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爱情意外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袁小柔是班上的尖子生,学习成绩不错,高考时顺利考上了一所名流大学,枫子因为落榜觉得彼此之间的差距太大,配不上她,于是决定放弃这份爱情。枫子没有勇气对袁小柔当面说出分手,只是选择了逃避,他想用时间来拉开彼此的距离,让时间来沉淀这段配不上的恋爱。   那年七月,酷暑难当。枫子瞒着家人离开了,吴哲靠家里的关系,给他在镇上小学找了份代课教师的工作,而袁小柔也在父母的陪同下迈入了大学的校门……   一段铁打的兄弟情义,在那个暑假之后变得越来越淡;一段羡煞旁人的初恋爱情,也在那个九月开始陌生。   吴哲和袁小柔都接受不了这突然的消失,经过多方寻找都未能得知枫子的消息,一个人失去了兄弟觉得生活索然无味,一个人失去了爱情感觉到生活的黯淡……   枫子是这场游戏的导演,虽然成功上演了这出戏幕,但是他却是最痛苦的。终于,在第二年的九月,枫子再也演不下去,出现在了吴哲的单位门口。   枫子出现的时候,吴哲狠狠的揍了他一顿,每一圈每一巴掌都带着他酝酿了一年的念想,虽然打在枫子身上,却也让他自己心痛得哭了。枫子的嘴角流下了最鲜红的血渍,吴哲的眼角滴落了最滚烫的泪液。最后依然是互相搀扶起对方,跌跌撞撞走到了老地方,坐在烧烤摊前一次一次地碰着瓶子,就差把瓶口都碰裂。   老地方,相同的场景,却是不同的时候,总是少了谁的存在,这个城市就变得特别陌生。   枫子说离开也是不得已,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外面找到了一条活下来的路,却不是人活着的路,每当想起他们两个的时候,他只能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就算买一箱的酒回来喝醉了,可醒过来的时候还是一样的痛。枫子把袖子拉起来给吴哲看,他让吴哲看清楚自己捏自己留下的痕迹,每一次都以为是梦,直到手臂青了紫了痛了才相信梦也不在了。   吴哲告诉枫子,他走了以后袁小柔哭了好久好久,直到去上大学的时候都还在哭,她父母不放心才一起送她去的学校,后来一直没有停止过找他,还叫齐了以前所有的同学都帮忙留意他的消息,吴哲说袁小柔发了誓,就算找到天涯海角也要听到枫子的一个消失的理由。   吴哲掏出手机要给袁小柔打电话,枫子把嘴边的瓶子迅速放下来,一个起身跪在吴哲面前,啤酒瓶放得太急也没放稳,倾倒的瓶口也顺势流了一地的啤酒。   枫子哀求着吴哲不能说出自己回来的事,吴哲不从,枫子已经把头磕到了地面……   吴哲放下手机,向枫子身上狠狠地踹了一脚,嘴里骂着“混蛋”,气愤得咬紧了牙根。   那天是九月二十,吴哲根本不知道枫子的出现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只想两个人再狠狠地打上一架。可是枫子没有还手,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一脸正经地对吴哲说“生日快乐”。   吴哲扶起枫子,靠到沿河的护栏上,吴哲举起右手来对天发誓,说他永远不会对别人提今晚的事,包括见到枫子的事,如果违背誓言愿意出门被车撞死。   枫子伸手去堵吴哲的嘴,却已经迟了一步。吴哲说,如果谁掉下来了,彼此之间便不再是兄弟。那一夜,枫子和吴哲在护栏上坐到了天亮。   天亮的时候,枫子匆匆忙忙要离开,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只是叫吴哲要好好照顾袁小柔,就算是替他来做这最后的事。   吴哲回到单位里,被分管领导叫去谈话,原因是有人举报吴老师当街打人。校领导要吴哲给一个说辞,吴哲没敢说是和枫子闹着玩的,只能承认是自己喝醉了酒闹事。   吴哲因醉酒打人被辞退,在家里呆不住,想起了去看望在城里上大学的袁小柔,也就趁着有时间便赶了过去。   