还将是难以预料无法弥补的。现在我就已经深深地感到,有好些年没有看到雁阵排空的情景,没有听到“两个黄鹂鸣翠柳”了。记得小时候,祖母常常叫飞鸟为“虫益子”。我不知道“虫益子”这仨字到底什么意思,是鸟对虫有益,还是虫对鸟有益。思考了半天,我终于理解了鸟和虫是敌人,也是朋友,利与益原来都是相互的。我不禁联想到了今日的“双赢”,这应该是我们中华民族也是人类的大智慧。

最后,我想告诉那些吃货和趋利者,“家和乡”其实也是一个相对概念。当四海为家的时候,当地球成为一个村庄的时候,乡也是家,地球就是我们的家。任何生命都是一种权力,都该得到尊重。吃虽然是天下头等大事,但在解决了温饱之后,在享受了小康之后,我们的那张嘴就不能一味地贪,非得一下子吃掉这本属于自然本属于人类朋友的虫子,小心肚子,小心生命。我爱我们的家乡,我爱富有生机的世界。我不想看到“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危机,我更不想看到这世界光秃秃的只有人,只有那血淋淋的大口。我只想看到草长虫鸣、天蓝水绿的世界!

呜呼,家乡那些可怜的虫子,蚯蚓、蝉蛹,还有蝼蛄……

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有哪些新疆应该去哪里治疗癫痫病武汉什么医院医治癫痫有效果?治癫痫病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