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笔尖○五月】我的父亲母亲(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人生感悟

五月的鲜花遍地开放,七月的鲜花更加美丽。在这期间,母亲节父亲节匆匆离去,我思念他们的心一直没有平静下来。他们那纯朴善良的脸膛时刻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在很长的日子里我的这篇思念父母亲的文章一直写写停停,写到现在才终于落笔。

对父母亲的思念在我心中一直难以释怀,促使我把这篇我的心声写完做个交代,用以作为良心的安慰,告慰我的父母在天之灵!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父母亲,父亲是一家的精神支柱,是家庭中最为主要的成员。母亲又是家庭中不可缺少的成员,他们都是家庭中的一份子,含辛茹苦的支撑着自己的家庭,费尽心机为儿女无私的奉献着。

我的父母亲和别的父母亲没什么不同,他们对我呵护有加,把我看成是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员。可你们有所不知,他们是我的养父养母。

因为父母的离异,他们各寻新欢去找适合他们的伴侣,我这个被他们抛弃的孩子,成了没爹没娘在风雨中随风漂泊,即将坠落的一片树叶,成为被抛弃的弃婴。

疾病随之而来,我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着是我那赛过亲生的养父母他们伸出援手,让我这个无依无靠的女孩有了依靠,有了一个温暖的家,有了一对把我当掌上明珠一样慈祥亲爱的爸妈!

我的故事就从三年困难时期说起吧,那个年月对我们这一家人来说是残酷的,五八年至六零年三年困难时期,我们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高成份是压在父母头上的大山,压的父母亲抬不起头,喘不过气来。

我那时懵懵懂懂跟着父母生活在痛苦的日子里,光是看着同龄孩子吃好的我吵着向爸爸妈妈要。看着同龄孩子穿新衣服,我穿着补丁摞补丁的破衣服,其中爸爸妈妈的苦我还有所不知……

父亲饿着肚子干活他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他的朋友想外出谋生,偷偷地约他一同前往。父亲割舍不下家里,回家问妈妈该如何?

我懵懂的记得那天父母亲要分别的场景,父亲对母亲说道:“我的一位朋友约我外出做事,我走了你们会怎样?不走看着就要饿死了。这些我不敢往下想,可我又放心不下,回来问问你该不该走呢?”

母亲听了父亲的话,沉思片刻说道:“既然有人约你,你就走吧!你在家里也管不了多少,还不是一起挨饿,一起遭罪。”

父亲听了母亲的话以后,泪流满面说道:“都怪我没能力,让你陪我受累。现在这种情况,不走就只能等死。要走孩子们又丢给你我于心不忍。要去什么地方还不知道,可这种情况不得不走。假如能有个着落的话,就把你们也带离这个生死之地。”

母亲看到父亲饥饿难耐,行走都在摇晃,眼窝深陷即将崩溃的样子。哭着对父亲说:“你去逃命吧,家里有我支撑,不走的话你会死掉的。”

我听了他们的对话,抱着父亲哭着喊着:“爸爸我不要你走,爸爸我不离开你!”一家人好似生离死别,抱在一起痛哭不止。

父亲前妻的三个儿子,一个在上初中,一个去大跃进大炼钢铁去了,一个还在上高小。他们都在各自的食堂里面吃饭,那个时候除了星期日节假日,平时都在学校,不经常回家。

母亲用坚定的口吻安慰父亲:“你走吧!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有我一口饭吃我就不会让他们挨饿。你在家里也无能为力,不能在家等死。万一找到个求生的地方,我们就会有希望……”

我清楚地记得,母亲从父亲怀中一把将我拽了过去,哭泣着说道:“不要放不下,你快走吧,家里孩子一切你别担心,有我在就有他们在。”说完母亲把父亲推出门外,抱着我坐在炕上好一顿哭,看到离开的爸爸我哭得更伤心,我们母女俩哭成个泪人。

父亲走了,我们的日子并没有改变,接下来是灾难不断。村里知道父亲离开家中,便用克扣家里的粮食作为惩罚,妈妈勒紧裤腰带支撑着。

每次哥哥们回家。妈妈就会把家里仅有的玉米面掺了野菜蒸成窝头让哥哥们吃,走的时候还会把剩下的让他们带走作为干粮。妈妈竭尽所能照顾着父亲前妻的三个儿子,宁愿她自己挨饿,也不愿让人们说后母虐待孩子的口舌。

可是,一天两天好说,日子久了没有粮食下锅妈妈很难维持,他把粮食留给我和哥哥们,她每天吃着谷糠炒面拌野菜。咬牙坚持着,还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改造,休息的时候还会被工作人员点名批评:“地富老婆,尽干坏事,不生孩子还要抱养孩子,抵抗人民公社抵抗大跃进,必须得深批深挖她的坏思想,让她这种人没有翻身的机会。”

