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爱情不看透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散文随笔

  周末和几个大学同学小聚,闲聊中,得知小年离婚了。

  

  不免欷歔。

  

  这班同窗中,小年是出名的聪明女子,成绩好、知识面广、思维灵活、口齿伶俐,是学校有名的答辩高手。

  

  而小年的前夫贺涛,我并不陌生。学校的风云人物,一直在学生会担任职务,组织各种别出心裁的活动,也是大家玩笑时口中的“人精”。

  

  他们恋爱时,大家都觉般配,不只是郎才女貌,两个人的智商和聪慧,也是相得益彰的。

  

  聪明人当然不愁前途,一毕业,所有人还都在四下奔波投简历时,贺涛已经应聘到一家有名气的投资公司,而小年也凭借自身优势,顺利进入到一家银行。

  

  于是一毕业,两人便举办了婚礼。算来,结婚也不过就一年多的样子,不知怎么会离了。说来说去,也没有人知晓究竟,至少,双方绝对没有外遇,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矛盾。

  

  颇令人费解,甚至,我一度怀疑这消息的真实性。

  

  不久后的一天,去银行办理一笔业务,刚巧去到小年在的那家银行的支行。在营业厅,遇见已经成为大堂经理的小年。

  

  她略有成熟气息了,依旧漂亮伶俐。娴熟地引领我办完业务,也刚好到了换班时间。正是相约不如偶遇,小年说,一起吃午饭吧。

  

  我欣然应允。

  

  西餐厅安静的卡座,在小年口中,我才确定她离婚的消息并非讹传。小年说,旁人都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分开,两家家长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还曾逼着我们复婚。可是,只有我和贺涛知道,我们不可能了。

  

  但,究竟为何?话说至此,我倒真想知晓答案。

  

  小年无奈摇头,片刻,说出离婚的真正缘由。

  

  原来,这对聪明而又丝毫不会收敛和掩饰聪明的男女,在朝夕相处的生活中,各自当真连一点秘密都藏不下。两个人,谁都不敢撒一点儿小谎,他们可以轻易在对方眼神中分辨出言语的真假、读懂对方想要隐藏的那点小心思……但是,夫妻到底也是两个个体,有时候,是需要一点私密空间的。小年说,有一次,贺涛高中时喜欢过的一个女孩来出差,他们见了面,一起吃晚饭。贺涛打电话对小年说是同事过生日。说完,轻轻咳嗽了一声。小年没有言语,但即刻便意识到贺涛撒谎了。那晚,贺涛回家后,小年并没有询问,只那么默默看他片刻,贺涛便说了实情。小年并没有责备他,但是贺涛说,你的聪明太让我不安。其实小年也有同样的不安,有次偷偷借了些钱给表姐,刚好几天后贺涛用钱,小年想撒谎说买了点股票,贺涛便说,借出去就借出去了,没关系的……让小年顿时无语。

  

  慢慢地,两个人都累了,走着走着,就再也走不下去了。

  

  小年慢慢啜一口咖啡,感慨,曾经常常看那些笨女孩和傻乎乎的男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那么快乐,为一件新衣、一句动听的话、一个不确定的承诺和一个浅显的玩笑、一部滥俗的电影……那时候总觉得他们幼稚。现在却明白了,爱情本来就是幼稚的,因为幼稚而单纯,因为单纯才容易满足和快乐。两个笨笨的人在一起,感情的快乐唾手可得。爱情根本就不是聪明人的游戏,一旦看透,兴致全无。

  

  小年感慨、欷歔、嗟叹……是感情失败后的醒悟,也是看透的无奈。

  

  原来这才是根由。

  

  片刻,我无语。我知道,小年说得对,爱情不是聪明人的游戏,更不是两个聪明人的对决,笨一点儿简单一点儿,幸福反倒来得更容易。

  

  这样的例子,生活中其实数不胜数,前辈们也常说,人太精明,看得太明白,日子过不好。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在爱情中也是实用的吧。

  

  后来,听说贺涛娶了一个公司的小前台,一个没脑子、贪吃爱玩的笨女孩。而小年,也嫁给了一个大学老师,教理科的男子,下了课堂便不善言辞,老实本分,会做一些家务。

  

  他们的第二次婚姻,选择的都非自己的同类,但我宁愿相信,比起第一次,幸福的概率会大一些。

  

  

张家口市癫痫病的治疗哪里好固原癫痫病医院那里最好北京癫痫公立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