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跳楼之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秦风秦韵
1.
   李小璐像空中的飞鸟,但少了轻盈;像飘落的树叶,但多了力度,草和尘土都溅起来了。
   教室里,张浩一脸忧伤、目光呆滞地在描述着同桌李小璐跳楼的情形。他就这样张口闭口地比喻着,搁平时,总少不了一番讽刺挖苦,但今天可以忽略不计,因为有比这更令大家牵心的,那就是李小璐为什么要跳楼?
   李小璐是初三(一)班的学习委员,品学兼优,可以说是班里的一面旗,班主任王老师曾多次在班里表扬她。她的死党刘美的妈妈就常常拿李小璐来跟他们家刘美比:“瞧瞧,人家李小璐的成绩,看看你,怎么就这样不争气?”说得在场的李小璐很不自在,刘美更觉得难堪,因为这,刘美很不愿意让李小璐去她们家,李小璐也很不愿意见刘美的妈妈。这下好了,刘美的妈妈再不会拿李小璐做比了。要说是每次的大考小考的风呼呼地吹一下,旗杆摇摆也不是个啥,可如今,这杆旗倒下了,这已经让大家意外了,更让大家吃惊的是它倒下的方式、倒时的力度。同学们对学生跳楼尽管不是很陌生,前不久,紧邻他们居住城市的A县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据目击者说是从宿舍三楼跳下去的,是个男生,摔成残废。再往前里说,B县有一初二的学生从教室外的看台上跳了下去,骨折。这些都已经成为旧闻淡出了,可如今这样的事发生在他们学校,他们身边,更要命的是跳楼的是李小璐,那可是初三(一)班的榜样啊,这无论如何让他们接受不了。
   等救护车开走后,他们才惊魂未定地回到教室。人人头脑里乱作一团麻,罩着一团雾,浑身感到不自在,既然从张浩那里得不到答案,能帮大家解开这团麻,驱除这重雾的就只有刘美了。大家的眼睛几乎是同时都齐刷刷地向刘美射来:“李小璐到底为什么要跳楼?”
   刘美的眼里飘起一层雾,一幅呆呆的样子,好像还没从惊愕里出来,直到旁边一个同学碰了碰她的胳膊提醒她,她才回过神来,心不在焉地说了句:“可能是考得不好吧?”
   “不至于吧?谁没考不好过?”
   “是跟谁闹别扭了吗?”
   “难道是跟班主任批评有关吗?”
   ……
   大家七嘴八舌,搜肠刮肚,不放过每一种可能,教室里一时炸开了锅。
   “别说了!李小璐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刘美几乎是哭着冲大家喊。
   “是呀,也不知道李小璐伤得怎么样?”大家经刘美这一叫,把话题转换到李小璐的伤势上。
   李小璐是从二楼露台跳下去的,他们的教室外面有一条走廊,走廊的尽头有一个露台,课间的时候,他们常去那里透气。李小璐是从露台跳下去的,这等于李小璐是从二楼跳下去的。
   “妈呀!这二楼跳下去,还不知道要摔成啥样呢?”张浩说着,把头探出窗户外,向着下面望了望。
   “上帝保佑,保佑咱们李小璐还和原来一样,好好的。”
   大家的议论和担心一直没有停下来。在答案未出现前,大家会继续议论。李小璐伤的怎么样?她又为什么要跳楼呢?这几乎是成了一个谜,大家在绞尽脑汁地猜测着,试图找到谜底。
  
   2.
   深秋的风凉飕飕的,几根枯枝敲打着玻璃窗。站在办公室窗户旁的李小璐头低着,下巴几乎要顶住衣服的第二颗纽扣了,眼睛盯着地面,至于班主任王老师说了什么,就是那一套,跟上次一样,她甚至连标点符号都能背出来了,没有一点新意,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王老师带着很大的情绪。她只感到风从她衣领里贴着她的肉往里钻,她的心里就凉飕飕的冷。窗外课间的吵闹声、同学们的嬉戏声一阵阵传来,搅得她心里乱乱的。
   要说李小璐的心里乱,是从这次市里组织的初三摸底考试开始的,确切地说,是从知道成绩的那一刻开始的。两天了,她的心一直在痛,如果说上次学校组织的考试让她抬不起头来,那这次就是把她打入十八层地狱了。一直名列前茅的她,这次跌惨了,都三十一名了,这是她升入初中以来最惨的一次,绝无仅有的一次!想想她李小璐是谁,那可是前十名都没出过啊。更要命的是,教室后面黑板上的成绩,从单科、总分、名次,醒目地挂着,对她是一道见不得人的疤。甚至她在恨往黑板上抄分数的班长,尽管她知道这不关他的事。
   在黑板上有了那道疤后的第二天中午,她早早来到学校,她准备消除那块让她羞辱的刺眼剜心的疤,她眼睛四下里扫了一遍,快速地拿起黑板檫,几乎是从讲台上小跑着奔向后面的黑板的,就在黑板檫就要触到那些疤时,她的手却莫名地抖动,她把黑板檫从右手倒到左手,可左手更不听使唤,抖得更加厉害了。她忽然想起了小偷,跨过从心里到动作的难度不比走一次几何迷宫容易,看来自己真还做不了小偷,那一瞬,李小璐破天荒地对小偷萌生了敬佩之情。从那刻起,她的头即使是迫不得已朝着后面,眼睛也会拐弯绕开那块疤。