那时的我看到母亲回家眼睛红红的,嘴唇干裂有一道道裂缝,从裂缝中往外流血。我拿小手绢帮母亲擦血,母亲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流了下来,她哭着说:“乖女儿,妈妈因为放心不下你,再苦也要坚持下去。妈妈有个好歹,我的女儿就没人照看了。”

母亲每天起早贪黑,把我留给一个远房大妈看管。每次回家腰都直不起来,可看到我还是很高兴的样子和我说着话。这个时候我就会在妈妈的怀中坐下,抚摸着她那张干瘦的脸颊。

到后来生产队给我们断了粮食,说父亲不回家就别想领到一粒粮食,尽管外爷在暗地里帮忙接济,可杯水车薪,我们一家很难再维持下去。母亲只好写了一封求救信,多方打听交给在一起做事回家的朋友,让父亲见信后即刻返回。信中告诉父亲再不回家生产队不给粮食吃,一家人就会被饿死性命难保了。

父亲接到妈妈的信以后,顾不得那刚刚稳定下来在机床厂做镟工的高技术活,心急火燎的赶回家中,再开始忍受那地富抬不起头来的日子……

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父亲对我的感情胜过家中所有人,我做错事母亲唠叨几句,父亲就会站出来护着我,他的口头禅就是:“我们女儿很乖,她已经很听话了。这个年月,她外面受气,不能在家中让她有半点委屈。”

每次母亲听到他这样说,都会淡淡的一笑,说句:“好吧!你是亲爸,我是后妈,你的女儿我不管了,让你宠着她吧!”

这个时候的我会甜甜的坐在父亲怀里,享受着父亲对我的关爱呵护。父亲总是抚摸着我的头,笑眯眯地说:“咱们父女是同盟,你妈妈单挑,她不是咱们的对手。”

母亲看到我们父女俩又开始孤立她,摇着头去做她的事情去了,我心里的满足感就甭提了……

我渐渐地懂得理解父母的辛劳,变得很乖很听父母亲的话。我们一家三口高高兴兴的时候不多,伤心掉泪的时候最多,因为父亲是全村唯一的高成份上中农,而且父亲是村里唯一的手艺人,他既会木工,又会泥瓦匠。村子里一百多口人都看的眼馋。村干部一直给父亲戴着四类分子的帽子,怕父亲翻身出人头地父亲做木工挣的钱到不了他的手中,还没等做完活就会被村干部派去要账的从雇主家拿走。

我曾记得父亲挑着木工工具回家,乐呵呵的拿出个纸包。我迫不及待的打开。看到里面是五个白白胖胖的包子,我顿时一蹦一跳的高兴的不得了,立刻拿一个吃了起来,父亲心疼的对我说:“乖乖女今天吃的饱饱的,好好地解解馋吧!”说着给我倒了碗热水,扒拉着我的小辫说道:“可怜的孩子,让你跟着爸妈受累了。”那个时候我还有些不大理解爸爸说的话。

晚上,吃罢饭父亲哄着我上炕睡觉,母亲在刷碗。母亲问父亲在外面干活的状况,两个人交谈起雇主的为人,父亲说道:“我去盖房的这家是个村支书,他们家经济条件不错,饭食也蛮好,他们一家很同情我的遭遇,今天特意做了肉包子为我践行,我给咱女儿攒了两个不好意思再吃。他们看到了再三相让,回家的时候女主人还又给我拿了三个让给女儿带回家。男雇主还悄悄的塞给了我五元钱让给女儿买件新衣服,我当时眼泪都流了出来,这个年代很少有这样看得起咱们的人!”

我睁大眼睛看着父亲,看到爸爸眼眶里满是泪水。已经睡下的我一咕噜爬起来下地拿了毛巾给爸爸擦去了满眶的泪水,抱着父亲哭着说道:“爸爸我以后听话,我不喜欢吃肉包子,只要爸爸妈妈陪着我就行。”

我天真幼小的心灵里听了父亲的一席话以后,再不说家里的饭菜不好吃,再不做让父母生气的事,每天尽力想着办法让父母开心……

文化大革命带给我们的灾难更是难以言表,当时刚满十岁要升四年级的我,看到父亲遭难,运动轰轰烈烈,一颗心紧绷着,生怕出点大事,生怕父亲受不了挨打离开我们。

学校宣布停课开始参加红卫兵活动,父亲开始了挨批斗被人侮辱挨打的折磨。我整天被叫去参加示威游行,每天回家看到的是父亲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一家人经常是以泪洗面,在乌云密布中煎熬着,在暗无天日中期盼运动早点过去。

苦苦等待了一年,学校复课了,我又回到了心爱的学校。可四年级已不在母校,得步行十多里去县城念书。有的孩子经不住步行十多里的艰辛,退学离开学校。我不管这些,不怕步行十多里的艰辛,继续我喜欢的学习生涯,不管怎样也要把书念下去……

