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花已向晚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美文欣赏
“花已向晚,飘落了灿烂,凋谢的世道上命运不堪。”   一直以来,每当听到或唱到《菊花台》,总会从心中涌出辛酸与凄凉,折服于词作者与曲作者对人生的感悟之深。弄不清是歌声走进了我的心灵,还是我的心灵走进了歌声。常常泪流满面,满面风霜。   走在向晚的公园,仰望蔚蓝的天空,一只不知名的鸟儿有点儿凄厉地叫了一声向远处飞去。远处,晚霞飞红。晚霞飞过的远山,已经带上了疲惫的面纱,羞赧地准备晚安了。人,在这个时候,往往不珍惜时光的飞逝,正准备狂欢的晚宴和通宵的梦寐。   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看看路面也没什么,倒是有几片落叶,几片落花,不成规则地摆在路上。是它们?我自己都笑了。他们只不过是凋落了的黄昏,实在没有干扰他人脚步的能力,甚至想法也不会有。化作红泥,是他们的不二选择?可喜?可悲?人的飘落,是不是与此类同?   禁不住蹲下身来,细看,几片叶子泛着黄,所谓“天黄有雨,人黄有病”者也,泛了黄的树叶最经不起折腾。几片落花却红得可爱,虽然纤小得有点儿可怜,趴在路面有些楚楚。凋落,是整个生命过程中的一个必然,无可逃避,关键是如何凋落,凋向何处。   它们,都曾经傲立枝头,迎风沐雨,尽显过生命的光华。如今,飘落了,落在了路面上,落在了脚底下。一阵风过,黄叶与红花一阵掀动,似乎要腾跃到空中飞舞。对了,当她们从枝头飘落的时候不就是轻盈的蝴蝶吗?知道了,她们不仅执着于对枝头的忠贞不渝,更迷恋于当空飞舞的自由自在……没有梦想的生命不是真正的生命,执著于唯一梦想的生命是枯燥的生命。我是这么想的,“元芳,你怎么看?”   哦?难道真的是它们绊了我一下?是我挡住了他们飞舞的梦想,还是他们在提醒我不要只欣赏枝头绽放的灿烂,也要俯视飘落的灿烂?   是啊,“化作春泥更护花”是美丽的文学猜想,也是实际的原始存在,而我更认为,飘落,只是生命的一个过程而已,没有必要哀怜,没有必要悲悯。   唱什么“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何必呢?泛黄的不是你的笑容,而是你的心灵。当你心灵“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时候,你的笑容怎么可能春光明媚?当你高歌“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的时候,彩虹会为你腾空而起。   盛开的是灿烂,飘落的依然是灿烂,只不过呈现的状态不同而已。   想起公园的那片菊花园,每当北风凛冽,各色落菊飘洒成七彩瀑布,一道道,一帘帘,涌动着无边无际的思绪和永不可及的梦幻。想起苏东坡的故事,当他看到王安石的诗句“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时,不禁暗自发笑,提笔续上两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可是,后来苏轼被贬到黄州,重阳过后,连日大风之后,只见后院里像天女散过花一样,到处是金黄的菊花瓣,满地铺金。   你说,是飘落了灿烂,还是飘落成灿烂?应该说,落花与落叶,都是在继续着生命的旅程。   杜牧的“落花犹似坠楼人”,写得令人毛骨悚然;黄庭坚的“春残已是风和雨,更著游人撼落花”,写得教人满怀幽怨;晏殊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写得让人心灰意冷……其实呢,“无边落木萧萧下”,不是一种壮观吗?“园内飞红铺点点,溪边木叶纠漫漫”不是一种安然吗?   我们有多少泪光,非要在柔弱中带伤而飞?为何要把弯弯的月亮看得那样惨白呢?那弯弯的月,勾住的不应该是不堪的过往,而应该是明天的第一缕阳光。夜,并不漫长,凝结在地的不是冰冷的绝望,而是落在地上的希望。从天空到地上,月光的存在只不过是形式的变化;从枝头到树下,花儿的生命继续在吟唱。   雨在下,在叶片,在花瓣,在草尖……轻轻地弹,我们的一生不应该写在纸片上,不应该被风儿吹乱。我们的梦想,即使在远方,也会化作一缕馨香,随着风儿,走近你的身旁。   其实,你不觉得落花与落叶,像极了我们的爹娘?他们怒放在枝头,岂不是为了衬出枝干的挺拔?他们婆娑在烈日下,莫不是为枝桠送上一碗爽爽的凉茶?当他们跟你挥手作别的时候,又是那样的无私、真诚、牵挂……   这一刻,你是否觉察到了爹娘的“梦在远方,化成一缕香”?这一刻,你能否感觉到“天,微微亮,你轻声的叹,一夜惆怅”般的思念?一种温馨,一种期盼,一种感恩,一种敬畏,油然而生。我们已经是爹娘了,是不是更懂得“花已向晚”这种无与伦比的美丽?   飘落,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启。   终于,路上的黄叶与红花,在又一阵风的鼓动下,腾空而起,在火红的晚霞中飞成翩翩蝴蝶……   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效果如何武汉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呢郑州哪有治疗女性癫痫病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北京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