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牧羊人的秋天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txt下载
村庄走进了秋天,绿色渐渐隐退。秋天有蔚蓝蔚蓝的天空,南山坡上的野枸杞是秋天的野孩子,金红的果实像极了一个个跳动的火焰,还有枯黄的树叶,风一动就化作了翩跹的精灵,空中游弋着的是千万只飞舞的花蝴蝶。千年的老河滩上流淌过羊肠子一般的小溪流,河滩里的青草黄一片绿一片,好像在和秋天做着殊死的决战。我不知道用什么可以解释秋天,或许是一方枯草,又或者是一片枯叶……秋天就像是一位涂抹大师,消退了所有的绿色,给大地涂上了深沉的颜色,所有的物体都开始消沉,听不见蛐蛐的叫声,看不见艳丽的花朵,闻不到沁心的花香,空气中散发着枯朽的味道。   可是牧羊人一如既往地喜欢着秋天。因为他知道,秋天不仅是一个萧索的季节,更重要的,这又是一个硕果累累的季节。满山各种各样的青草都上了籽,羊吃到肚子里,吸收了草籽里的营养,膘就像冬天下雪一般一层一层的往厚了堆。他躺在斜坡上,嘴里叼着一根草茎,手里拿着他那根老掉牙的牧羊铲,千层底的布鞋上沾满了草汁儿,似乎他的一辈子都在与青草为伴,羊群为伍,即使是老杨树上的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羊肠小河里的水清了又浊,浊了又清,都没能改变他脚下的路径。如果问一问这座山上最高大的树,最古老的石头,它们都会说,日子很长了,他一直都在。   他观望着山坡上的一切,脸上堆满了微笑,他的羊群就在不远处的河滩上。羊群是落在地上的云朵儿,吃饱了青草,慵懒的躺在河滩里,嘴里咀嚼着刚咽到肚子里的食物。还有几只不愿意闲着的羊,支棱着耳朵,眼睛轻斜着看着他,或许又是在聆听小溪流的歌唱。   小时候,牧羊人并不觉得放羊有什么好,他也曾有过伟大的梦想。他梦想着有一天能够背上漂亮的书包,坐在敞亮温暖的土房里,听先生讲一段孔圣人的故事,或者是听一听过去的光阴,他甚至想识遍所有的汉字。多么伟大的梦想,他觉得很骄傲。可是梦想只是一场梦,是梦总有醒的一天,就像太阳落下了山,黑夜就会降临。他很快发现,自己一直都在做一场奢华的梦。当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的时候,父亲递给他一把牧羊铲,还有几只瘦骨嶙峋的羊,他失望极了。他也曾抱怨过,家里有五个男孩,为啥会是他?当他看了一眼嗷嗷待哺的五弟和其他几个破衣烂衫的兄弟们时,他似乎懂得了。从此,牧羊人走上了山岗。   以后,他的生活过得很规律。早早醒来,羊圈里的羊就像一群早就睡醒的赶路人,齐刷刷的站在木头做的栅格门旁边,等待着木门敞开的那一刻。还有些亟不可待的头羊,用尖尖的犄角撞击着木头门狭窄的门缝。牧羊人看到这些,心里说不上喜欢,更说不上讨厌,看到这些羊一针就能刺透的肚皮,还有那一汪清澈的泉眼,他觉得整个世界都不重要了。   青草还是以前的青草,老河滩究竟有多少年的历史,谁也说不清楚。以前,牧羊人从没有觉得一棵青草会有什么不同,他只觉得,草就是草,长在田地里是祸害,长在山坡上就是风景。似乎,这是一种可有可无的生物,不,连生物都不算,它只是一株草,冰冷的都不想去触摸。以后,青草的世界和他交织,他不知道每一棵草的名字,但是他知道到了哪种草肥茂多汁,但是羊吃过一次后就再也不会理睬它。哪种草长着针尖一样的枝叶,刚从土里边探出来,羊儿们舍不得下口,等到叶儿稍微高大些,才能一饱口福。   