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桃花朵朵开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我吸了一口气,说:“那你还盯着我衣服看,色狼!”   封宇看了看我,双手环胸,一副小人的表情,说:“桃花,你想多了,我是说……你衣服后面那坨黑乎乎的东西。”   “不准叫我桃花!”我气愤地看着他,完全忽略了他后面的那句话。   “小花”   “……”   我怎么会遇上这样一个泼皮无赖,有时候我真的在怀疑,上天在安排人生的时候是不是在打瞌睡,然后一个不小心就把封宇写到我生活里。   死封宇,如果有一天你落在我手上,我一定会用世上最恶毒的语言去讽刺你,嘲笑你。   不知道今天化学老师今天吃了什么,写字的力气怎么那么大啊,我一边使劲地擦着黑板一边幽怨:“老师,你就不能照顾一下弱势群体吗!写那么用力也就算了,你还写得那么高!”   我像只大白兔一样在讲台上蹦蹦跳跳,我想可能是我的动作太滑稽了,没擦几下台下就传来笑声,我捂着快要流泪的心口,心里喃喃:化学老师,我以后再也不去问你问题了!   等等,这不是封宇的字迹吗?我想起来了,我第一节课好像在打瞌睡。   我转身,怒目圆睁地看着封宇,脑海里全都是和他同归于尽的画面。   封宇举着一瓶绿茶慢悠悠地喝了起来,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然后一脸“我很帅吗?你干嘛盯着我看!”的欠揍表情。   封宇,我要和你拼了!!!   就在我下来的时候,背后有人叫住我。   “胡桃花,你背后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欧阳景云看了看我,微笑地说。   我心里咯噔一下,迅速抢了姐妹A的镜子,看了看,瞬间石化。   天呐,这不是我早上喝的黑米粥吗!怎么和我可爱的衣服抱在一起?   我飙泪,捂着脸。   “你还看,不准看!”我指着快要大笑的欧阳景云说,同时玻璃心碎了一地。为什么我要从欧阳景云这边下来,他可是我大神啊!这下我在大神心目中的形象全毁了,他肯定会以为我胡桃花是个生活脏乱的人。   回去我得翻翻日历,看看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此时,封宇看向我,摇了摇头,表情似乎在说: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我以为他会放过这次奚落我的机会,没想到他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来了一句,“桃花呀,你该不会是故意留着它当夜宵吧?”   “我、我、我才不是了,这这这是别人蹭到我衣服上的,不是我我我的!”我果然是个不擅长说谎的人,一骗人嘴就不利索。   “像你这样的吃货,那可说不定哦,上次……”   “闭嘴!”我跑到封宇面前,急忙将他摁下,小声地对他说,“你再说我就将你的丑事公诸于众!”   他怔了怔,茫然地看着我。我得意地笑了笑:封宇你奶奶的,你也有今天,看谁比谁狠!   他笑了笑,表情阴恻恻的。   “上次是谁逃课去吃我的小龙虾的,还点了五斤。哎哎,现在连旧情都不念了,还要恐吓我这位乐善好施的大善人。”   封宇一说完,坐在旁边的欧阳景云目光瞬间亮了,他惊讶地望着我,款款地说:“胡桃花,看不出来你的胃口这么大呀。”   此处飞过一大串菜刀和炸弹,数量:N的N次方。   封宇,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自从这件事之后,我和封宇有了不共戴天之仇。   几天后,我问姐妹B,如何让一个男人在另一个人面前没有自信,抬不起头?   姐妹B狐疑地看着我,似乎觉得我今天很不对劲,于是问,“你受谁的打击了?”   我一脸忧愁和焦急地望着她,一把拉住她的手,说:“你就先别管是谁了,赶紧帮我出个主意。”   姐妹B的想法一向最多,姐妹D和姐妹F的终身大事都是她给解决的,我不期望姐妹B能给我解决终身大事,我只希望她能赶紧帮我解决封宇这个大祸害。   “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和他比成绩。”姐妹B深思熟虑后开口。   “对,和他比成绩!”姐妹A突然凑上来冲我说,表情饥渴地像发情的母猪,真受不了她这样,一听到有什么八卦,她的饥渴症就犯了。   “呃……”   我在心里简单地衡量了一下,封宇这个家伙虽然可恶,可是他的成绩却和大神不相上下,我一个从来没有进过前十的学灰和他比成绩不是自讨苦吃吗!   “这……这个不、不、不行!换一个。”我心虚地说。   姐妹B做出思考的表情,抿了抿唇,对我说,“找出他的缺点,然后在这一方面超过他,让他无地自容!”   我在脑海里臆想着封宇被我踩在脚底下求饶的画面,心底那叫一个得劲!终于,我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姐妹A饥渴症又来了,用看食物的眼神一样看我,说:“桃花啊,你又想祸害谁家美少男呢!”   我甩了她一眼:“你才祸害呢,我这是为民除害!”   经过大量的调查和跟踪,发现封宇除了台球不玩其他的玩得那叫一个溜啊,溜冰,唱歌,跳街舞……如果他不是那么令我讨厌,说不定我现在都对他产生好感了,哎哎,我怎么能这么不矜持呢!   于是在这个无数人在网吧过夜的日子里—月考过后,我决定去练台球!   为了练球我还牺牲了我半个月的零食,拉上了姐妹A陪我练球,不要问我为什么选她,实在是……哎,一言难尽啊!   在林荫道上,封宇不期而遇地出现在我面前,他眯着眼,认真地看了看我,笑了笑。   “咦,桃花,你的发型怎么变成披发的了,昨天不是马尾吗?”封宇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后面犯花痴的姐妹A,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笑得更加阴险了,“哦,我知道了,桃花,你这是要相亲去呀!”   “相亲你个王八土龟子!你才相亲呢!”我一脸羞怒地口不择言。   论口舌,我永远都不是他的对手,于是,我赶紧拽着两眼生花的姐妹A跑了。   在姐妹A的教导和我一个月的勤学苦练下,我终于收获满满。经过再三抉择,我决定这个礼拜天找封宇挑战,最好是叫一堆人,或者到时我让他几个球,让他的伤害成倍。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白云柔软得不像样,太阳微微地对着每一个人笑。我拉着姐妹A走到男生寝室楼下,由于心情激动,我直接冲进了封宇的宿舍,正当我好奇男生宿舍这么安静时,一个几乎赤裸的男同学从某个寝室走了出来,看见我之后,表情瞬间亮了。   “啊啊啊,流氓!”男同学捂住脸,声音嗲的不像话,可能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双手捂住了胸。   “咦,一个大老爷们……”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迅速走掉了。   打开封宇宿舍门时,一切都还是静悄悄,我找到封宇的床位,一把将他拉起,说,“喂,快起来!”   封宇睁开惺忪的眼睛,揉了揉,看到是我,将被子又重新盖了回去,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说,“桃花,你、你、你想干什么?”   封宇一说完,其他七个舍友从梦中惊醒,意识地紧了紧身边的被子。   “我要和你干一件事情,你快起来!”我有些猥琐地笑了笑,咬着唇。   “啊,这样不太好吧,我还是……”封宇突然笑了,有些淫荡地看着我。   “没有什么好不好的,赶紧的,现在就做!”我一边拉着封宇的胳膊一边说。   “啊,这么着急?这么多人在这里呢,要不我们去别的地方做?”   “当然要去别的地方做,这里又没有台球桌!”   “你要和我打台球?”封宇有些失望地看着我,语调降了一半。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快起来你!”   突然扑哧一声,整个寝室都笑了起来,我疑惑地看着他们,一阵迷茫。   台球室里,我举起杆子豪气冲天地对封宇说:“我让你三个球,怎么样?够意思吧?”   一位路人甲正喝着水,听到我说完,水立马喷了出来。   封宇双手环胸,很有兴趣地看着我,说:“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我输了随便你怎样!”我一时兴奋,脑抽地回他。   “既然是有意照顾我,第一杆能不能我来开?”封宇摸了摸杆子,冲我不怀好意地笑。   “没问题。”   球一开,花色还没有分,我就看见我最喜欢的黑色8号球正悠然地躺在洞口旁边,我迅速地拿着杆子瞄准八号球,咚地一声,进了进了!   “我进了,耶耶耶!”我和姐妹A兴奋地击了个掌。   封宇眉头皱得深深地,很疑惑地看着我,旁边的路人甲一脸黑线,为什么我感觉他们总在笑,连封宇也在笑,是笑抽的那种。   “赶紧打完这一局吧,以免丢人。”