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天地寒暖,在季节里温暖相伴(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美文欣赏

过了夏,白鹭鸣啼,在秋时的感伤里洒落一地哀愁!每个人都有感伤的回忆,然而,令人怀念的成长路程,却总会在每一个秋雨梧桐叶落的意境中痛定思痛,眷恋旧时的风月。

旧,是一种割舍不掉的情怀。旧人、旧事、旧物,也总会雕刻下亘古绵长的思念。金秋九月,我把思念掩藏进文字,用一缕轻柔的目光回望往昔的岁月。隔着时空遥想当年的小城,记忆的裂痕已斑驳不堪,锈迹点点的门环,再难描写出那时淳朴的佳话。二十年了,我从未走过那条回乡的路,却始终记得故地的方向。古楼的钟,敲响沉重的思念,时光荏苒,带走的不仅是童年的欢笑,还有家父家母年轻的容颜。熟悉的老院子,带来几份伤怀的陌生,青苔杂草布满破旧的铜铝门前,屋檐下的绿边窗,堆积着被岁月抹过的玻璃,很脏。只有墙头的几株爬山虎,不知疲倦地向上爬。它们,渴望去看远方的风景,却忘记最初生长的地方,才是家。

环顾老院子,每一处角落都有旧时的影子。旧斧子巍然伫立在仓门的左侧,尽管知道自己已失去最初的光泽,但还是坚守内心最初的风骨,和岁月搏抗。仓房褪色的锯子,是父亲当年时常做手工的最佳伴侣,娴熟的手法尽管没有传授给下一代的我,却始终清晰记得那高大的身影,曾几次给我做的木偶与玩具。也许,人只有在某些特定的场景下才容易触景生情,而故乡这座偏远的村落,更是在不知不觉中引发两行热泪,悄然至下。

院子的角落,一辆破旧的手推车令人触目惊心。那辆推车,黯然失色,上面堆满腐烂的木板,远远就嗅到一股浓重的霉味儿。那是当年母亲为了维持生计的伙伴。也就是这辆破旧的车子,曾陪伴母亲在无数个严寒酷暑中风雨同行。我感谢这么多年,那些废品收购的大爷们从来没有将这辆旧推车当成置换钞票的工具,以此保留了我的童年最珍贵的回忆。

故地重游,怎能简单而行?推开那扇生了锈的铜铝门,走进老屋,近六十平的老宅经过岁月的洗礼,难免让人感到深深地怀念,掺杂一丝淡淡的恐惧。走廊里,90年代的最老款洗衣机孤单单地呆立,已看不出当时的模样。狭窄的过道,墙壁两侧也结满脏兮兮的蜘蛛网,几只小虫似乎欢快地爬行。我极力躲开它们,继续感受旧宅带给我的回忆。

厨房的锅台严重塌陷,那口铁锅却早已不知去向。空荡荡的碗橱成了蚂蚁的“别墅”,它们在那里聚堆玩耍,也许,是在忙着冬储的粮食。我并不想去仔细观看它们的忙碌,于是,走进那间小小的卧室。

小小的卧室落满了厚厚的灰尘,炕革上的花色也被岁月磨合得分不清颜色。在这个21世纪的今天,很多00后的少年或许并不知道炕革究竟为何物?只是,作为90后的我,若不是来到旧宅,恐怕还不会有这样的感慨——真的慢慢老去了!炕沿的对面,那台古老的电视机正正当当地摆放在老黄色的木桌上,旁边的收音机也曾在无数个夜晚陪伴父亲静静入睡。再听不到单田芳爷爷讲的评书,那些年,单爷爷的评书成为父亲绘画、写书以外的另一个爱好。只是,有些事,在时过境迁的日子再次被提起,总是别有一番韵味,和当初略有不同。我伸手去触摸那两台老旧的家电,一瞬间泪飞如雨,这时光啊,带走的不仅仅是当年的纯情,也将人们最最珍贵的记忆连同变得黯淡苍老!以至于在今日着眼于这一切的时候衍生更多的哀伤!俱往矣!呜呼悲切!

客房军绿色的沙发,已被老鼠嗑得不堪入目,我久久站在那里,眼前浮现的,是二十年前,那个年幼的我躺在母亲怀里安睡的画面。至于其他的家具,再也找不到存在过的痕迹。就是这样一间简陋破旧的老宅,可以让我在二十年后的今天紧紧拥抱着过去失声痛哭!我不知道这里的乡亲们如今都去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这里为何会变得如此荒凉!看不到来往的人群,更看不到过往的车辆。也许,当我把这一天的行程说给其他某个人听的时候,对方一定会认为我来到的是一个异常诡异的“鬼屋”,否则,怎么能在午时三刻还充满着如此的静默与荒芜?

这座老宅,是我出生后居住的第一处和父母的住所,那时候,每个月的房租,只有三十五元。时隔二十年,房东的爷爷,或许早已去了更远的地方吧!毕竟,我能记起的,只有当时近耄耋的老爷爷,和几个不孝的儿孙。几个儿子一起凑钱为爷爷盖了一个很小的平房后各奔东西,从众人的口中听说,应该是儿子儿媳不太爱与老爷爷一起生活,老人也不爱受儿子儿媳那份闷气。于是,将最初的住所租给了我的父母。说真的,这里,包含了太多太多难以言喻的情怀与感念!当我再次回到这里,连自己也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哽咽竟会如此的噎人!那就永远记住吧!把这一生最最珍贵的回忆,以照片和文字的方式永远永远的珍藏吧!

我环顾着这里的一切,认真捧起旧时的记忆,任凭在回忆里独自阑珊。忽闻一阵嘈杂人声,防范意识告诉我,要保护好自己。毕竟,在我来这里之前,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地区偏远,小心为甚。因此,我带上了几年前前任送我的军用双刃刺刀(前任是特种兵。刀具长度未达到管制刀具限度,属非公安管制刀具,防身用具。)。由于自小和父亲学习过一些防身术及太极、散打,因此,我并不觉得有多么的惧怕。小心翼翼走出院子,只见一群开着豪车的人目光一致投向我,原地愣怔。从着装推测,那群人,并不像什么坏人。我带着些许疑问向对方打了声招呼,从对方口中得知,他们是工程界的开发商,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准备在次年四月末计划开发这片荒芜的区域。我和对方互赠了彼此的名片,因为我是做钢贸行业,恰好可以衔接工程施工方。我简单和开发商几位老板们讲述了关乎于自己的童年以及这所古老的旧宅,那一刻,我知道,过去,真的永远回不去了!“如果我也是开发商就好了。”一句淡淡的话语,藏匿了多少忧伤,只有自己知道。

后来,我多次和这片区域的施工方取得联系并交流钢铁行情,结果终归如愿——这里的高层楼房,全程由我来做他们的供货商。时常,在现场,也会讲述曾属于这里的一切——淳朴的民风,和那段艰苦的岁月。却从未有人知晓,这座破旧的古宅,承载的,是一个如今小众网络作家最初的住所。尽管后来的日子也曾一次次的搬过家,但是,有很多东西,从来就无法取代最初的那颗原点。那就藏在心底最深处吧!无论是斗转星移,还是天寒地暖,有这样一份纯真的回忆,在季节里温暖相伴。时光,足矣!

癫痫病发作怎么治疗石家庄哪家看癫痫病河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北京的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