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乡情】猪的那些事儿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1 分类:丝路风情
哈尔滨治癫痫的好医院

以前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猪。俗话说:“灶壁后面一丘田”,灶壁后面都有一个潲水缸,剩饭剩菜洗锅水等都倒在里面,这是养猪的基本食物,既避免潲水浪费,又养了猪,养一头猪一年的收入相当于一亩田的收入,所以有如此的说法。养猪的另一目的是过年杀年猪吃,有的人家过年客人多,买肉要花费不少的钱,干脆就几户人家合起来杀一头猪,猪杂货都能分一点点。现在印象深的是我们总在潲水缸里养几只乌龟,放学回来总去看一下,有时竟可见到十多粒乌龟蛋,软软的没有硬壳,非常的好吃!

搞集体时,队里在季个门有个猪场,爹在猪场负责喂猪。白天的事情全部不记得了,只记得每到晚上,爹妈在家把哥哥姐姐安排好之后,就抱着我去猪场去住,防止强盗偷猪。每到冬天的夜晚,北风呼啸,妈将我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抱着我,爹提着马灯,在前面照路。不知名的小虫的叫声非常的大,像开一个音乐会,但偏偏听上去不感到烦躁,反而使黑黝黝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寂静。

暗淡的马灯的光照在母亲的脸上,母亲显得格外的好看。母亲一边走一边口里轻轻的唱:“文文到猪场去哟,文文到猪场去哟,”一直念到猪场将我放下,最后还要念一句“我的文文到猪场了”,并且我也要跟着说一句“我回来了”才行。当时我对母亲这样念唱很习惯,只要是傍晚以后,母亲带我从外面回来,口里都是这样念唱的,我觉得天下的母亲本都是这样念唱,就像是她们做饭一样平常。长大后知道,母亲怕我晚上在路上受惊吓,吓掉魂,就不断的念唱,提醒我的魂儿不要跟着邪魔走了。后来我有了孩子,碰到晚上带儿子回家,妻也是这样念唱的,我才理解天下的母亲原来确实都是一样的。

后来分田到户后,我家也开始喂猪,并且开始喂母猪。捉一只雌猪,长大后不阉割,一年左右后就会发情。母猪发情时,不怎么吃食,并且将做窝的稻草衔到到处都是,又不像生病的样子。父亲就和母亲商量,请畜牧站的人来给母猪进行人工授精。母猪人工授精后,情绪渐渐安静下来。这是父亲母亲会给母猪添一些食物,加强营养,天天都观察猪的变化,看到母猪的肚子慢慢的变大,父亲母亲就会在闲聊中猜测母猪这一胎将会生几个小猪,该几时下小猪,天天算日子。

到母猪临产的前几天,爹妈都很担心,怕母猪临产不知道,小猪产下后被母猪压死,晚上都起来观察几次。有次冬天晚上母猪生产,爹妈半夜起来给猪接生,一直忙到第二天早晨,母猪还没有生产完。我们起来在旁边观看,确也是一件非常血腥的事。小猪生下后,肚子上还有寸许长的脐带,歪歪扭扭的走路都不稳。爹妈将小猪一只一只捉到旁边,以防母猪压着。母猪几分钟产一只小猪,有时两只小猪的生产间隔要十来分钟。小猪全部被生产下来后,爹妈就将它们放到母猪旁边吃奶,这时爹妈才洗手休息。小猪几天就可活蹦乱跳的到处跑动,非常的可爱,你将手伸过去,小猪就用小嘴拱你的手,搞得痒痒的。你给小猪抓痒痒,它会一动不动的靠着你,很粘人。小猪没有被圈养,每天要放出来玩耍,自由的小猪是非常好动的,小嘴到处拱土,小脚丫到处都留的脚印,惹得大人们哭笑不得。

小猪一个月后,需要猪仔的人就来将小猪捉走。小猪长大三十余斤,就要请兽医来阉猪,公猪阉起来简单,只要将公猪的卵子袋上用刀划破,两手一挤,两个卵子就被挤出来。雌猪阉起来就要复杂的多,就像人做节育手术一样,兽医兽医不高的,还有将猪阉死的。阉死了猪,又不好意思找别人赔,只好自认倒霉。小猪渐渐长大,食量越来越大,爹妈就要姐姐们去采猪菜,将田野里,山上一些野菜采回来,爹妈将这些野菜剁粹,拌在潲水里加谷糠给猪吃。或是将剁粹的猪菜拌上点酒,堆起来,蒙上薄膜让它发酵,两三天后打开喂给猪吃,猪是最喜欢的了。

