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家园】秦力树木二则(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秦风秦韵

【黄陵古柏】

黄帝陵所在的桥山,坐落于古木参天、浓荫蔽日、山光水色的陕西省黄陵县城北不远处。历代相传,这里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轩辕皇帝的陵墓。山以陵闻名,秦汉以来,历代植树不断,因而桥山古柏森森,数量客观,使整个陵区碧嶂列屏,秀如琢玉,层峦涌翠,山涧清幽。林间点缀历代建筑,以轩辕庙、轩辕堤、祭祀广场等最为有名。历代文人骚客都曾在此留下大量诗词、祭文、匾联、碑刻,走进桥山黄陵,人文建筑在古柏的映衬下越发古朴可人,犹如进入了一座巨大的诗文宝库和历史博物馆,着实使人感受到一种沉甸甸的文化深蕴,是人们祭祖、游览、访古、探求民俗的极好去处。

登游桥山,最先走进的是位于黄帝陵东麓的轩辕庙。进入庙内,古柏参天,15棵2000多年树龄的古柏分列两侧,其间一株庒严古老的巨大柏树,就是闻名世界的黄帝手植柏。这柏树足有5000年历史,传说为轩辕皇帝亲手所植。树高近20米,下围11米多,7人合抱有余,所以陕西民谚说"七搂八拃半,疙里疙瘩不上算",此柏实为群柏之首。"人文初祖"大殿西侧,还有一棵"汉武帝挂甲柏",传说汉武帝刘彻征朔方归来,登桥山祭祀黄帝时曾挂甲于此。这株古柏树身斑斑点点,无数小孔纵列成行,像有断钉嵌入,又像古人巧雕,实为群柏之奇。

出庙爬山,一路古柏摩肩接踵,个个树干粗大,树枝虬劲,树叶墨绿。古柏树形更是千奇百怪,用各种动物比喻,实在惟妙惟肖:有的横空出世,斜刺天空,如苍龙腾云;有的二枝缠绕,憨态可掬,就像熊猫母子竹林嬉戏;有的傲立岩石顶端,随风起舞,就像啸震山涧的上山猛虎;有的三五成群,在小溪边欢歌,活象一群吵杂的猕猴;有的苍干枯枝,就像鳄鱼直立,细瞧,枯枝梢头又长出几簇柏叶,就似两只老鹰傲立,鸟瞰着山下游人;有的路边古柏落满了鸟雀,好象歌唱吟诵着一曲《黄陵古柏赋》,听来如坠仙界,实在是群柏之灵所在。

登上桥山之巅,站在"桥山龙驭"石碑旁边,享受着这里海拔900米的习习凉风,举目远眺,桥山被翠柏环绕,远处闲淡,近处浓绿,高处岚雾尽裹,低处沟壑藏云。置身在古柏的海洋之中,绿浪一波一波,发出沙沙的声响,好象叙说着黄帝的发明创造:养蚕、凿井、建房、造船、发明马车、创制文字、作音律、烧陶、冶铜、医药、算术……黄陵古柏实在是有生命的历史教材,是群柏之君子,是群柏之绝唱。它把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写满了桥山的角角落落,华夏儿女怎能不歌唱古柏?怎能不被古柏的气韵折服?怎能不拜伏在古柏脚下,象崇敬黄帝那样恭拜黄陵古柏!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秦汉以来,历代政府将桥山黄陵作为祖庙来祭祀,在千千万万中华儿女的心目中,黄帝是中华文明的奠基者,是"国族之神",而黄陵古柏,以它悠久的历史,独特的气韵,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历史,继承了黄帝的人文精神,二者互为表里,恰恰体现了中华民族强大的精神力量,这是一种偶合?还是人为的附会?不,它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泾川梨摆阵】

甘肃泾川往下,经陕西长武,到泾阳、高陵,数百里泾河川道梨花飘香,年年如是,引无数文人竞折腰,吟咏梨花的诗词歌赋自然汗牛充栋。可是寒冬三九时节,黑树虬枝、傲立风霜的梨阵景象又有几人所闻?

幸运的是连续三个严冬,我耳闻目睹了泾川的梨树摆阵景观。

泾川位于312国道要地,系陇东重地平凉的门户。隆冬午后,初到泾川,盛情的东道主就力邀我们一览市容,我们婉辞了主人的好意。用充满硫磺味的温泉水洗完澡,走出泾川县城,只见一排排、一片片梨树,树冠似脉络,虬枝似鹿角,互结连理,形成铜墙铁壁,撒成一路花格。登上塬面,回眸鸟瞰泾川田野,大道交错,田畴陌畔,到处都有苍健的梨树仪仗队般整齐排列。老树苍枝掩映在雾霭之中,幼树嫩枝点缀在屋舍瓦宇之间,斜阳夕照,茫茫苍苍,更显得沉雄博大。当地人讲,早在大唐贞观初年,泾川就广种梨树。近年来,素有梨树情结的泾川人,田野成片栽的是梨树,道路成行植的是梨树,机关院内是梨树,农舍房前屋后是梨树……泾川成为名副其实的"梨海"了。

陇东之地,多丘陵沟壑,十年九旱,民生多艰,百姓自古有外出经商的习俗。千百年来,外出的游子,无论身在何处,深深依恋的依然是故乡。这种故土上到处生长的梨树,自然成为他们情之所系了。所以无论何时何地,你碰到每一个泾川人,他们无不自豪的向你讲起冬日泾川梨树摆阵的伟岸景观。

我们在梨树间徜徉,只见那梨树根在地面隆起,如游龙在地上蜿蜒。粗壮的老树端直排列,远远望去,似一排排天然的鹿砦,拱卫着偌大的兵营。树冠上饱满的花蕾,一枝枝,一串串整装待发,充满朝气。性急的花朵隐隐然露出些微银丝,煞是好看。树干成深褐色,表皮斑驳,如饱经风霜的老将军,跨着游龙,举着大旗,冲锋陷阵不费吹灰之力。又似寒风中列阵的骏马,步履整齐,嘶鸣同调。

夕阳西下,晚霞撒满梨树的细枝,仿佛给每个枝桠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粉,北风吹过,枝桠哗哗作响,抖落了满地的金粉,传出了凯旋战士爽朗的欢笑。一只只野兔在撒满金粉的梨树间跳跃,一队队山雀在梨树枝头不住疲倦地歌唱,一次又一次地碰落阳光和晚霞,驱走寒冷和萧瑟……我看得发呆,想的发痴,不禁对泾川梨树油然而生敬意。

我们站在塬畔,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看得心花怒放,诗兴骤升;看得胸襟大开,豪迈顿生。真想跑下塬去,登上一辆检阅车,喊着同志们好,听着首长辛苦了的回声,神采奕奕地检阅梨树摆成的百万雄狮,恐怕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也没有这样良好的感觉。

西山顶,夕阳收敛了最后一丝笑容。我听着北风的呼啸,看着挺立的梨阵,无数遍的,和我心仪已久的梨树交流着。不觉仰天发问:这是自然之力,还是人的所为?不就是眼前望不到边的梨阵!哪里有坚不可摧的城池?不就是眼前傲立寒风中的一棵棵梨树!我看着暮色中远远近近的梨树将军,数着大大小小的梨兵方阵,突然有了奇思妙想,不觉脱掉外套,高举上肢,挺立塬畔,自己似乎成了一名梨阵哨兵。

癫痫病武汉十佳医院河北哪家治癫痫病比较好黑龙江治疗癫痫好点的医院哈尔滨医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