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如何度过一种无比笨拙的人生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民间文学

(@人生卢瑟猫神笛)我的姐姐怀了一个双胞胎,老话说一孕笨三年,因此她常常担心自己的笨脑子会传给孩子。于是她把这个看法告诉了我娘。我娘想了想,说,不能啊,我也挺笨啊,不是也生下一个研究僧了么?我姐姐登时说,刘二考上研究僧纯属后天努力,但凡有他老子一半智商,也不至于补习这么多年。

我姐姐戏谑惯了,小时候我甚至会因此而感到困扰,认为她是个混球。但是——感谢命运!能够遇到一个戏谑的人,这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前些日子读柴静的博客,她去采访周云蓬和他的妻子绿妖,周云蓬是个盲人,是个歌手,写了很多很棒的歌,可是没什么钱。柴静问绿妖,你为什么要和周云蓬在一起,“王小波小说里写,一个母亲对女儿说,一辈子很长,要跟一个有趣的人在一起——有趣多难啊!”绿妖说。当然,绿妖说的是爱情,我说的是另外的情感,但是,有趣是最重要的。

小学的时候,我还是个乖娃娃,但到了中学,我就成了个讨厌鬼。我高中班主任有一手绝活,就是用食指指节叩学生的脑门,发出一声脆响,她管它叫吃蘑菇。我高一的时候,可能是我们班吃蘑菇最多的人,用她的话讲,我从不做出格的事,但总是在暗处使劲,怀得宛如一个阴谋家。我认为这是对我莫大的误解,我一点都没有这种想法,我只是愿意活得自然一点,不乐意被那些条条框框束缚,但我又懒得站在前线,和老师斗个狗血淋头,就使一些小聪明,让自己的生活——虽然不是完全的——离自己的理想状态更近一点。

那时候我就知道什么是常理,而什么是不合常理的。

以前校内和豆瓣不都有大量分享,说每个教室最后一排总有一个大神,在老师讲课的时候,会默默飘出一声简短又发散的评论。在80班,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并且乐此不疲。后来我在代县二中呆了五年,实在是混成了学校一霸,该霸不欺负学生,但老师很少能摆脱他的吐槽。现在的吐槽能力,我觉得应该也是高中的时候打的底。

昨天看老罗的讲座,觉得这个人真的很靠谱。作为刺儿头的靠谱。这意思是说,他有自己独立的世界观,并且用威猛又霸道的刺头方法,把不合常理——这个常常是别人的傲慢——的东西狠狠教训一顿。虽然我没那么伟大,但是在倔驴之路上,我们殊途同归。

这种理想的状态是什么呢,对我而言,那就是回归常理,回归人,回归丰富和美好,回归智慧和有趣。我们的能力是我们生存的必须,但我们不能因此而把自己变成工具。但我的大学教育,却令我很迷惑。那和高中不同,我有足够的时候去判断一种知识是不是禁得起推敲,一个是不是值得信赖,但大学过得太快了,堆满了各种毫无意义的欲望,堆满了可能性。那时候我迷茫得要命,就好象一头冬眠刚醒的狗熊,笨拙又跌跌撞撞。把常识丢到了,换上一些看上去金闪闪发着光的便宜货,直到最后发现,它们什么都不是。

后来我意识到,这是因为我并不聪明,它令我摔得青一块紫一块,但最终保护了我。它让我知道,我不应该去作一个工具,不应该偏激,不必卑躬屈膝,人站着付出努力,就会得到自己生存必须——至于爱情,至于吸引力,至于别的种种难以捉摸的成就,它们应当立足于你自己的灵魂,你的知识,你包容和温柔,你的有趣。而不是一个房子,一部汽车或者一张卡片上几个零。

我看见好多有才华的年轻人,都甩开脚跑得很远,做得比我好几百倍。但是他们却总是不快乐,把自己的世界束缚得很小。我很困惑,但是我没办法告诉他们,你是错的,而我是对的。因为我跑不快,我很笨拙嘛。

好啦,说说爱情。

初中的时候,我有个同学叫做小强,另外一个同学叫石头。他们总是能轻易的谈上恋爱,用一套固有的程序,写情书不能写在格子上啊,买通姑娘的闺蜜啊,等等等等。他们总是会炫耀这种感觉。可是我很不理解,这就叫恋爱?天哪,一个能够精确到天的程序,能叫恋爱。那时候我春心萌动,对某个瘦长少女怀有心意。同时我又不知道要做什么,那时候我告诉我自己,这样就挺好了,不用去问小强和石头怎么追这个姑娘,不用做多余的事。总有一天你能够学会这项技能的。或许这样会显得很怂,但我实在不知道追到手的话,往后要做什么。这居然成为了我无动于衷的最大原因。

于是过了很久,我学会了写很棒的情书。但是我还是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你看这就是我的局限,但我不准备着急着慌着去爱。耐心等待,心怀温柔和浪漫,就如此活下去,总有一天能够想到干什么的。毫无疑问。

我总是和火急火燎的人们说,停下来,想一想。不要着急,你和我都是笨拙的人,不用着急着去获得什么结论,只是笨拙的去过笨拙的人生,努力变得有趣一点,我想这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榆林最有名癫痫病医院安阳市癫痫病医院都在哪小孩癫痫病有治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