有时人都羡慕猪,天天有好吃的,又不干活。听说蚊子都不叮猪,父亲常给我们说一个故事:本来蚊子最喜欢咬猪而不咬人,猪就到玉皇大帝那里去告状,说自己被人吃肉还不行,还要被蚊子咬,人又吃猪肉蚊子也不咬,太不公平了。要么让人不吃猪肉,要么让蚊子只咬人,这样才公平。玉皇大帝就征求人皇的意见,人皇说:“既要人吃猪肉。蚊子又要咬作猪的。”结果玉帝老儿耳聋,猪书两字同韵,听成了人吃猪肉,蚊子咬读书的。读书的只有人,所以后来蚊子不咬猪,而特喜欢叮人了,我们小时候写作业时,一遇蚊子叮我们,我们就开始骂猪。长大后才知道,那个故事是大人们杜撰逗我们玩的,我想蚊子也一定咬猪,真正不公平的是我们又冤枉了猪。

猪到了一百五六十斤,主人就会考虑将猪卖掉或杀掉,因为这以后的猪,吃的多长得慢,再喂就不划算了。主人就会问杀猪卖肉的屠户是否要猪,屠户如要,第二天就会拿拿大秤杆来你家,主人照例会先将猪喂的饱饱的,先将自家的小秤和屠户的大秤核对一下斤两,称秤杆的时候,主人都要小心的看称,怕被屠户少报数字,称玩后,还要就除多少胃食而讨价还价,争论不休,最后达成妥协成交,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又被杀猪佬杀黑了。

如是过年过节,有的人家将自己的猪杀掉,主人在前几天商量要杀猪时,是绝对不能当着猪说的,据说猪很聪明,能听懂人话,听说要将它杀掉,它就会不吃食,让自己饿瘦,变瘦了主人就不杀它了。我们小时候有时大人不在家,叮嘱我们不忘记喂猪食,我们玩的忘记了,猪就饿的嗷嗷的叫,我们送猪食去的时候,猪看到我们,急得要从猪圈里爬出来。我们就没好气的说:“再叫叫就把你杀掉”来吓唬猪,有时我们当着大人的面说这样的话是要遭到大人们的斥骂的。

杀猪的场景我们小时候是看的最多的,每天去上学,都要走养路队,养路队是个十字路口,有屠户在那里杀猪卖肉,我们是经常看到的,有时为了求得看到杀猪的全过程,竟上学迟到。印象最深的是乐个象爹,或是犟爹,反正是这么叫的。象爹姓乐,是一个老杀猪卖肉的人,他杀猪卖肉几十年,手艺非常高,样子又神气。每次看他杀猪,将袖子一挽,几个助手将猪抬上门板,门板放在猪腰盆上,猪腰盆有一米五长左右,形状像猪腰子,象爹一手将猪前脚夹在胳膊下,一手拿刀,对着猪的喉颈中心,斜着捅进猪的心脏,直到尺来长的刀全部捅进去,连捏刀的手都捅进去了,象爹还用力的将刀在里面搅几下,然后将刀抽出来。血就像渠道里放的水,哗哗的流进预先放好的脸盆里。在几个彪形大汉的全力压制下,猪“哼哼哼”的声音由最初的嚎叫变成无力的呻吟到最后垂死的挣扎几下,不动了。

象爹将猪后脚处用刀割一个口,用一很长的铁棍捅到猪皮里,到处的猪皮都通松后,象爹就鼓足腮帮开始吹气,吹得死猪全身胀气,圆鼓鼓的了,再将口子处用绳子扎紧。象爹拿一个捣衣锤不停地在猪身上捶打,将猪身打遍,然后将死猪放进倒有开水的腰盆里烫,不停的舀水将猪全身淋遍,开始刨猪毛。象爹和几个帮手一人拿一个猪刨周口哪里能治癫痫病子,手脚麻利的三下五除二地就将猪毛全部刨地一干二净。接下来就是开膛破肚,象爹将猪倒挂在梯子上,将猪腹部剖开,肚子里东西全流到腰盆里。最后猪头被砍下来,猪身被劈成两半,放在卖肉的案板上,卸下猪脚,在武汉哪治癫痫最好?等候买新鲜肉的就可以开始买了。

象爹有一绝活儿,你买多少肉,他一刀下去,八九不离十,误差不到半两甚至一点不差。我亲眼见过别人要买两斤肉,象爹一刀下去,将肉放在秤上,还没称,口里就喊两斤,称了后也是喊“两斤刚好”,别人不信,仔细再称看秤,结果丝毫不差,别人拜服。读中学我读《卖油翁》,惊叹卖油翁的手法高超,就想起药物治疗小儿癫痫病的方法是什么呢象爹来。现在想来,人类的残忍是最最体现在养猪杀猪上面的,我的心又因我不是素食者而不安起来。

后来养猪成本越来越高,猪价又不好,农村生活越来越好,灶壁后面一丘田已没有人在乎了,现在老家那里基本上都不养猪了。

2014-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