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春秋】老爸 我想您(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人生感悟

“咚咚——咣咣”、“噼噼——啪啪”,窗外,除夕的鞭炮响个不停。人们其乐融融的沉浸在辞旧迎新的喜悦中。

望着飞雪的夜空,耳听着此起彼伏的响声,我的心却好痛好痛。每一声响,都像一把尖刀,扎在我的心上。因为,我可亲可敬的爸爸,就在几天前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就在离他82岁生日还有十天的时候,与世长辞了。每逢佳节倍思亲,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怎能不叫人肝肠欲断,热泪满襟。

离家外出打工十几年了,从没在家过一个新年。本来计划今年回家过个团圆年,谁知,悲欢离合,人再难圆。

白天,我装作很精神,没话找话的陪伴在八十多岁的老妈身边。一会儿聊天,一会儿甩几把扑克,一会儿看电视,一会儿包饺子,一会儿倒点儿水,一会儿拿水果。手里忙活着,嘴不停地说着,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向门口瞟着,因为,我总觉着老爸还在,是外出锻炼去了,不知啥时就会开门进来。

夜晚,我们躺在床上,妈想老伴儿我想老爸,彼此心照不宣,相互安慰,长夜难眠。

今年回家过年就我和爱人加上老妈三口人,平时说话都尽量避开伤心话题。但是,说啊说的就提到老爸了。

平时家里的一切事情都是爸爸去做,妈妈很少操心。每月开工资,爸爸就把一个月的米面油都买回来。做饭买菜,就连给妈妈开资都是爸爸的事。我们在外打工,爸爸在家不但负责给我们领工资,还要负责给我们寄出。小时候,家里过年放鞭炮,爸爸都给我分一份儿。我四五岁的时候,就敢用手拿着“小鞭儿”放,即使结婚了,爸爸也要给我留出来。

举目望去,家里到处都是爸爸的身影,老爸分明就在我们身边。

打开衣柜,一件件,一摞摞,折叠的整整齐齐的衣物,那是爸爸曾经穿过的衣裤。

拉开冰箱,一把把碧绿的蕨菜,嫩黄的老山芹、鸭子嘴,那是爸爸亲自上山採来,又亲手洗净焯好,按盘量分好准备冬天吃。

沙发旁的茶几上,玻璃板下面压着一张纸,那是爸爸亲手调台,并亲笔写下的百十多个电视频道。爸爸的字写得很帅,很多人都学他的字。逢年过节,爸爸都要给邻居们写许多春联。

走进厨房,碗柜上的瓶瓶罐罐,有两个写着“酱”、“醋”的白瓷小壶,那是爸爸在街里买来的。因为壶底小,肚子大,站不稳,妈妈曾和爸爸叨叨好几天。

灶台面电饭锅、电炒勺,电线乱糟糟的不安全。灶台上的小钩,那是爸爸亲手做的。把线捋顺挂在小钩上,既好看又安全。

卧室小桌上有个鱼缸,两尾金色的小鱼,悠哉游哉的甩着尾巴,那是爸爸在市场买的。每天早晨喂食,每周换三次水,爸爸的鱼缸总是铮明瓦亮。

窗台上摆满了盆花,爸爸忒喜欢花,很会养花。“仙客来”、“三角梅”、“苏联牡丹”、“芙蓉”、“黑月季”、“橡皮树”、“君子兰”,各色的“大丽花”、“鸿运当头”、“富贵竹”等等。我家房前屋后都是花,不论是啥花,到爸爸手里都竞相怒放,五彩缤纷,绚丽多彩。爸爸对她们很精心。

就在爸爸去世的那天早上,正在盛开的、修剪的象花篮儿一样的“三角梅”、“苏联牡丹”,粉红色的花儿,一朵、两朵、“啪啪”,掉了一地,一会儿工夫就全落了。“仙客来”、“芙蓉”,花枝儿倒了,叶子耷拉了。所有的盆花都蔫了。那分明是花儿们,用她们的特殊方式,在悼念爸爸,她们也想爸爸,她们对爸爸的感情太深了!

门前道旁,爸爸和邻居王叔共同栽下的“面果”树,垂首默立。这棵树长大了,冬天,迎风斗雪傲然挺立,夏日,枝繁叶茂遮挡阴凉。树还在,然而,栽树之人却都飘然离去。灵棚就搭在面果树下,面果树也在思念着爸爸,他要再送爸爸最后一程。

仓房里,一辆老式的“大国防”加重型自行车,静静的站在一旁,那是爸爸的坐骑。每年夏天和秋天,爸爸都骑着他心爱的自行车,到离家三十多里的山上溜达,採野菜,摘蘑菇,割黄芪。回来分给邻居们,和大家共享原生态的快乐。

房前屋后,到处都留下爸爸的足迹。爸爸的歌声,还在萦绕;爸爸讲的故事,刻骨铭心;爸爸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言谈举止,受益匪浅。一桩桩一件件,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出现在我们眼前,爸爸就在我们心里。难怪我们一张嘴就谈到爸爸,难怪我们都偷偷的盯着门口,难怪我们都感觉爸爸还在,突然一个惊喜,爸爸就会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爸爸身体一向很好,每天早晨坚持锻炼。虎步生风,年轻人都跟不上。难怪听说爸爸走了,很多人都很惊讶,有人甚至说,几天前还看见爸爸晨练了呢。

这次爸爸刚住院,就给我打电话,说自己要死了,回来晚就见不着了。我还不相信,还鼓励爸爸要挺住。

爸爸二次住院到去世,只有短短的六天时间,爸爸走得很安详。弥留之际,我趴在气若游丝的爸爸耳旁,轻抚着爸爸的额头,用心灵和爸爸说着话。我深深的感到人生之旅如此短暂,生命太脆弱了。正如小沈阳说的,人一闭眼一睁眼,一天过去了。一闭眼不睁眼,一辈子就完结了。

我想对在外打工的儿女们说:常回家看看吧。不要天天想着为老人尽孝,还没等到尽孝道,老人走了,天天想着回家陪陪孩子,可没等到陪呢,留守儿童已经长大了。

每次往家里打电话,老人们都会说:“我们都好着呢,别惦记。”那是让在外的孩子们安心。其实老人们心里想着我们,在盼我们回家呢。他们老了,就像一台年久失修的机器,各部零件都磨损的不好使了,老化了。他们需要呵护,需要照顾。就像我的爸爸,蹬不动自行车,赖车子太沉了。抡不动大扫把,嫌扫把做的太粗了。

打工的人们,为了生活四处奔波。没有伯乐的赏识,再锋利的宝剑也是锈铁一块。没有家,没有亲情来牵挂你,再快的骏马也是漫无目的的游荡。

在外的儿女们啊,常回家看看吧。去陪陪父母,挣再多的钱,也买不回天伦之乐。不要让年迈的妈妈再流泪,不要让白发人倚门盼儿归。

老爸,我想您!您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愿您一路走好!

癫痫病哪里治疗好郑州癫痫病治疗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