封宇走到我身边,揉了揉我的脑袋。   我又接着打了一个,这个球怎么回事吗!我明明对准了洞口的,怎么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封宇拿起杆子,姿势娴熟优雅,如蜻蜓点水一般,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细碎的刘海半遮住他狭长而深邃的眼睛,他抿了抿唇,嘴角弯出一丝弧度……我望着望着出了神,心底弥漫了一股不知名的东西,很甜,很舒服。   “哇塞!一杆全收!!!”   原本游弋在美好幻想中的我被欢呼声拉了出来,姐妹A晃了晃我,说,“桃花,你这次丢人丢大了,我们赶紧跑吧。”   什么鬼!我望着桌台上的球,才发现花色球全都不见了,我木然地看着封宇,惊诧地说不出话来。他不是没打过台球吗!怎么可能一杆全收!   路人乙突然开口,和对这一切不可置信的我说:“我们宇哥当年可是获得过台球冠军的,只是和别人约定了,一年之内不准碰台球。”   我囧大了,瞬间想钻土。我低头,眼睛盯着脚尖,一言不发。   封宇走了过来,说:“你输了,怎么办?”   他抬起我的下巴,眼神沉沉地看着我,他的嘴唇微微蠕动着,淡红的唇瓣张开又合上,几秒之后,他在我的唇上轻轻一吻。   我面红耳赤,眼里却流窜着美好的光影。为什么我不想推开了呢,这种感觉真好。他的唇软软的,带着微凉的湿意,触碰在我的唇上,如蜻蜓点水,我心里似乎被灌进了什么东西,酥酥麻麻的。   我呆若木鸡地看着封宇,直到他离开,离开之前,他望了我一眼,嘴角一笑。   封宇走后,我竟然无耻地舔了舔唇,咦?他的味道好像不错。   这个时候,姐妹A走了过来,鄙夷地看了看我,发出“咦”的声音,然后又发出“啧啧啧”的无语声。   于是,为了掩饰这件事情,我又花了半个月的零食去堵姐妹A的嘴。   不对啊,我今天是来打击封宇的,怎么反被他打击了?这个世界怎么可以这样!   尽管没有打击到封宇,但是我心里还是很开心,不知道因为什么,总之,心里飘着一股隐隐的快感。   自从台球事情之后,我就一直躲着封宇,我怕惹他不高兴了,他就会把那天的事情说出来,然后再一次嘲笑我。但是只要是上课,我总会时不时地偷看他几眼。   月考成绩发下来之后,我第一个跑到欧阳景云面前,一把扯过他的卷子,差点晕了。   他奶奶的,人和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这次数学大神又是一百五十分!   突然,一只大手掠过,试卷被抢了,我转身,看见封宇笑眯眯地看着试卷,然后又不怀好意地看着我,说,“桃花,你也考了一百五十?厉害呀!”说完他朝我竖起大拇指。   他这样一说,周围好多人的目光围了上来。   厉害你个鬼,我撑死也就一百二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实力?还说得那么大声,你个贱人!   我囧了囧,说,“没有,这是大神的。”   封宇将试卷递给我,摸了摸我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桃花啊,你也要努力,以后自己考到了就用框裱起来,挂在床头天天看,省得你总是看别人的一百五十,多馋呀!”   我喷血,合着你家喜欢看的东西就非得裱起来吗!你天天照镜子怎么不把自己裱到框里去,最好是黑白的!   这段时间里封宇似乎很乐意和我开玩笑,上课的时候也会给我扔纸条,就连下课也经常拽着我去买东西,而我,似乎也很乐意。   在大街上,我拉着姐妹B到处逛街,姐妹B挑东西的眼光不错,因此我特意拉她来当我的助手。在我抉择买哪种鱼饲料时,封宇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他顺手拿起一包鱼饲料,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说,“桃花,你在买零食吃呀?”   “嗯嗯”我瞥了他一眼。   这货不会是变态吧,一直跟着我,怎么在哪儿都能和他不期而遇?   因为姐妹B的在场,我不能给封宇太多的微笑,否则,姐妹B她们会骂我一顿,好你个桃花,明面上恨人家恨得死去活来,暗地里竟然对人家眉目传情!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卑鄙的小人,在姐妹面前没少咒过封宇。   黄冈的羊癫疯医院那家便宜甘肃哪家医院治疗小孩癫痫好怎样治疗癫痫病最有效呢黑龙江哪个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