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湘韵作家专栏】阿呆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网游小说
阿呆坐在八点钟的大门前,玉米地延伸到远处,成为绿色的海洋。阿呆对玉米之海是没有感觉的。他的意识里没有季节的交替,没有色彩,只是白茫茫的。阿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在大门前的。   远处的路口走来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手中都有一个绿颜色的玻璃瓶,他们走走停停,摆弄着手里的瓶子,他们渐渐靠近了阿呆。   他们并没有发现阿呆,他们只是停下来玩耍。小男孩说:“现在喝了会不会肚子疼?”小女孩说:“会的,现在喝太凉了,天热的时候喝最好。”小男孩把小女孩的那瓶拿在右手里,和左手自己那瓶作比较,他看着两个瓶子说:“它们会不会不一样多?”小女孩说:“哥哥,我要喝那瓶多的。”小男孩一时找不出多少,把瓶子递给小女孩,说:“男孩应该喝多的。”小女孩撅起了嘴,说:“哥哥,咱们喝的是可乐还是雪碧?”小男孩说:“是雪碧,你忘了咱们上一次喝的才是可乐,可乐是十堰治癫痫病专科的医院有颜色的,装在透明的玻璃瓶里。”小女孩点点头。太阳贴在东南方向的天空上,阳光是白茫茫的,树影若有若无。   他们感觉到了热风,抬脚往前走。小女孩先看见了阿呆,她看见阿呆圆圆的眼睛,脸上很黑。她悄声说:“哥哥,阿呆。”小男孩也看见了阿呆,他一点都不害怕,他常看见阿呆坐在这里,他喊到:“阿呆!”阿呆抽了一下鼻子,抹了一下嘴角的口水,说:“奶奶奶。”小男孩便笑了,他对阿呆说:“我不是你奶奶,你别‘奶奶奶’的,我是男的,你叫她奶奶可以。”他指了指妹妹。   小女孩背过脸去,又扭回脸来,她说:“哥哥,奶奶都是老太太。他不是叫你,他只会说这三个字。”小男孩说:“我不信,你喊他阿呆。”小女孩望着哥哥,不知道哥哥想干嘛。“喊啊,没事儿!”小男孩说。于是小女孩对流出鼻涕来的阿呆喊:“阿呆!”阿呆嘴里吐出不清晰的三个字——“奶奶奶。”小男孩拍着手说:“他还真喊你奶奶了。”小女孩说:“谁喊他‘阿呆’,他都会说‘奶奶奶’的。”   阿呆坐在一块条石上,他伸着两条腿,光着脚,短裤上沾满了黄土,光溜溜的胸脯上也有许多。口水不断的流出来,弄湿了他的手背,还把地面湿了一片。阿呆的黑脸上有些白东西,是汗渍。小男孩对那些口水好奇,往前一步,仔细观察。他摇晃着瓶子说:“阿呆,你喝不喝雪碧?”阿呆被瓶子所吸引,他睁大了眼睛。小男孩站直了身子,指着太阳说:“阿呆,现在还不热,到了最热的时候才好喝。阿呆,太阳到了这里的时候,我在给你喝。”小男孩指着正上方。阿呆看着天空,白光刺进他的眼睛,他低下头,眼睛里流出泪来。小女孩看见了那些眼泪,说:“哥哥,阿呆哭了。”小男孩说:“他看太阳看的。”小女孩又说:“哥哥,你是不是骗阿呆?”小男孩说:“我真的想给他一点点。”小男孩说:“阿呆,俺们走啦。阿呆——”阿呆看着他们走过去说:“奶奶奶。”   阿呆的奶奶移动着步子来到门口,她对阿呆说:“阿呆,别人说什么你又不懂,别和他们搭话,谁你都喊奶奶,是吃亏哩,你知不知道?”阿呆对奶奶笑了,他摇摇晃晃伸出胳膊,从奶奶手里拿过来一个馒头。奶奶说:“你别乱跑,渴了我给你拿水。听到没有,阿呆!”阿呆抬脸说:“奶奶奶。”奶奶看见阿呆咬了一口馒头,馒头上便沾满了泥土。她移开视线,看见徐老太在不远处的路口坐着,她挪动步子往那里去。阿呆一只手拿着馒头,一只手拍打着黄土,一次竟把土面儿填到嘴里。   徐老太招呼阿呆奶奶坐下。