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蛐蛐声声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网游小说
听!我家蛐蛐儿叫得正欢。此时没有电视的嘈杂声,只有鱼缸里好似潺潺的流水声。清流的声音和蛐蛐声呼应着,好似置身在月光下的野外。   我躺在沙发上,灯光调得暗暗的,柔和朦胧的昏黄。哎,像不像回到了儿时点着煤油灯的茅草屋?   我记事好像很早,五六岁的好多事儿都记得很清楚。比如帮弟弟穿衣服啦,一件件好费力啊!让弟弟拽紧衣袖,他却常常外衣袖子套了一半小手又松开了,反反复复,那时的我好有耐心哦;比如我不敢直接擦火柴点柴火,总是先哆哆嗦嗦点上煤油灯,再把草在煤油灯上点燃,像被火烫着似的赶紧扔进灶膛,往往因为太快又熄火了,反反复复,好害怕哦;比如我怎样抱着妹妹,两只手紧紧箍牢,邻居都笑我是三斤抱二斤……这些事情我都记忆犹新。   我比弟弟大三岁,比大妹妹大五岁,那时乡下的孩子真是能干,虚六岁就能烧饭洗衣带孩子了。其实那时的我毕竟还是个小孩子,也想到外面玩。有一天,心痒痒的我不自觉地把弟弟妹妹都带了出去,在外面疯玩了很久,偏偏又没锁门。这下出大事了!家中泥缸中的米被偷去大半!(现在估估有百十斤)那个昏黄的夜晚,我着实被打得厉害,急疯了的妈狠狠地用裤带子抽打着,理屈的我都不敢出声哭。我越不哭喊越不求饶妈妈越以为我不认错,妈妈劈头盖脸地打着,最后竟抽到了我的眼睛,我的撕心裂肺的哀叫让母亲也嚎啕大哭。那一夜,我很久没睡着。夜深了,只听见蛐蛐声连绵不绝的,我真得很害怕,恐惧夹杂着孤寂,还夹杂着更多的委屈。那一夜,和着蛐蛐声我不知默默流了多少泪。蛐蛐似乎在无休止地嘲笑着我吧嗒吧嗒的泪滴声……   记得儿时的我不喜欢虫鸣声,尤其是晚上,父母常常出门干活,只好留下我照顾弟妹。那时总觉得它们躲在角落里,静静的夜,它们发出鬼的叫声(孩子心中认定的鬼叫声),会来吓唬我,会来抓我害我似的。那昏暗的草屋里,一个还是孩子的我,却要照顾两个小小孩,况且我家是单门独户的,而父亲还把房子四周种满了树,那孤立无援的夜真是害怕呀!蛐蛐叫,蚊子叫,妹妹饿了哭……   我好像觉得自己就是在这复杂的叫声里慢慢长大的,但我没有抱怨过,甚至都不敢对人倾诉。因为我毕竟是老大,没有可以依赖的,只有渐渐强大才能担当起大姐的责任。慢慢地畏惧少了,坚韧多了,再后来,倒学会随遇而安了。恐怖的蛐蛐声渐渐变成了悦耳的催眠曲……   时光在我的发梢旋转舞动着,一转眼,青春蓬勃了。我带着稍稍的浪漫,这不,也会恋爱了。晚上,顶着月光在田埂上、在小河旁、在树林中,蛐蛐声衬托着少女的心跳声……   不知何时,生活里没有了蛐蛐声,这有多少年呢?不记得了……   去年,换了新环境,有小院子的底楼。突然,有一天传来了蛐蛐声!   我记得当时是侧耳!是瞠目结舌!蛐蛐儿!我又听到了久违的蛐蛐声!   那天,不,是那时起,我很享受家中蛐蛐和窗外的蛐蛐对唱。很多时候会怀恋那个茅草屋,却很少记忆起心中的爱情。那座草房里,有小时候的我们,一个咸鸭蛋姐弟三推来推去,最后一致决定留给晚归的爸妈。想念煤油灯下父亲批改作业、备课,母亲做针线,我们做作业。想念一时兴起姐妹们为爸妈唱歌跳舞,当然是自编的,昏黄的影子也舞动着快乐。想念门前的枣、屋后的桃、河里的老菱。想念母亲的责骂、甚至是抽打,因为那是孩子的待遇……想念深夜的蛐蛐声……   停下书写,好好听听蛐蛐声…… 武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陕西癫痫病治疗新疗法刚出生的婴儿口吐白沫怎么回事随州那个医院对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