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美丽的滨江公园(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德艺

端午过后,黔城的雨,似乎没消停过,白天下,晚上也下。端午水,在黔城,是插秧的甘霖。山林润泽厚重,湿哒哒氤氲缭绕,仿佛人间仙境。

别看黔城这地方小,它可是全国最适合宜居的城市。

黔城,本是座老城,饱经沧桑,藏有许多动人故事,如今为洪江市政府所在地。这里三面临水,一面靠山。山不高,秀美,植被茂盛,不易形成泥石流。东面大屏风雪峰山,寒冷的西北风,都望之却步。丝丝寒风,要想绕过它,不容易。它们翻越雪峰山,跑到沅江环绕的黔城,已累得不行。

黔城,不管大屏风外,雪域冰封,何等成灾,而到了黔城,则是瑞雪成祥。最近雨水多而不滥,插秧正逢其时。我欲黄昏散步,沿滨江公园走。日头还很高,行人稀少。我知道出行早了,但兴致很高。没人的时候,滨江公园更显得静谧。在张谷岩,我遇见了一位当地老者,手里拿着镰刀,我凑上去,与之攀谈。他对这里的情况十分熟悉,还说,这张谷岩还有故事。

传说这张谷岩,有户姓张人家,家有老母,年纪轻轻就守寡。她含辛茹苦,把儿子谷岩拉扯成人。当时她家还很殷实,有些薄田,一家人吃穿还有富余。谷岩对母亲也很孝顺,随著年龄的增大,谷岩娶妻生子。开始婆媳关系还行,母亲帮衬着拉扯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不知哪一天,谷岩的三儿子出生了,开始母亲还很高兴,不知咋的,一日与儿媳吵嘴,媳妇带着刚满月的孩子回了娘家。一般情况,回娘家也是很正常的事,可这次是婆媳拌嘴离家的。谷岩甚为尴尬,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妻子,不知如何是好?邻居有给支招的,说让媳妇在娘家住着,看她能呆多久;也有说,你赶快去认个错,求其原谅,劝和婆媳俩。谷岩过了几天,忍不住交代母亲,看好老大老二,去了岳父家。

岳父家的舅子,也都不是省油的灯,晚饭时,大家一起像开斗争会一样,数落着谷岩母亲。第二天早晨,夫妻带着小儿子回家了。母亲见之,心里高兴,但死要面子,满脸写着不愉快,但很快婆媳俩消除了隔阂。

这些家靠潕水的男人,都是捕鱼高手,谷岩也不例外。平日里来了亲戚,这鱼是最好的荤腥。随著孩子长大,谷岩累的直不起腰,母亲由奶奶变成了太奶奶。媳妇也得靠他儿子吃饭。太奶奶的处境就更坏了,身体也每况愈下,好在谷岩孝顺,有他吃的,饿不着老娘。不久,媳妇也驾鹤西去。娘还能拄拐行走,孙子们也嫌弃她,甚至连谷岩也爱理不理。谷岩虽年纪大了,但还能给人帮工,弄几个钱,养活母亲。终有一天,谷岩也老了,别人嫌他饭量大,干活也不如以前了。

也不知什么原因,母亲一天不进食,谷岩日夜守候在床前。孙子们也有来看的,唏嘘叹息几声,或说奶奶快百岁了,也该去了。奶奶自己也知道,恐怕这次阎王要收了。谷岩问母亲还想吃什么?母亲说出三字,“想吃鱼”。谷岩叫他儿子们去捕鱼。老大说,这太阳火辣辣的,咋捕鱼?老二说,渔网都烂了,还没修补好。老三说,这些天我运气不好,每次网里空空的。谷岩什么也没说,找到昔日的旧网,网丝都脆了。

与母亲房间告辞,母亲说:“过去我只要喊吃鱼,你哪怕半夜也要去撒网,现在你也老了,不要去捕鱼了。我知道这次恐怕不能陪你了。别去了,说不定,你鱼还没捕到,我就归西了。”

谷岩安慰母亲,不会有事的,想吃鱼,说明你命不该绝,我去弄。母亲顺便说:“到河边去,经过古庙,顺便去作作揖,求我满堂安康。”谷岩答应了,拖着老腿老胳膊,扛了油纸雨伞,提着破网去了。