   李小璐心里的那块疤是班主任王老师给揭开的。她到办公室是在成绩公布的第二天,是赵媛媛传唤的。“李小璐!王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呢……”赵媛媛抿着嘴,扬着眉毛,声音也是做了夸张的处理,细声细气的,像没断奶似的。赵媛媛最不喜欢她说话的腔调,循着声音,她看到了她扬起的眉毛,她知道里面包含的内容,此时李小璐没往深里想,只是想着,面对班主任枪林弹雨、狂轰乱炸她该采取什么对策。
   李小璐已经想好了,不管班主任说什么,她都以沉默作答。
   “李小璐,你为什么考成这样?”她一进来,王老师就冲着她说。
   李小璐头依然低着,眼睛盯着她的鞋,这双鞋是李宁牌的,紫色的,那个夸张变形的“L“居然在鞋的内侧,在以前眼睛老是埋在习题里,真还没有这么仔细端详过。
   “李小璐!我跟你说话你听着吗?”班主任显然被她的走神激怒了,声调高了好几个分贝,她看到老师贴着椅腿离地的脚踩在了地上,随之她感到一股热气向她弯着的脖颈扑来,班主任显然是愤怒了:“你太让我失望了!”她看到办公桌上的纸给震飞了一张,就落在她脚上,盖住了那片紫。她弯下腰,把它捡起来,放到桌子上。
   跟上次一样,班主任依旧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内容也跟上次基本一致,都是围绕“考试”展开,比如找出没考好的原因,比如定出下一步的计划,没一点新意,她耳朵都听得起了茧子了。
   就在她抬头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从门外走来的数学张老师。她就知道接下来的就是两个人的“合作”了,这年头学校时兴合作,学生学习合作,教师教学合作,就连批评学生也离不开合作。果然不出李小璐所料。班主任脸上一副近乎讨好的神色说:“张老师,最近李小璐数学课上表现怎样?”班主任对科任老师一般都是低几个分贝说话的,不像跟他们这帮学生说话时气场宏大、声调高昂,这让李小璐很纳闷。
   张老师气呼呼地说:“别提了,一提她我就来气,上课你讲你的,她想她的,根本不把我放到眼里。”
   要说是她李小璐上课不专心,最近她确实有点,她承认,可这怎么能说是不把老师放在眼里呢?我李小璐是这样狂妄的人吗?这可是品质层面的事情,想到这里,李小璐冲口而出,几乎是叫着说:“我没有不把你放在眼里!”
   一瞬间,赵老师睁大了眼睛,班主任睁大了眼睛,就连李小璐自己也为自己的壮举感到吃惊。她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感到烫烫的。
   “你简直是不知好歹,居然顶撞老师!”几乎是同时她两个都叫着说。
   “以后我才懒得管你!”张老师眼里的火直往外窜,把脸烧红了一片,呼呼地喘着粗气,愤愤地向着门口走去,“啪“的一声,似乎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门上,李小璐感觉那“啪啪”的声音在抽打她的脸,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脸。
   看到张老师生气了,李小璐多多少少有些自责,那毕竟是自己的老师,说不管自己那是气话,不然自己考不好老师也不会这样生气了。她有点后悔自己的态度,甚至想到过后向老师赔礼道歉。
   “哎!现在的独生子女太难管了!”
   “老师不好当喽!”
   办公室的两位老师也随声附和,发表着鄂州男性癫痫病能治愈感慨。
   班主任王老师大概觉得很没有面子,工作将近20年,省学科带头人、优秀班主任,在他们学校乃至他们的城市都是赫赫有名的。据说,当时要来她班的人很多,李小璐的妈妈拖了好多关系才勉勉强强进了这个班的。她妈妈同事的儿子,因为没进了王老师的班,还惆怅了好多天呢!一向要强的王老师,多少年树立起来的威信不能毁在一个小毛贼身上,尤其是当着其他两位老师的面,她要把面子挽回来。
   王老师气呼呼地说:“你先去上课,中午回家把检查写好,交了检查再进教室!”
   “我不写行吗?我直接跟张老师道歉。”
   “你还讲条件了?不行!”
   李小璐从王老师不容置辩的口气里感到了一股冷风扑面吹来,她不禁打了个激灵,她说不清为什么,只是感到害怕。这也难怪,全班同学对王老师的恐惧,用老鼠见了猫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这样说事出有因,上自习课时,王老师常常在后边门上的那块小玻璃上偷窥。有一次,张浩跟前面的李敏小声嘀咕,被那双藏在暗处的眼睛发现,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他俩骂了个狗血喷头,还罚扫了一星期教室。
   想到这里李小璐不敢再说什么了。
  
   3.