当吴哲出现在袁小柔面前的时候,袁小柔忍不住想起了过去的时光,眼泪不停的流出来,吴哲很想开口告诉她枫子回来过,可他咬紧了牙关还是忍住了不说。   吴哲轻轻的把袁小柔抱在怀里,只是想借她一个肩膀,让她可以稍微休息一下,而袁小柔却把吴哲当成了枫子,紧紧地抱着他,问他这一年里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让她想得这么痛苦也不回来找她……袁小柔止不住眼泪,哭声越来越连续,也越来越撕心竭力,她扬起的拳头一次一次砸在吴哲身上,狠狠地砸在吴哲的身上。   吴哲第一次感受到爱情的滋味,除了看别人表面上的幸福和浪漫,那种痛彻心扉的痛也在他的心里掠过,那一刻,他多么希望自己就是枫子,但更希望袁小柔找的不是枫子而是他吴哲。也是那一次,吴哲决定留在那个城市,留在袁小柔身边。   袁小柔知道吴哲失业的事情,也着实替他感到惋惜,为了帮助吴哲在城里能尽快适应,也陪着吴哲四处求职。经过半个月的劳累奔波,吴哲总算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吴哲在小柔的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也好相互有个照应。   吴哲的工作是五天制,周末双休,一般天气好的周末,他就会约袁小柔一起出去走走,说是带自己熟悉城市的环境,其实也是为了安抚小柔那颗受了重伤的心。天气不好的时候,小柔就到吴哲租住处一起做吃的,偶尔叫上几个同学,让吴哲的房子充满了不少的欢乐。   因为工作的原因,吴哲和枫子的联系也只是偶然,而且大部分是以短信为主,吴哲遵守了誓言保守了枫子的消息,枫子却时不时提醒吴哲要好好照顾小柔。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吴哲对枫子的嘱托越来越感觉到恶心和不情愿,甚至觉得那都是自己的事,而不再是枫子交代的最后的事。   吴哲在心里想着,枫子要交代任何事情他都能答应,唯独不能答应替他照顾好小柔。吴哲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袁小柔。   的确,袁小柔经过几年的成长,又经历了爱情的磨炼,在吴哲看来,她已经不再是当年在中学时的稚嫩美,更有一种青春朦胧、知性之美以及其他许多说不上的美丽,归结在一起,就是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曾经的嫂子!   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袁小柔寻找枫子依然毫无消息,而枫子这个名字似乎也渐渐退出了她的世界,取而代之的是朝夕相处的吴哲。   枫子在另一个城市继续上演着他的消失,把曾经的爱人托付给了自己最好的兄弟来照顾,或许他从来没想过哪一天遇上了还能重归于好,在他心里,这就是一桩配不上的爱情,只能祈求时间会一点点磨灭青年时那些最刻骨铭心的相爱。   吴哲,三年前那一次偶然来看望嫂子,却不知不觉爱上了嫂子。这也许不是他的错,错只错在枫子丢下了一个这么温柔可人的小柔,他只是在一个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做了一件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袁小柔大学毕业以后,留在那个城市工作,和吴哲居住在一起。吴哲守候的这份爱情也终于尘埃落定,小柔答应了他的婚约。吴哲把这个喜讯告诉给了身边所有的亲朋好友,唯独没有告诉枫子,当大家都在祝福他的时候,他的心里却翻覆得难以沉淀。   吴哲知道,在枫子面前,自己是卑鄙的。他很清楚,枫子越是逃避就越放不下小柔,枫子还是爱着袁小柔的。因为越是深爱,才越说无所谓。不管自己再怎么解释,枫子都会认为自己是趁虚而入的。   吴哲对小柔说公司安排出差,要离开几天。小柔永远不可能知道吴哲的出差是去找枫子的。   