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三月飞雪(外一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德艺
破坏: 阅读:1401发表时间:2013-04-27 14:59:00

不知怎么,今天空中忽又飘起了雪,纷纷扬扬,簌簌而下……
   看着看着,心中不由滋生出一股莫名的惆怅,难道,老天也忘记了季节?明明已将进四月,本该是春光漫烂的季节,莺歌燕舞哪里去了?桃红柳绿也要隐了去么?其实,明明也知道北方的春天会来的晚些,见今天又下了一场近乎反季节的雪,还是来了怨气,难道花未开就要静等花落?抬眼望天空,依旧苍茫执著,不禁打了个冷战,使劲索了索身子,一丝寒意还是趁机钻了进来,瞬间身子就凉了半截,顿时心情也更加阴郁,平添一丝幽怨,本已是三月天,是谁为暖意灌了一注薄凉?是谁又为阳春平添一份忧伤?也许,谁也怪不得吧,有人说花开花落,春去春来,都是季节的宿命;我想,即使季节到了,春去春来,花又不开,这也是它的宿命吧。那么,那个青春花季里的少年呢,也会迟来,来赴那个花季之约么?不仅泪眼婆娑,心雨涟涟……
   透过朦胧的双眼,扭脸出神地看着窗外片片雪花飞舞,直到坠落,瞬间消失在地上,只留下湿湿的地面,心中忽然陡的一紧,又是好一阵酸楚,于是探出脑袋,伸出双手去接,以为这样它们可以长久些,然还是很快在我的掌心里消失成一滴晶莹的水滴,痛惜着,不舍着,叹息着它生不逢时,使得生命如此短暂,我想,这一个个的小精灵,也会有一颗鲜活灵动的心吧,是否也在为它们生命短暂的辉煌与美丽叹息呢,可是这又能怪谁呢?其实,本不是讨厌下雪,也不是不喜欢雪花,只是不喜欢它下在这个季节,这个温馨可人,阳光明媚的三月天里。冬天的雪花我都会非常喜欢,认真欣赏的,以为那才是它的季节,适时而下,也不枉冬的条武汉哪个看羊癫疯好规,不失老天的威严,尽显了雪花的浪漫。然这时却是三月,突如其来的天气变故,让我防不胜防,毫无思想准备。抬眼望向远方,依旧雪雾茫茫,阻隔了视野,似乎也隔断了远方那个温暖的企盼,让我辨不清,此时那个忧伤的眼神是否依然忧伤,只在心里,千万次地祈祷,但愿一切安好!
   空中雪花依旧扬扬洒洒,阴郁的天气使我无法排弃心中的忧郁与孤寂。此时,坐在电脑前正在发呆,忽见有友友嘀嘀声发来消息,我幽幽地回过去,半带着惆怅,说道“我们这儿下雪了”,随即又敲上去“是谁为暖意灌了一注薄凉?是谁又为阳春平添一份忧伤?”,于是便是片刻的宁静,接着对话框友友的名字在闪动,打开一看,友友回道“是三月飞雪,在这本是春意盎然的季节,它却载着薄凉翩翩起舞,来到这春天迟到的北方!为我本是暖意萌动的心带来几抹淡淡的殇”,友友问我答的对不对,我随即发过去个图片,是一个老是点头的可爱的小娃娃,于是,对话框上留下了我们开心的笑。友友又回道:“看着这冰肌玉骨的精灵,舞动着水晶一样的霓裳,素净而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儿好优雅,轻盈曼舞的舞姿演绎着它短暂却不平凡的辉煌,撩拨起我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于是我便发“鼓掌”。她说让我写篇文,就叫“三月飞雪”,我说我是那种办事干脆利落型的,柔的文我做不来;她说她是“气势磅礴”式的,写得比较硬气,也做不来,其实我知道她是非要把机会给我,再三推脱,还是我续了前奏。
癫痫的相关知识>   三月飞雪,尽管我不是太喜欢,但在这个飞雪阴郁的天气里,我收获着浓浓的友情,温馨而芬香,手指敲着“知我者嫣然妹妹也”,温暖已烘染了整个心房。
  
