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夜半秋风凉(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小说

想起张继和他的千古名唱《枫桥夜泊》的时候,我正在公园散步。

一场秋雨过后,小路上跌落着先落的秋叶。贴在湿滑的路面上。

但毕竟不是深秋,路边的树还没有因为它们的跌落显得清瘦。阵阵湿凉的风吹过,一阵凉似一阵。不禁想起“一阵秋风一阵凉”这样的句子,继而想起了张继,想起了三千年前那个注定不会平凡的秋天。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想到了这样的句子,突然觉得公园里嘈杂而混乱的音乐都一并消失,回响在耳畔的只有杳渺的钟声,和三千年后人们对历史的顾盼。

尽管事实上,我们在嘈杂的音乐中间行走,不能置身于尘世之外,但我知道,这样的乐音不会流传的太久。它们与嵇康的《广陵散》不同,与俞伯牙的《高山流水》不搭调。而寒山寺的钟声会,会和《广陵散》、《高山流水》一样,杳杳渺渺,于沉郁中混响千年,历经风雨却会经久不衰,而且越来越明晰,透彻。

现在毕竟不是深秋,对于张继来说,今天我所感受到的秋有些浅了。想来张继所经历的秋,是那样的深。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江南的深秋会是出现在农历的九月,十月吧。以至于月垂天宇的时候,万里江天已经被青霜覆盖。这一夜诗人是不眠的,把所有的愁绪,付诸在江上的青枫渔火上,这一夜愁绪是那样的清晰,情绪是那样的透彻。我想,江南此刻会不会已经是枯枝清瘦,叶落无痕了。就是这样一个夜晚,也许也就是夜游的鸟的一声不经意的问候,成就了人世间最深沉的对于生命的扣问。于张继,于历史,于千年后感受到夜半秋风凉的人们。

此时的张继落第而归,数十年的寒窗苦读,功亏一篑,想必是情绪已经跌落至极点。然而历史要感谢张继的这一次落第。感谢这一个无眠的夜晚。没有这一次落第,没有这样一个无眠的夜晚,就没有寒山寺杳渺了千载的钟声。如果说我们这样的表述过于残忍,那么,张继也是要感谢这一次人生的“失利”。就是这一次失利,就是这一次对于人生的最真实慨叹,让后人顾盼千年,仍然会流连忘返。千年以来,中举的人很多,留下千古名句的人少。然而历史上,从来就不缺乏中举的达官贵人,缺少的却恰恰是那些留下千古名句的文人墨客。

我对历史了解的不多,我不知道张继后来怎么样,也不想网上百度一下。即使知道了些许,我相信现在的我们,也不会探寻到千年前古人情怀。尚且留一点想象的空间,让我们去遐想吧,或许这样更适合我们欣赏古人的习作。

秋风渐渐凉了,寒山寺的钟声还是那样幽怨吧。我没去过江南水乡,倒是听朋友讲过寒山寺的孤僻和狭小。可是,也就是这样的一隅,成就了历史上最华丽的秋天。

夜半秋风凉,聆听着历史的钟声,我们会凉得更加诗意和惬意吧!

哈尔滨医院能够治好癫痫黑龙江最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湖北治癫痫好的医院沈阳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