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堂弟(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散文随笔

堂弟比我小三岁,是和我从小一起玩耍打闹中长大的好伙伴,上学后除了假期见面,平时相互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几天前堂弟给我发消息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已经问了好几次,前几次我问他有什么事?他说:“没啥”,我也就没在意,但这次在我的追问下,他说让我回家和他打沙袋,以前听叔叔说是刚给他新买的,说实话我对打沙袋真没有什么兴趣,但堂弟三番五次的邀请,如果不回去,那会让堂弟不高兴的!于是我便答应了,虽然很忙但我还是要必须回家,已有好长时间没有和堂弟一起玩过了,这次机会我是不能错过的,何况是堂弟的邀请,总之我是要回去的。

我这个堂弟天生一副铁打的身板,长的虎头虎脑,健壮有力,尤其是那双大耳朵,我尤为喜欢,就像大耳朵图图一样可爱,小时候留个茶壶盖,标致极了,就像《三毛流浪记》中的三毛一样天真无邪。后来慢慢长大了,才依依不舍的将那撮具有标致性的头发剪掉。除了可爱之外,堂弟非常顽皮,讲哥们义气,可能是武侠电视剧看的多的原因,总是以大侠自居,常常是路见不平一声吼,梁山好汉来也!经常给家人讲,他又为哥们报仇了,又把谁教训了一顿,但每次都遭到家人的严厉批评。劝他打架是不好的表现,在家人多次批评劝解下,后来他也懂事的多了,在也不和同学打架了,除了学习就是锻炼身体,理想是当一名特种兵,这也让家人放下了心。

小时候,家乡也没有小孩,堂弟就是我的玩伴,当时家境并不富裕,所以我经常和堂弟为了吃零食,而争的不可开交,有时还大大出手,堂弟脾气火爆,争不过就连哭带骂离家出走,回呀!谁都拦不住,经常那样,但他从不记仇。要不了半天时间自个嬉笑着跑回来又和我一起玩耍,隔几天时好时坏,打打闹闹但很快便又好了,这样的事已成了家常便饭了,但是给我们的记忆留下的永远是欢声笑语。

小时候,我和堂弟之间还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提及此事我和堂弟至今记忆犹新,那是一天中午,我和堂弟坐在床上喝饮料,推杯换盏间便将一大瓶料喝完了,打了个嗝,着实无趣,要不换个玩法,我和顽皮的堂弟便想了个馊主意,在饮料瓶里撒些尿,拿出去骗人,可惜骗了一圈,都知道是诡计,没人上当,我和堂弟都快要绝望了,但突然想到了爷爷,爷爷是个聋子,应该好骗些,于是就去找爷爷了,正好爷爷在屋睡觉,我和堂弟将爷爷摇醒,爷爷问道:“怎么了”。我和堂弟什么也没说,只是一脸坏笑的递给了爷爷那瓶装尿的饮料,爷爷高兴的举起喝了一口,我和堂弟顿时笑的前俯后仰,笑声转到了奶奶耳里,奶奶知道我和堂弟没干好事,便忽忙饱到屋里制止,可惜来晚了,只见爷爷拿着饮料瓶仔细的端详着,满脸疑惑。奶奶哭笑不得的大声对爷爷说:“哎呀,你孙子让你喝的是尿”。这时我和堂弟正躲在奶奶身后,爷爷顿时发怒了,大吼道:“我就说吗,味道杂是咸的,不好喝,竟然是尿,造孽呀,造孽,别跑,看我下来不抽你俩”。我和堂弟看着爷爷笑个不停,作了个鬼脸便逃跑了,事后我和堂弟被家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没想到周围的邻居都知道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时间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时光不留人,我和堂弟都长大了,都在为各自的理想而各奔东西,儿时的趣事,虽以成为往事,但在我和堂弟心中却最美好的记忆,这次是短时相聚的机会,我是一定回去的,久别重逢一定要重温儿时的趣事。

堂弟,即是兄弟,也是玩伴。

北京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靠谱淮安怎么找到能治的癫痫医院天水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河北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