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海蓝】霓裳轻舞醉晚晴(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丝路风情

当下崇尚全民健身广场舞。一时间遍布大连的大小广场都被霸占了去。我们老虎滩杏花小区最震撼的当属佳木斯健身操团队,壮大得成了正牌军。服装一套套的不说,连手套都是“嘻唰唰”的新。

四年前我也混迹在这二三百号人的队伍里。虽说动作简单,但认真做完七节操也是清汗徐徐。这里花甲之人是骨干,七喜之人是积极分子,耄耋之人也算得上凤毛麟角。再后来小广场上来了位陈老师,教寥寥数人跳民族舞蹈。那日,听太极拳师傅点拨就去望了一眼。立马生爱,且跟随至今。

2010年的8月,我在烟雨及江山文网发表了一篇【夏天的味道】的征文《大连儒艮快乐的一天》(我的江山网名)写到:“……小广场的射灯亮起来了,我们的音响跟着唱了起来。有20多人的样子,多是女同志。苗条身材的较少,来跳舞的也多是为了不花钱减肥,那种注重自我的感觉很好。尤其有一位“超奶奶级”人物,专注认真让我刮目……”

又是四年,她一直默默与我们共舞,是唯一的“耄耋舞花”。开始关注她的不凡,不单单来源于舞友们对其品头品足的小话儿,更多是她在夏日里天天变换的服饰和她那处子般的动静之美。一个82岁高龄的女人让我为之动心,除了她怀揣母亲般的慈祥和温暖,再就是那仪态超卓,气质如兰的优雅。

她跳舞总是在第二排中心偏右的位置。她来晚时我们自会主动让出那个位置给她,她便微笑地道声谢谢。扫来一眼:亦或纱裙套装,亦或旗袍外搭,项链耳坠搭配精致大方。这让一些穿着家居服、拖鞋也来跳舞的女人收敛了好多。跳到热烈时动作幅度也不是很大,拍节跟随自如。尤其喜欢看她那白净细腻的脸,五官俊致,恰到好处的笑纹配着智慧的额纹就像花开时的美。一副水晶褐框眼镜在银色的华发下,讲着岁月的故事。我便是那个想读想听的人。

我最终走进了她的家门是处暑的第二天。也没事先打招呼,是个周日。她身着一袭老款靛青色小白花的旗袍,笑盈盈牵着我的手穿进她的小花园,进入南门大厅。他的儿子和孙女礼貌地和我打了招呼。我还没来得急细看大厅里的陈设和字画,就被牵进了她的卧室。

我的相机开始饥渴地抓着心头的景致。整齐洁净的居室里,桌面上摆着老人一生的爱和情;二十年前和夫君的合影。夫君有贵相又很帅。她很美,美得金贵喜兴;和两女儿的合影。女儿搀扶左右幸福得如同莲蓬吐籽;和工友姐妹们合影。总被簇拥,美里藏着真诚和情分;与儿子和孙辈们的,无边的爱戴和幸福写满了她的面容。床头柜上摆放些日报,还有几册书本。其中一本是《精品散文》。她总是轻声地答复我的好奇,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幅自绣《梅开五福》、《福寿延年》和没有裱装的《岁寒三友》讲故事。我及其关注是她那多的摆挂“霓裳”。拍完一大排现穿的服饰,又去拍大立柜里的珍藏。那里有四季的风景,有七色堇般的美妙,是女人心境的自慰自足的沉淀和展示。我总感觉穿戴讲究的女人,才有资格说“没白活一回”;爱生活,更爱自己,才够得上极品女人。我说姐姐,你拿着这几件色彩显亮的衣服比量着我给你照几张。她很意会又很“范”地动作起来,像是对客人做着真肯亲昵的推销,又像是自我心喜的样子,静美甜蜜。那一脸的自信绝对胜过年轻人。

我早就听说她是从事商业服务工作的。当她小心地捧出了珍藏的两枚“五一劳动勋章”和证书时,我才感到我心中的“耄耋舞花”厚重和不凡。“1956年、1957年——安金枝、营业员,旅大市(大连市的前身)劳动模范。”那时的她在大连商场,出彩时才24岁。那时的她何止是相貌超群,一定是一大群男女青年们的政治和业务的偶像吧?!爱事业,爱生活,谦和隐忍和执着才造就了她的沉稳庄重和优雅。晚年的大福都是自己修来的。

我眼热儿地又逼着她将三盒细软都摆了上来。这些首饰、饰物不是最贵的,但一定是都是“心头之好”。她数落着她们的来历,眉眼里露出藏不住的微笑。无怪乎我每每在打量她的服饰时,总会惊奇地发现那对有轮的耳垂上总是变幻着挂着吊坠和环佩——红、黄、蓝、绿、黑;金银、玉翠、蜜蜡、珍珠的,一顶一的大家闺秀的摸样。半个多世纪的积累,这多儿女亲朋的爱都藏在其中。做个静美的女人,再戴上,怎能一个美字了得呢?无怪乎她的孙女“宝宝刘”夸奶奶:“她一生都很优雅,对我们小一辈的都很宽容很照顾,从来没见他发火过 ……最感动的就是我三年级的时候爷爷去世了,有很多人要找给她个老伴儿,奶奶就说她要一个人过。她心中有爱,很坚强也很有骨气。”

一晃11点多了,我说去你的花园里照几张相。说起花园她简直就自豪起来,仿佛晚晴的爱大多都倾情于这里。那一二家枣树、二三桃李树、三四樱桃树,还有一架子黄瓜、一架子芸豆,一架子红绿如翡翠“圣女果”。还有亭台上的一大盆绿莹莹绣球花。老姐姐亦或站立,亦或端坐都神态自若,如诗如画,若仙若佛。她是这个庄园里最受尊崇的王后,因为她曾经的栽培和播种已经玉树临风,硕果累累。现在的她惟有颐养天年才是晚辈们最大的心愿。

我再一次夸她的“大褂”漂亮合身,只是没想到她说这是50 年前的杰作。我心头一热。这悠长的岁月,她还能穿出这样的风韵,这不是位能永远留住“青春”的女人又是什么呢?!我说老姐姐你回吧,她突然就变出一包红红的油桃让我带上。我推脱着,可她却有板有眼地说,你带来了鸭梨,我就必须回敬桃子……突然我有点尴尬,老人的规矩我也不懂,怎么一定要把这“梨”字谐音成“离”字呢?我笑,接过回礼说,那我和你永远“不离”,以后常来看你。她微笑着向我挥手,像个仪态万方的女王。

一出老姐姐家门,下了十多登阶梯就看到我们天天在那里跳舞的小广场。瞄一眼老姐姐常在的那个位置,忽然耳畔就回响起了《爱琴海》、《欢聚一堂》、《沂蒙颂》、《奶飘香》等多多舞曲声。我将的思绪和她的舞姿绑定在柔美的歌词里,绑定在飘逸邃远的意境中。

那一刻我是醉的。醉在“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的凭高远眺里;醉在一个“耄耋舞花”一生表一如一,沉炼追随的大美情怀里。这时我才深信:舞者之美无以言表,舞者之乐乐在其中……

大连儒艮(心无垠)作于采访安金枝老姐姐后、2014.8.25日

治疗癫痫的托呲酯有什么副作用吗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最好洛阳市癫痫医院在哪里?儿童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