   记忆飞雪
  
   你是否还记得,那次我们偶然相遇。我脆弱的像个孩子,几乎不敢正视你。我们只是礼节性地打了个招呼,你走时,我不敢目送你远去,我怕我会站立不住,怕让你察觉我的脆弱,我的孤独与无助。
   好害怕看到你难过的样子。记得那次你说愿我开心,我曾玩笑似地说:“会的,干嘛不开心呀?我要好好活着,争取活到180岁,看着你变成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头,然后去找你,再欺负你,和你打架。”我问你到时会不会让着我,你笑着说:“会的,一定会的。”我的心却在流泪,我知道我活不到180岁,恐怕连80岁都难。今天我能活着也算是个意外,那次命运给我开了个玩笑,我病了。我以为我已被上帝判了死刑,不再有别的企求,只想走时能见你一面,我不要你对我再有所怨恨。我多想亲口告诉你,你永远是我的牵挂,是我的唯一,我从来就没有不要你,从来也没抛弃过你。但最终还是决定不告诉你我病了,不告诉你那么多,我想让你安心地把我忘记(由于诊断错误,我还是活了下来)。
   拂去岁月的尘埃,轻撩记忆的帷幔,细捻幸福的点点,是因为有你,只有我和你。红尘只愿与君独醉,跨越时间长河,流过人生四季,无怨也无悔!
   多少年来,不管世事如何改变,我心静如兰;也许外面的世界已是春暖花开,我的内心依旧飘雪,大地冰封一片,别人进不来,我亦不想出去。我的青春,我的梦,从此也就沉睡在了那里......
   那年的冬天好冷好冷,刺骨的寒气几乎要将我的心脏冻结,我感觉血液已不再流动了。我不想再做任何事,也不想再有任何思想。我以为再没有任何人能将我从那个冬季里救出来,我绝望地不再哭泣,也不再挣扎,只是紧紧地将自己裹在被子里,以为将会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那个冬季。
   那时我的世界是灰蒙蒙的,漫天的雪花在空中狂舞,似乎在自私与真爱中艰难跋涉,终于决然地飘落向大地。纷纷扬扬的大雪伴着令人窒息的冷气下了厚厚一地。那时我不知道是老天的无情,还是雪花的美丽,却固执地以为这样的结果是我对你最真切的爱,甚至感觉自己有些伟大。我与你已远隔千里,又如何能够照顾得了你,我不想让你少没有伴,老无所依。我亲手将你推向别人,这份揪心地痛就让我一个人来抗吧,只望你能安好。有个人在你身边,总比让我每天像惊了魂似的天天牵挂要好,我这样想着。
   我以为我会是你迎亲队伍里最前面的一个,是那个队伍里你最引以为豪的后盾。那一刻真的来临时,无论如何我也没有想到,我会反应那么强烈,那么小家子气。我几乎要瘫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向前迈一步,却假装若无其事。我多么希望在那时能有一个人将我拖开,带我离开那个令人撕心裂肺的场地。那一刻我就明白了,原来我是如此的脆弱,这份痛我承受不来,必须把自己藏起来,今生再也不要露面。
   从此我也便像一尊行尸走肉一样,麻木地对待一切,机械地生活着,只是心还会隐隐作痛。我们几乎不曾再见面,你却是我梦里的常客,不跟我打招呼,不经我同意,想来就来。梦里,我欢喜,我沉醉,又有几许忧伤与彷徨。
   白茫茫的大雪啊,尽管你是那样美丽圣洁,却掩盖了一些真实存在的东西,只在那最底层里留下了一阵阵痛楚,一阵阵辛酸。此情,此痛,注定我今生灵魂将孤独前行,再也容不得任何人。
   情感是一条冰封的河,你是一块无暇的翡翠,是我河中唯一的风景线,我把你连同我所有的快乐统统封存在了那儿,谢绝了外界的吵杂,浮世的喧嚣,只想在这儿静静与你相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和你喃喃低语。
  

共 2637 字 1 页 首页1癫痫疾病的护理ticle/showread?id=322780&pn2=1&pn=1" class="next">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