徐老太说:“我刚才看见两个小孩手里拿着两个瓶子过去,我问那是啥,他们说是汽水。”阿呆的奶奶“奥奥”两声,她想起她在院子时,外面有小孩的声音,她想:就是那两个小孩吧。徐老太说:“这两个小孩心眼挺好的,不像王家的那孩子,拿石头砸阿呆。”阿呆奶奶又“嗯嗯”了两声。徐老太问:“你生病了?”阿呆奶奶确实感到不舒服,她说:“不生病也活不长了,我今年七十五,还能活多久?”徐老太在核算阿呆奶奶的年纪,她费了一阵脑子,算出阿呆奶奶确实是七十五岁。她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让自己去,你过了七十三,也就往八十四那个坎儿去了。”阿呆奶奶说:“能活那么久?还想活长一点,我死了阿呆可怎么办。”徐老太不再说什么,她想到这位老姐姐拉扯阿呆这么多年确实不容易,而让人揪心的是阿呆永远都需要人照顾。阿呆奶奶说:“老大家又出了事,我还不如早点死,没了也不担心了。”   徐老太叹了口气,问:“孩子们的事情他们自己会处理,你都这个岁数了,没力气去管了。”阿呆奶奶说:“跑掉总不是个办法。”阿呆奶奶的大儿子五十多岁了,和邻居合伙收麦子,不想把邻居轧在了车底下,后来邻居躺在病床上,满身插着管子,每天住院费两千多,老大出到八万,实在没钱了,跑路了。徐老太说:“他们自己去办吧,好在你还有个小儿子,还有两个闺女,有他们在你就饿不着。”阿呆奶奶说:“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来看我了。我现在好像是生病了,这可麻烦了,生了病也就等死了。”徐老太说:“人老了就怕有病。”阿呆奶奶叹了口气,说:“我死了,阿呆也活不长了,不会有人照顾他的。现在想想,我真不该碰到这孩子,老大在外面捡来的,模样可爱,又是个男孩,就养着吧,一岁多才知道是这个样子。一直舍不得丢了他,也就长到了现在,十四五了。”徐老太没说“以后就好了”这种话,阿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呢?等他奶奶没有了,他也就没有以后了。徐老太叹口气,说:“也不能往坏处想,每家给阿呆一口饭吃,阿呆总会活下去的。都不是常说阿呆这样的活得时间长吗?”阿呆奶奶说:“瞎说,没有的事儿,我家都不管了,别人家还问什么?”树阴暗黑起来,不少人聚着买油条,卖油条的商贩是个外乡人,他家油条口碑不错。两个老太太被吆喝声吸引,她们朝北看着,徐老太说:“我都忘了几年没吃油条了,十几年也都有了吧,牙全掉了。”阿呆奶奶说:“没牙了也就不吃了,我待会给阿呆去买一根。”   阿呆奶奶一直看着买油条的散去,卖油条的推着车子过来。他没想到老太太会买他的油条,没有停。他还是在“等一等”的声音里停下车子。“你买油条?”商贩问。阿呆奶奶颤巍巍站起来,走到驮篓前。商贩问:“你要多少?”阿呆奶奶看着油条,她费力的从衣兜里掏钱,她说:“一根多少钱?”商贩说:“你不多要点,一根怎么卖?”徐老太说:“她买给家里的孙子,多了吃不了。”商贩说:“两毛吧,给你按两毛。”阿呆奶奶便从一叠毛票里抽出一张两角的,她接过一根用方便袋装的油条,笑了笑。她又坐回原处,把油条举到徐老太的鼻子前,说:“你闻,多香!”   阿呆的腿边出现了一串蚂蚁,蚂蚁是来搬运馒头渣的。阿呆看着蚂蚁排队忙碌,他的口水淹死了十几只蚂蚁,有的还奋力挣扎,逃脱泥水。阿呆心里有个模糊的期待,让他不时看着天空的太阳——太阳到了正南方的时候,会有什么?思维在这里就短路了。   两个小孩坐在花椒树下,看着雪碧出神。他们的妈妈在锄草,妈妈为了让他们听话就买雪碧给他们。小男孩冲妈妈喊:“现在是不是最热的时候了?”妈妈说:“喝吧,明天妈妈再给你们买。”小女孩看着哥哥用牙咬盖。她也咧开了嘴。