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像手持梳子的人(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生活随笔

如果记忆是一面厚厚的墙,不是所有的往事都能像钉子一样,钉在我记忆的深处。人生日积月累,多少哗啦啦的日子流水一样,在不经意之中冲涮着走远。待我回过头来,消失在茫茫人生中,能留下来的所剩无已。墙在岁月里老化、斑驳,脱落的并不完全是记忆,有时可能就是一个人的气息,身心需要安静地伏下来,而耳朵还在倾听:那些关于生命消逝的声音。

伫立人生晚秋,仿佛每一个具体事物的出现到凋落,总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发生。我甚至常常忘记了时间、地点、形状、色彩,忘记了细节,以至叙述起来,显得那么没有章法。我是模糊的,像我曾经憎恨的模糊数学,我的心智被掏空,那样茫然无助。那些曾经纷纷扬扬的往事,如纷纷扬扬的落叶,覆盖了我这么多年尘嚣的日子。在人生的过程中,有些于不知不觉中已经风化或被雨水冲涮掉,似乎这些与自己无关,却委实在我的记忆里若隐若现,只是无关生活的痛痒,或是轻度的,或者是伤痕愈合,忘记了痛。虽然这种存在,无需去证明它存在的意义。

时间总是从不间断地堆积我的日子,常常不知不觉地淌过了记忆的溪水,那打湿身心的日子,那些有痛感的日子,就留了下来,守护在我的身边。仍然有许多美好的东西,鼓励我、感化我、指引我,这也是我能在经历许多逆境之后,能够好好活下来的最大理由。

为美好而活着,这几乎是所有人活着的理由。而对美好的理解,各自有各自的回答。我不去纠结别人是如何理解人生的,人生本身就是一门深奥的学科,像我这等愚笨之人,没有学会怎么走近路的方法,更不会左右逢源。我常以最原始简单的方法:摸着石头过河。可为什么经历得越多,我越感到疑惑?甚至常常莫名地失落,取酒还独倾。往往这时候,我采取忆念一些美好事物,让自己莫名的感动。

年少时,不识愁滋味。我所有的意念,都在美好地飞翔。

夕阳下的蝴蝶,还有蜻蜓,一度成为我最美好的人生意象。我不知道自己曾捕倦了多少个黄昏。还有多少个黑夜,一盏豆大的油灯,可以照亮我全部的梦想。那时候,在梅雨季节的屋檐下,折叠一只纸船,放在雨水里漂泊,无疑是一种快乐。阳光下,玩泥巴弹子,打泥炮,掏鸟巢,也是快乐的。

当我开始忧伤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留住童年与少年的美好,反而被时光绑架,仿佛一夜之间,从青年拽到了中年,向老年逐赶,向那看得见的坟头歌唱宿命的仁慈。许多人在我的前面走,走着走着就走没了。我还在路上走,我的后面也跟着许多人,都像去赶一个集会,好像这是对每一个人最高的奖赏。这条黑暗无边的大道,善良的人,本身就是火把,可以带着微笑无拒无束,前去接受奖励。从此,世间的喧嚣没有了,人世间的责任可以卸下了,好好地贪个安稳觉。我想:为恶之人走在这条路上,心是虚的,也是黑的,看不见黑暗中的光亮,像过夜晚的独木桥,所以他害怕下面的深渊,不知到底埋藏了多少厉鬼,与他清算还不清的罪孽,他是恐惧心里的劫数。

佛说因果,究其本质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我相信佛理,相信爱的永恒。

人的血肉之躯,并非房屋的墙体。一个是有知觉的,是受情感支配的活物;

一个是无知觉的,是由砖石等物砌架的。

我活到现在还是已知半解,爱到现在还是疼痛的。我甚至怀疑爱本身就是一种疼痛感。我开始不间断地反思,也无法透彻地感悟人生的真谛,对人生的终极目标,也只是肤浅的认识。越来越感到自己愚昧无知,许多的困惑不能大彻大悟。有时感到自己变得有些麻木,对许多事物失去了知觉。有的时候,为保全自己的人格尊严和道德底线,我本应该与俗世抗争,与束缚我自由的绳索抗争,在碰得头破血流之后,我丧失了勇气,怒而不争,甚至奉行吃亏是福,最终选择了消极避世的态度。有时遇到一件不该遗忘的事情,墙体一样显得麻木、没有痛感了,或者其它别的感觉。

但人毕竟有别于其它动物或其它物体,无论时间过了多久,记忆如同筛子过滤生活的杂质,保留下来的不一定就是我们生活的全部需要,梭罗曾说:生活的必需品其实是很少的。所以《瓦尔登湖》是我书籍中最爱。人的价值取向往往受欲望唆使而改变,时常审视走过来的路是有必要的,至少能及时校正行走的方向。我有时发现智者放弃的,正是我们疯狂追逐的。而我们记忆剔除的,又正是我们失去的最宝贵的东西,这并非物质上的,而是比黄金更为珍贵的精神层面的东西。所以,在时间的大海里,人的记忆又是一名水手,适时拨开时光的尘埃覆盖的沉船,打捞一些曾被遗弃的,那些有价值的往事,成为我重新认识自我的开始。而往事有时也会自己突然冒出来,多么像生长在海底的水藻,有朝一日浮出水面来。我们通常把这种失而复得,叫做灵光一现,有着一种感激的成份包含在里面。

这也是我对生活的一种态度。

而今天,它突然从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把我封存了这么多年的一些往事记忆,像拔地里的萝卜一样,带出了根须带出了泥。这伤疤一样的记忆,有时更像一尾河水里的鱼,清晰地追逐着,游向每一个具体事物,像放电影还原出一个个生活场景来。我像手握梳子的人,把打捞上来的人生往事,梳理了一遍,又一遍。既辛酸,又温暖。

南宁治癫痫哪家好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是哪家得了癫痫病该如何进行治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