其实他知道,每一个牧羊人刚开始都只是小孩。幼小的他们把不动犁,拉不动耙,甚至连一把老旧的锄头都扛不动。于是,父亲母亲安排他们和羊儿们在一起,把记忆都留在那一朵朵云朵儿上。他一直孤单,但并不孤独,慢慢地,他了解了羊的秉性,也找到了很多乐趣。一只小羊落地那一刻,他高兴极了,就像自己的儿女呱呱坠地一般。时常,村里人看见一个破衣烂衫的孩童趴在山坡上,只为了拔出一些草芯儿喂他的小羊。羊也能通人性,时间久了,它也就离不开他了。但是,拿着铁丝套几只兔子更是他乐此不彼的事。他喜欢把细长的铁丝圈成一个圈,接口上打上活的结,放在山坡上兔子经常跑过的路上,静静藏在土坎子下等待着,看起来就和守株待兔一般滑稽可笑。少年抓兔自有少年的痴傻,一只肥壮的老兔子总是让他满头大汗。兔子套着了腿,东躲西撞,最后铁丝扭断了兔子跑了,他坐在一旁累得直翻白眼。   和别人不一样,牧羊人关注着四季的更替,终于,他喜欢上了秋天。春天不是一个牧羊的好季节。枯了的草刚生出针尖一般大小的叶子,羊喜欢吃青草,一直追着针尖儿跑,跑着跑着肚子瘪了,膘只往下掉,就像崩塌的雪山。夏天也不是牧羊的好季节,虽然有漫山遍野青嫩的草。炎热的天让羊儿们难以忍受,嘴蹭着地一溜一溜儿的跑。冬天是个安逸的季节,羊吃的很用心,可是枯了的草总会缺少些许营养,只能磨一个肚儿滚,长膘没什么希望。所以,他喜欢上了秋天。   牧羊人生在河滩上,长在清湾里。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他熟悉的伙伴去了哪里。刚开始,他的伙伴们也像他一般哭闹,玩耍。后来,他们去了远方,他还在牧羊。也有很少的时间,他会在村庄的小路上遇见他们,他赶着一群羊,衣服还是像以前一样破烂,而他们衣冠楚楚,手指头间夹着一支牧羊人从未见过的香烟。新鲜的事物总会让他不知所措,与他们清亮的笑声相比,他总是那么的木讷。也许,他还是该回到羊群中。也只有在羊群中,他才感觉到自己还是自己。一切都还是原来的姿态,云是雪白雪白的,漂泊了成千上万年都不曾受到污染。水还是一如既往的脆弱,一撮黄土就能让他们浑浊着远去。云是高远的,人们只是在仰望,而它始终在俯瞰。水是渺小的,地面是它们的路径,就算是一朵浪花也需要石头的辅助。   牧羊人的成长到底是因了什么?恐怕谁也不能够说的清楚,是多情的雨浇灌了春天,还是春天催生了雨水?是一束花草的启迪,还是一缕清风的激发?也许是牧羊人手中的那一把羊铲,挥动了时光。终于,牧羊人成了大人,娶了妻,也生了子,但他依旧在牧羊。   于是,他有了眷恋。一只小羊的成长需要千般的照顾。从此后,他舍不得一根羊毛掉落,也舍不得一棵青草被踩。他不再享受日头偏西的那一刻安静,也不会凝视那一条西去的河流。他知道,卷毛的羊羔始终会长大,他要给长大的小羊一方干净的青草地。站在山岗上观望着秋天,他觉得秋天比以前更美了。   时间久了,牧羊人忘记了春天,也忘记了夏天。他只记得,羊儿们开始落膘的时候就该下一场雪。其实,他真的不必眷顾太多。小羊嗅遍了山坡上的青草,他终究还是会选择最可口的那一株。最后,牧羊人手中的那把牧羊铲会化作那一方青草。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父亲对我说的,父亲就是一个牧羊人。 手术该如何治疗癫痫病武汉老年癫痫病治好持续性癫痫病怎么治疗云南中医治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