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永远的等待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摘要:夏夜的一天,聆听了一首《永远的等待》,随之打开了思绪的大门 誓言是虚幻的尘埃   我的心依然等待   昨天的承诺似乎不在   未来会怎样再来   我会在深夜里徘徊   想念你的存在   回忆也只剩下了苍白   留下了太多无奈      前方的路遥远的期盼   漫无边际的等待   夜空中最耀眼的星辰   照不亮我的阴霾   岁月一点一滴留下来   深深埋进脑海   时光已逝去永不回头   留下我独自等待   ……      仲夏的某个夜晚,月朗星稀,树影摇曳,夜凉如水。刚下中班回来的我,端坐电脑前,聆听一曲《永远的等待》,演唱者那凄楚,沙哑,苦涩的音色充斥着整个静谧的夜空,深深地侵袭着感染着我的心扉。一刹那,思绪的闸门若泄洪般汹涌开,奔腾着,狂呼着,似万马奔腾,若电闪雷鸣,如离弦之箭一发不可收拾。   随着歌曲的起伏和节奏的转变,我的心也随之波动起来,使得一颗原本平静,沉稳的心不觉狂跳起来。蓦地,往事如影随形,一一浮现在我的眼眸。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无尽的夜晚,漫长的等待,痴心的凝望,苦盼着你的到来。夜风轻轻地吹拂着我的发丝,月光朦胧,树影摇曳,独自徘徊在夜色下,我心彷徨,我心怅然。今夜你是否会来,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依然不见你的倩影,满怀希望的心扉不免失落起来,依然我行我素的坚持着盼望着你的出现。也许是老天有眼,不愿辜负我这个痴心人,默默地眷恋着我,所以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刻,你默无声息的出现在我的眼前,使我忧郁的心情一下变得开朗起来……   还记得那个夏夜的一天,阴霾的天空忽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倾泻着,狠狠地砸在地面,似和大地有着深仇大恨,打得地面“啪啪的”响个不停,又如同打击乐一般,狠劲的用鼓槌敲打着鼓面。不一会就泛起了无数的涟漪,一个个刚形成的大大小小的水泡泡,就被从天倾泻的雨珠击碎荡漾成一朵朵美丽的涟漪。雨雾中前来看你的我也忘了带伞,只好躲在一家商铺中透过诺大的橱窗翘首张望,焦急的苦苦等着你的到来。在雨雾中搜寻着你的踪影,生怕一不小心错过了你。就这样凝眸相望,痴痴的注视着每一个过往的行人,脑海也曾闪过你是否会来的念头,猜测着,疑惑着。不曾想你不顾倾盆大雨,骑着车,披着雨披就迅速的停靠在我给你说的地点,瞬间被你的壮举感动得热泪盈眶,满脸和着雨水让人难以辩清哪个是泪水哪个是雨水,急忙搀扶着你走进没雨处……   曾记否,那次你从远方乘坐高铁而来,我一早就来到地铁等你。一趟趟的地铁从眼前穿过,依然不见你的踪影。一颗焦灼的心忐忑不安,如坐针毡,坐卧不宁,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你的人影,急忙拿起电话询问起来。不曾想因为地铁人多吵杂,听不清,隐约中传来你断断续续的声音:“高铁…误点,所以…还要一会……”只好耐着性子苦苦的等着你到来。左顾右盼,东张西望,在茫茫人海中寻觅着你。“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惊鸿一瞥间就发现了你,喜形于色的我快步迎上去赶紧接过你手中的行囊一起走出了地铁,消失在人潮之中……   漫长的人生旅途,会有很多的等待,小时候是妈妈等待放学回家的孩子,再大点是父母等待在外工作孩子的归来,成家后是妻子等待丈夫回家时的团聚。无论每一个花前月下,还是风清月明的夜晚,都有一颗等你的心在徘徊,在等待。电话那端的你总会问及何时回家,我只好默默地摇头说:问君归期是有时,待到花谢花飞时。其实,我也很忙然,很无助,出门在外身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又怎能说得清何日能够归来。明确的感到电话那端的你伤心地表情。   等待是一种耐心的比拼,是一种承诺的兑现,是一种修为的表现。不是每个人都会那么死心塌地的来等待。那是一种睿智的表现,更是一种毅力的表现,彰显了一个人的睿智和内心的博大。体现了一个人的处事之道,更加展示了一个人的执着和诚意。苦尽甘来,只有耐心的等待,只有死心塌地的等待,才会换来想要的结果,也是坚守的成果。古有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盼来了和夫君的团聚,一阙温庭筠的《忆江南》“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恰恰体现了古代女子盼望在外征战的丈夫早日回来,刚好和王宝钏的故事吻合。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无数的夜晚,漫无边际的等待,苦涩的还是喜悦的,执着的等待着你,就那样痴痴的等着,望眼欲穿,等不见你来,便会奋笔疾书,把对你满腔的思念付诸笔端。笔若游龙,狂舞着,恰似脱缰的野马,肆意驰骋在广阔的原野上。用我拙略的文字书写着对你漫无边际的思念。就这样苦苦的等着你,仿佛一尊雕塑,一动不动静静地伫立着,凝视着远方,希冀着你的出现。正如佛家说的那样,我愿化作一颗三生桥上的石柱,每日注视着你的到来一样。更如那望夫石,久久的伫立在那,哪怕海枯石烂,地老天荒,都会痴痴的期盼着你的归来。在梦中在夜色中深情款款、脉脉含情、步态轻盈地向我徐徐走来。望眼欲穿中,想你的心扉再次被黑夜剥落的一丝不挂,阵阵伤痛侵袭着我,思念的泪水悄然滑落脸庞,无声地滴落下来。   我不能在你梦中醒来   永远走不出来   那是无尽黑夜的等待      我的世界里永远期待   期待你会明白   那会是我永远的等待       前方的路遥远的期盼   漫无边际的等待   夜空中最耀眼的星辰   照不亮我的阴霾   岁月一点一滴留下来   深深埋进脑海   时光已逝去永不回头   留下我独自等待   ……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那一字字伤感、凄美的歌声再次深深地敲打着耳麦,刺透我的耳膜。那一句句苦涩沙哑的阵痛再次穿破静谧的夜色,荡漾开来。那一段段如泣如诉、历历在目的吟唱直击我的心扉,再次灼伤了我自己。   李之仪的一首《卜算子》蓦地浮现在我的眼帘:“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永远的等你,到天荒到地老。不论天崩还是地裂,亦或是天之涯海之角,就这样默默地等着你...... 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会怎么样癫痫发作后怎么急救湖北到哪治羊角风好癫痫患者一直抽搐怎么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