   直到下午放学后走在回家的路上,李小璐的头还一直蒙蒙的。
   刘美跟李小璐同路,往常几乎天天两人说说笑笑地从教室出来一起回家,可今天李小璐没等刘美,唬着个脸,就跟谁欠了她几百块钱,自顾自地从教室径直出来。刘美叫了她几声她都没搭理,刘美知道她难受,也不跟她计较,小跑几步追了上来。
   “小璐,还在生老王的气呀!她更年期,咱不跟她计较呀!”刘美把手搭在李小璐的肩上,身体弯曲,脸几乎就快挨住李小璐的脸了。刘美知道李小璐难过,故意轻描淡写来安慰好友。
   “没事。”李小璐也轻描淡写地说,可她心里并不轻描淡写,说完就别过脸去,因为她感到有热乎乎的东西就要从眼睛里流出,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伤痛,即使是她的死党刘美。这一点真的不如大大咧咧的刘美,有时她还真羡慕刘美的性格,再大的事情也不隔夜。可她李小璐就是李小璐,自己的痛按捺在肚子里,让它自生自灭,她认为晒出来不顶用,还成别人的笑柄。思考的执拗,常常会让想法徘徊在死胡同里。
   刘美一路上都在挖空心思地劝说李小璐,但这丝毫没能减轻她内心的痛,李小璐只是象征性地点着头,机械地走着。她不想让刘美为她担心,不觉就走到了通向刘美家的胡同口。刘美看着李小璐说:“我陪你再走一截吧。”李小璐说:“没事,你回黑龙江癫痫能否根治吧。”并且挤出了一丝丝笑,尽管是一丝丝,但毕竟笑了。这笑,足以让刘美放心回家了。
   李小璐好久都没笑了,从什么时候起呢?她自己也记不清了。每天山似的作业堆在她面前,遮住了她的笑。生活这是怎么了,连自己的笑都给剥夺了?初一时,同桌张浩还在课间能说一两句笑话调剂一下,逗得周围的同学笑上一阵,每每这时,李小璐会很开心,尽管她不会像别人那样捧腹。可是,时间真是一把刀,把那可怜的课间十分钟也给削得薄薄的了黑龙江最权威的治疗癫痫病医院,课与课之间衔接河南得了癫痫病要怎么治疗的老师好像商量好似得在拼命抢时间,往往上节课没下,下节课的老师就已经在教室门外侯课了,连去厕所都得一路小跑。李小璐就有过这样的遭遇,那次,她来了例假,肚子疼痛,在厕所蹲得时间长了一些,等跑回教室数学张老师早已滔滔不绝了,她怯怯地喊了好几声“报告!”张老师才说:“进来!”她红着脸、低着头、喘着气,几乎是小跑着回到座位,还差点绊倒。老师说:“下不为例,以后迟到就在外边站着!”“下不为例!能下不为例吗?你也是女人呀!厕所就那么几个,课间十分钟也被你们霸占得剩一点点了。”李小璐本想这么说,但还是咽了回去。只是她感到很委屈,不能说出的委屈。
   更让李小璐感到委屈的是,她一向喜欢的音乐课、美术课也被其他中考的科目给“强奸”了。对,强奸!因为没有人问问同学们的意见。不过,问了也是白问,因为王老师那天在班上刚一宣布,班里一阵骚动,同学们小声地发着牢骚,副班长李帅说:“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我们不同意!”王老师的脸马上黑了下来,拉了老长,说:“李帅,你保证能考上重点高中吗?”这下轮到李帅哑口无言了。因为李帅确实不敢保证,谁敢说这样的大话?就连长居第一名的王信哲也不敢。王信哲说:“老师,这跟中考有什么关系吗?”王老师说:“当然有了,时间就是成绩……”又是一番长篇大论。末了,王老师说:“就这样定了,谁有不同意见写出来,让家长签字。”这话等于让大家默认,谁会跟家长说不同意之类的话呢?那不等于找抽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两门能带来笑声和轻松的课“流产”了。
   体育课倒是保住了,并且还增加了20分钟的晨练。这多多少少给李小璐带来了些许快乐,但快乐是暂时的,不久,她就大失所望。因为内容的单调,说白了,考什么就练什么。一节课的跳绳,一节课的400米跑步,一节课的实心球练习。李小璐现在一说上体育课就心慌,腿就抽筋,她太害怕跑400米了。遇到特殊时期,还得在班主任那儿登记,那次,刘美例假不规律,零零星星快二十天。王老师说:“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完呢?”王老师说这话的时候,眉毛拧到了一起,像个大大的问号,眼睛像核桃盯着刘美脸上的每个细节,仿佛要看穿什么,那阵势,完全一副审判罪犯的气势。不知怎么,李小璐感到自己浑身起鸡皮疙瘩,按说不关她事。后来,刘美的妈妈打来电话才把刘美的冤屈给平反了。

共 922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