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新疆队的“流星雨”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散文随笔

  延宕十几天之久的CBA总决赛终于开打,前奏如此漫长,以至于真的比赛来临时,反而有些意兴阑珊。

  好在比赛过程没有让我们失望,窒息式的防守,疾风骤雨般的进攻,闪电般的攻防转换,节奏之快让人叹服,自付如果换做我在场上,恐怕一个回合也撑不下来。看来,十几天的等待没有消磨队员的意志,反而将他们的荷尔蒙憋到爆棚。

  新疆队又一次用流星雨般的三分球将远道而来的广东队斩于马下,广东队或有不甘,但却一点不冤,他们不是第一个刀下鬼,也必定不会是最后一个,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一串长长的名字,比如常规赛时的北京队,四分之一决赛时的山东队,半决赛时的辽宁队等等。三分球作为新疆队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其他球队就是束手无策,防不胜防。杀人的招数有千种,新疆队独钟其一,正如弱水三千,独取一瓢饮。

  三分球人人会投,每个队伍都有投手,个中好手并不比新疆队差,但像新疆队这样全民皆投、命中率如此之高的确属于奇葩行列。神经刀亚当斯,隔着三分线两米远起跳都可以将球投进;暴力男西热力江,身体扭成麻花,在底线负角度仓促出手,也可以将球投进;肌肉男李根,动作僵硬似怪兽,任何位置拔地而起都能稳稳命中;防守悍将可兰白克,不经意间突施冷箭,鲜有失手;甚至两米一一的中锋布拉切,两米一九的大中锋周琦都可以拉出来投三分,命中率之高远超前锋。这样的队伍你只能望洋兴叹了,或许只有NBA中的勇士队可以和他们一争高下吧。

  新疆队今年的整体实力厚度令人乍舌,每个位置的人选几乎都为国内前三,他们夺冠水到渠成,实至名归,他们不夺冠,天理难容。当然,这是在他们不犯错的情况下,如果像去年的辽宁队那样,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为了亲友团大打出手,自乱阵脚,结果就不好说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任何竞技体育的比赛,到了最高水平的较量,比拼的都不再是体能和技术,比拼的是天赋,是情商,是智力,是意志。李根的身体是娘胎里带来的,就那么硬朗,这个你真的没法比,谁让人家的父母也都是篮球运动员哪;周琦的臂展,灵活性甚至超过姚明,三米以内罩起一道无形的天网,这个你也没法比,所谓天赋异禀也;布拉切有着大猩猩一样的体型,偏偏有着后卫一样的运球技术,前锋一样的三分投射能力,大前锋一样的脚步,这样的情商和智商,你也只能惊为天人;至于小诸葛李秋平,秉承着上海人骨子里的精明算计,又在篮球江湖摸爬滚打几十年,这样的阅历和资历,又岂是杜峰这样从球员直接晋升为教练的生瓜蛋子所比拟?由这样一支个个身怀绝技的球员组成的队伍,想不夺冠都难。

  看好新疆队,是囿于他们的自身实力,不看好广东队,除了实力之外,还多少带有一些情感的因素。

  广东队能挑大梁的充其量只有易建联和周鹏,两个外援的比拼也落了下风,要取胜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超水平发挥,而对方自毁长城。这对于曾经五次站在决赛场上,五次败北的新疆队来说,几乎不太可能。他们每年磨刀霍霍,期待一雪前耻,每年都黯然神伤,功败垂成。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灭亡,当机会又一次来临的时候,他们不允许一错再错,诚若是,连他们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一个人原谅别人容易,原谅自己很难,错过了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会一辈子生活在悔恨之中。

  广东队有两个人让我深恶痛绝,弃之如敝屣,一位是主教练杜峰,一位是球员朱芳雨。

  杜峰做球员时还是有些灵性的,弹跳甚佳,身体素质一流,虽偶有跋扈之举但也可以理解,职业球员嘛,都是血气方刚之人,哪有没有脾气的,儒雅如李楠,刘玉栋,一旦打起架来那也是赤膊上阵,不要命的主。但一旦当上了教练,就不能这样肆意张扬,火爆脾气一点就着了,教练比拼的更多的是临场指挥和应变能力。好的教练从容淡定,临危不乱,谦谦有君子之风。但杜峰不,他一如既往的暴躁,狂妄,肤浅,只能沾光不能吃亏,一旦裁判判罚对他不利,立刻如祥林嫂般喋喋不休。球场上的他更多的不像是一个教练,而像是一个菜市场中讨价还价的小贩,一个动不动就破口大骂的泼妇,一个一言不合就恨不得拳脚相加的混混。其人性中的幽暗,浅薄,无知,自私在聚光灯的放大下暴露无遗,这样的人只能令我不齿。

  至于朱芳雨,对他的厌恶来自于他在国家队的出工不出力,以及国家队惨败后,他依旧嬉皮笑脸,浑不当回事的寡廉鲜耻。最近,听说朱芳雨有了外遇,抛妻别子。而小三还是一位富家女,据说一脸狐媚样,天生就具有小三的素质,在此不做评论,但更加坐实了我对他人品的鄙视。

  至于他的前妻曾恨恨不平的说,嫁人不能嫁丑男,丑男多变态,这个打击面就有些大了,不能因为朱芳雨长得像猪八戒的近亲,就一耙子打倒所有猪八戒的亲戚。丑男励志的很多,像阿里巴巴马云,像杨澜的老公吴征,像重庆12秒男雷政富等等。小时候奶奶经常对我说,男人无丑俊,看重的是能力。这个社会对男女的评价标准是不一样的,女人要尽量美貌,男人大概只要有本事就可以。君不见侏儒也可娶美女,混混勾搭的都是漂亮妹子,人太懦弱无能了,即便有潘安之貌,大概也会被冠以“绣花枕头”的蔑称。

  广东和新疆,东莞和喀什,两个地理位置上分别偏居东南与西北,相隔数千公里的地方,因为篮球被联系到了一块,相比色情之都-东莞,喀什始终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给人以陌生、朦胧之感。其实,喀什远非想象中的那么封闭,与广东的交流,也绝非仅止于篮球。几年前去深圳大学,在学术交流中心,我亲眼目睹了喀什与深圳,香港两岸三地的书法展,一群喀什的书法家现场挥笔泼墨,笔走龙蛇,气定神闲。维吾尔文字不像汉字那样复杂,但写在素雅的绢纸上,也显得那样飘逸,有灵动之美。

  喀什这些年因为维独分子制造的几起恐怖事件,让人心生惮意,经济有些停滞,如果能够借助于这次篮球的造势,带动喀什乃至新疆的旅游,促进新疆的繁荣和发展,功莫大焉,从这个角度讲,新疆若能夺冠还具有政治的,经济的双重意义。

  古人云“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放在篮球这个江湖上,何为大势,新疆夺冠恐怕就是大势,广东队不幸成了大势下的牺牲品。一旦新疆今年夺冠,祛除了这道压制多年的心理屏障,凭这帮人马再统治篮球江湖三五年当不成问题,而广东队要想重新找回逝去的荣光,路漫漫其修远兮。

  一家之言,姑妄言之,至于最后结果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小孩癫痫的症状有哪些呢上海市儿童癫痫医院哪家医院能够有效的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