小男孩把开瓶的递给妹妹,又咬妹妹这一瓶。小男孩说:“喝吧,喝吧。”他们把汽水喝光,打着嗝,笑了。小女孩说:“哥哥,你不是说要给阿呆喝吗?”男孩说:“哎呀,我给忘了,那就不给阿呆喝了。如果他先喝,那剩下的还能喝吗?”小女孩说:“不能喝了,太脏了。”接下来,两个小孩用瓶子装上了蚂蚁。   阿呆奶奶忘了坐了多久,她来到大门口,阿呆低着头,摆弄一堆小土包。奶奶喊:“阿呆。”阿呆抬起脸来,叫:“奶奶奶。”奶奶便把油条放在他眼前,说:“待会给你吃油条。馒头你吃了没有?”阿呆看了一眼太阳,啄木鸟一样点头。奶奶说:“你看太阳做啥?太阳能把眼弄瞎的。”奶奶费力地往院子里走,后来她就坐在树阴里,她估摸了时间,差不多十二点了。   阿呆白茫茫的意识里中有一只瓶子,瓶子里装满水,他看太阳,瓶子就会出现,至于拥有了瓶子干什么,他是不知道的。两个小孩走过来,他们跟着妈妈,他们想着别的事情,谁都没有想到阿呆,更别说给阿呆喝汽水的许诺。他们很快从阿呆面前走过去。阿呆看到小孩子,总觉得他们和瓶子有关系的,再往深处想,什么都没有。浙江癫痫医院怎么样   阿呆再次看到太阳,打了个喷嚏。他摇晃着站起来,因为坐的太久,腿麻了,他晃晃悠悠走起来。阿呆走路不慢,就是晃得太厉害,像个快散架的木头人。他往东走,王家孩子在前面砸瓶子,已经破了一个了。孩子很入神,没有发现阿呆。阿呆站在那里,不走了。   “阿呆”,王家孩子叫了一声。他说:“你叫‘奶奶奶’啊,阿呆!”阿呆并没有说“奶奶奶”,他似乎知道不该对王家小孩说。“阿呆!”王家小孩又叫了一声,阿呆没有反应。小孩拿起个石子投在阿呆脸上,阿呆闭了一下眼,小孩跑掉了。阿呆走向草窝,看王家小孩刚才砸了什么。他看见了绿色的瓶子,呼吸加快,他弯了腰,身体像在地震。他意识里有了太阳,瓶子和瓶子中的水。他把绿色的瓶子拿起来,是一个农药瓶,他往回走。   阿呆奶奶坐在树阴下,不知不觉睡着了,醒了后不清醒。她想站起来,腿脚不听使唤,她动动手,手却没有反应。她想:完了,病来了。   阿呆靠在大门口,费力的把瓶盖拧掉。这是瓶用过的农药,保险盖已经没有了,瓶底还有一层药水。阿呆把打开瓶盖当成巨大的胜利,他把瓶口塞到嘴里,在嘴里叼着“乌拉哇啦”响。他的意识里不断闪现一只装满水的瓶子,他对农药刺鼻的味儿是没有意识的,他仰起头,瓶底的农药浇在嗓子上,从食管到了胃里,胃里顿时起了一层泡沫。   阿呆奶奶喊:“阿呆,家来,我给你油条。”阿呆进了大门,出现在奶奶的眼前。奶奶看见农药瓶子,还闻到了药味,她立刻喊起来:“阿呆,快丢掉那个瓶子,阿呆,快丢掉,那有毒,有毒啊有毒啊!”油条掉在了地上。她现在只能说,平时说话她带着手势,阿呆还能懂几句,可现在她坐在椅子上,好像是中风了,一点都动不了。她只能喊:“阿呆,快点丢掉瓶子!”她一直喊着,越来越绝望。阿呆在奶奶的喊声里,却越来越兴奋,他把瓶子装上水,拿起那唯一的一根油条,边吃边喝瓶子里的水。   “阿呆!”奶奶喊了一句。“奶奶奶”阿呆说。他坐在地上,看着奶奶不动了。“阿呆!”奶奶哭了,嗓子也哑了。“奶奶奶”,阿呆回答。   “阿呆啊,那是农药啊,那不是你看见的小孩子手里的汽水啊,农药不能喝啊,你会死合肥癫痫病到哪治最好的。”奶奶的眼泪已经流光了,接下来,她看着自己拉扯到十五岁的阿呆在地上打滚,撕心裂肺地嚎叫,阿呆挣扎了十几分钟,最终一动不动了。   阿呆奶奶看着阿呆死去。她说:“阿呆,你死的奶奶的头里,奶奶也就放心了。”她还是没法动,不知是疾病还是悲伤,阿呆奶奶的意识慢慢消散了。只剩下一个飘着农药味的闷热的午后。   2014年8月23日修改8月24日再改   共 423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