当吴哲见到枫子的时候,枫子刚刚事业有成,那三年里,枫子自己修学了大学课程,吴哲听枫子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小柔,不知道要怎么对小柔解释那些失踪的骗局,枫子希望吴哲还能再当回他们的信使。   吴哲知道这一切都已经不可能,这个世界,枫子只能是一个已经被宣判失踪的结果,没有任何可以容纳他的位置。   吴哲始终没有对枫子启齿,因为他没有勇气对枫子说自己已经爱上了嫂子。   吴哲要走的时候,枫子送他到机场,就在登机的前一刻,吴哲对枫子说道:其实我也没比别人吸收更多的文化,只不过是粉笔灰染白的袖子口里沾了点教书先生的气息,谈吐间比别人多了几句唐诗宋词。但那都是刚出来的时候的事情了,在城市的这几年,我身上那股子文化气早就灰飞烟灭了,如今的我也已经成了一个王八蛋子……   枫子淡淡的一笑,只当吴哲是在说着不着边调的笑话。   吴哲和小柔的婚礼定在正月十二,吴哲知道,六年前的那天,枫子和小柔第一次约会……吴哲没有说话,只是尊重了小柔的决定,心却从未有过的痛。   吴哲心痛如死,一个人在酒吧里醉倒,袁小柔找到他的时候,吴哲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小柔拿起他的手机想要找人来帮忙,却发现屏幕上显示一条未读短信,署名枫子。   小柔含泪无语,呆站在噪杂的酒吧里,似乎已经忘了自己要干嘛,又终于勇敢地打开了短信:你什么时候结婚,我得给你随一个大红包祝贺。   也许是惊讶,也许是好奇,又或者是等不及,小柔赶紧查看了手机里的短信,颤抖着手逐条翻阅,越看心里就越痛。   “我如果能忘得了她,也不至于单身至今。”   “我发誓我只爱她一人,只可惜我们差异悬殊,门不当户不对,我配不上她。”   “初恋都是最难忘的,我倒是希望时间能抚平她心里的伤,你要帮我好好照顾她。”   “别让任何人知道我的消息,否则我不会把你当兄弟的。”   “这是一场配不上的恋爱,继续的只是更深的伤害。”   ……   袁小柔终于没有忍住声音,手机砸在吴哲身上的那一刻,他站了起来,却只看见袁小柔奔走出去的背影。   袁小柔跑了,从酒吧里跑回家,又从家里跑了出去,袁小柔是逃婚的!   第二天是正月初八,吴哲一大早被吵醒,屋外有人在议论小柔逃婚了。他不信,他不相信小柔会在大婚日前离家出走的。可事情是真的,吴哲去袁小柔家,岳父岳母都在焦急地寻找小柔。吴哲心里急了,打开手机要打电话,却看见小柔发的短信,吴哲没时间阅读短信,只想第一时间打通小柔的电话,可是小柔的电话已经关机。   吴哲这才打开短信,小柔只写了一句话:这几年我被你骗得好惨。   吴哲垂头丧气的回来,越想越觉得气愤,这都是疯子造成的!吴哲心里想,一定要让枫子付出代价。   吴哲坐在家里想了一个上午,决定给枫子打去电话。   “枫子,不好意思到现在才打电话给你,明天我结婚了,你今晚赶回来吧。”   “你怎么不早点通知我,我好提前安排时间回来。”   “这几天就是太忙了,都把这事给忘了,你下午启程,晚上就能到家。”   “行,你结婚我一定到场的,晚上我直奔你家,就睡车里了。”   吴哲给叶枫打完电话就开着车走了,开出了离家七八里路,那里刚好是弯道,吴哲就停在了弯道边上。   村路上车辆较少,吴哲在那里停了一下午也没有一辆车经过。吴哲在车里,打开手机上袁小柔发的那条短信,盯着它看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入夜,村路上漆黑一片,寂静得让人感觉到恐惧,冷冽的风从车窗缝隙吹进车里,吴哲能听到一丝丝催魂的声响。   晚上十一点二十二分,弯道亮起的灯光,吴哲算准了那一定是枫子的车。吴哲毫无惧意,发动了车子,当来车正转弯时,吴哲瞬间开启了强光灯,嘴里轻微说了一句“别了,大哥”,脚下踩足了油门,径直冲向了前面的车头……   黑龙江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么武汉羊癫疯的治疗医院在那黑龙江正规的癫痫专科医院吉林治癫痫病的最新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