可命运不容我留在学校。那个时候贫下中农子女选拔才能走入高一届的学校,我只能忘而止步。

再一个最让我痛心的就是,每次父亲在台上挨批斗,我得在台下呼口号,呼的不响亮就证明我不喜欢文化大革命,会被学校处罚挨批的。我在万般无奈之下,痛哭一场离开我心爱的学校。

退学以后的我,本以为能在家帮父母做点饭,为备受折磨的父亲洗洗衣服,让父母回到家能有个轻松的环境。可当时的年月哪能让我在家轻松。

晚上父亲在批斗会上被造反派指着鼻子骂道:“你家千金藏在家中,学大寨深翻土地你不让参加,你要养地主富农的娇小姐吗?”说完左右开弓,给爸爸一顿耳光的狠打。接着说道:“明天你必须把你的狗崽子交出来,要不然休怪我没提醒你,采取行动别后悔!”

父亲回家老泪纵横,浮肿的脸还有点血迹,他颤巍巍的把过程说了。母亲傻眼了,说道:“孩子才十一岁,小时没吃奶体质很差,她哪能去劳动呢?”

我听后觉得不能让父母亲为了我受辱,我得有担当,要面对现实。想到这里,我平静的对父母说:“爸爸,妈妈你们别为女儿操心,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从那以后就开始了艰难的劳动改造,每天一出勤三送饭,晚上还要加班干。休息下来还要开会定制度,当时的制度是:“活着干,死了算,深翻土地,平整梯田学大寨,不管严寒酷暑都要坚持,轻伤不下火线。”

我被一个造反派头目掌控着,每天累得腰酸又背疼,胳膊上的青筋都暴起,咬牙忍着不说累,生怕父母为我担心,可在背地里偷偷流眼泪。

我一天下来疲惫不堪的身影哪能逃得过父母的眼睛,父母急在心上挖空心思想办法。他们用尽心机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帮我苦苦打听我生母的下落,让我离开伤心的地方去投奔生母,寻求一个保护伞。

经多方打听找到了生母,父母让我和生母有了来往,让生母找了个对象远离家门,离开是非之地,寻求自己的幸福生活。可事与愿违没能找到好的归宿。

父母亲整天提着的心没放下过,他们省吃俭用节约下路费来看我,看到我过得不是很好他们很担忧,尽量把家里的土特产和家里卖粮食的钱给我救急用。不管有多难,父亲每年都要千里迢迢来看我一次,看到我生活艰难,他长吁短叹,心中很是难受。每次回家的时候总是老泪纵横,难舍难分的擦着眼泪离去。

就在我生活即将有了转机的时候,传来了不幸的消息父亲病危!当时交通闭塞,有急事只有拍电报传递信息。

可是,电报也不能准时,母亲托人连着给我拍了两封电报,不知在哪里压下了,两封电报一天收到。等我把家里安排好回去以后,父亲已经永远的离开我了。最后一面都难以再相见,他已经装棺入殓阴阳相隔,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父亲的音容笑貌再也看不到,我悲痛欲绝,哭得死去活来,但人已离去,再哭也不会死而复生和我来相见……

母亲哭着对我说,你爸爸是累死的,大伏天给他前妻的大儿子盖房,他儿子厂子里忙,不能歇的久了,只得急着赶进度。中午在烈日下暴晒不能休息,他年岁已高经不起折腾,房子盖好了,他也病倒了。

母亲看到父亲病的严重,只得去找他前妻的儿子们。父亲前妻的三个儿子,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为了不受牵连,他们竟然和父亲划清界限永不登门。在父亲遭批斗的时候,还动手打父亲,显现他们已不再留恋父子情……

运动过去了,政策松了,他们才又找到父亲相认。可怜天下父母心,父亲不计较他们对自己的不忠,反而想方设法帮他们做事。一旦他们张嘴需要父亲,父亲再累再苦也要去帮他们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因为劳累过度,父亲病倒再也起不来了。

母亲找到父亲前妻的大儿子,说明父亲病重的状况。大儿子看到父亲确实病的不轻,叫了其他两位弟弟,一起把父亲送往医院。住进医院以后,医生会诊的结果是父亲已经是到了生命结束的那一刻,他的病已经无法治愈。

母亲着急上火,急着找人给我拍了电报。可那个交通闭塞的年代,拍电报也得几天功夫才能收到。父亲的离开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我几乎要崩溃了。

看到我伤心欲绝。母亲哭着把父亲临死的经过告诉了我,父亲病重住进医院之后,他也感到自己的身体很难支撑下去,督促母亲马上给我拍电报。一份电报刚拍出,他等不及就让再拍一份,母亲看到他焦急的样子,隔了一天就又拍了第二封,可当时的交通不便,两封电报一天之内到的……

选择哪种药物治疗失神癫痫郑州有治疗羊癫疯的专业医院吗治疗癫痫病癫痫病发作如何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