去了河神庙,作揖打拱三次,求河神保佑,能网到一条能让母亲吃饱的鱼。谷岩老胳膊老腿,很不利索了,只敢在浅滩撒网。网本身就漏洞大,鱼没捕到,网却稀巴烂。谷岩老泪纵横,想着母亲最后想吃顿鱼,都成泡影。于是他扛着伞,向家里走,一路泪流婆娑,感觉伞好沉,回头看,伞上挂着一尾鱼,好大好大。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鱼儿还在动弹,于是他赶紧跪下,朝河神庙方向作揖。突然他母亲在空中现身,朝他挥手,“儿啊,妈妈看到了鱼,你很孝顺,妈妈知足了。孩子,妈妈去了,你要不也跟我一起去。”谷岩唯有不舍的,就是母亲,见母亲如此说,仿佛脱胎换骨了,轻盈的飞起来了,母子俩朝西天飞去。后来大家都在寻谷岩,只看到那油纸伞。他母亲也就在他失踪的那天去世了。有人说,张谷岩孝母,感动了天地,西天如来把他母子俩接走了。后来神话的版本很多。也有人说,谷岩被河神请了去。不管什么版本,谷岩终究是死了,他母亲也死了。人们为了纪念他孝顺,就把他遗留油纸伞的地方,叫张谷岩,一直沿用至今。

与老者边走,边聊,到了水厂那,我们分开了。

我隔着防护网,看小江,小江树木掩映,屋脚翘起,方知有人家。小江河边,一树树婆娑的杨柳,早已不是什么小家碧玉,已是中年少柳,婀娜多姿,翠绿青葱。有的临河梳洗,有的照镜臭美,有的把发浸泡在水里。旁边也有伟丈夫白杨(本地俗称火柴树)。有的夫妻相伴,有的女人扎一堆梳洗,男人躲一边,凑在一起欣赏的。河中的渔船,在这碧绿的河面,划出一道道波澜,似碧水池塘里游过一只鸭。或两只,逆向而行,水面波澜就更迷人。

视线从小江收回,落到滨江公园,园就地势而造型。河岸坡上,一片嫩绿的芦苇,也有些零星的树,可没对岸小江葱荣。这里三五成群,一片竹林,也在芦苇深处。水厂旁,几蔸大树,有梧桐,也有樟树。之滨江公园立柱前,这里基本上没大树,都是些新栽种的饱饭花(紫薇),观赏松等。坡上植了草皮,放眼望去,如南山牧场,就差没有牛和羊。

话说盛夏的黔城,紫薇开得最繁盛。在这片“牧场”,紫薇花色也不一样。有的紫红,有的大红,也有的水红,但它们有个共同特点,就是花儿一球球的,紧紧地抱在一起,微风中,集体亮相,不招摇。一球球里,它们也不是猥琐地纠缠在一起,而是如摩天轮,向四周扩散;或如水上芭蕾女子造型,甚美!

滨江小道,靠潕水大桥,人工休闲观景台,木质的,迷宫式,无论你站那个点,都能欣赏到小江原生态的美,如拍成片,那就是世上最美的风景画。如天色已晚,借助灯火,仿佛走进了大观园。观景台也有垂柳,年轻,小家碧玉,窈窕风骚。观景台中央,还有两颗柿子树,很大,果实青如柿叶,如不注意,还真难发现它们。走尽这风景台,百十步,又有一风景台,也是木质的,比之前的要小。这一去,直到潕水大桥,河边的树木,硕大奇伟,是些婆娑婀娜的少柳,伟岸的大丈夫白杨。如从小江看这段,就与我之前看小江一样。柳与白杨相间,也有柳林,白杨林,不过它们常常是几颗,十几颗,或二十几颗挤在一起。

小道上方,都是些新栽的植物,如过它个十年八载,这里肯定绿树成荫。

设计者们,也是想破了脑筋,在距大桥百十米处,一空旷的草坪,摆起了石头阵。石头都是光溜溜的,石头间距不大,小孩可从这个石头,跳跃到那个石头。大人只需稍用力跨一步,就能到另一块石头。你也可以在石头上坐下休息,一切可以随缘。有的一家人,一人坐一石,聊天取笑的。也有夫妻对坐的……

走尽这滨江公园,我常常还要穿过潕水桥洞,或走百米大道(公园),或走相思湖公园,经镡城公园回家。晚上冲个凉,惬意舒服极了。

男性癫痫病对后代的影响大吗江西癫痫较好医院北京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北京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