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梧桐花开(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

站在春日的时光里 ,映入眼帘的是那一簇簇,一树树的繁花。蓦然抬头,惊喜的发现那一树紫色的梧桐,不知在什么时候开的如此热烈。

花丛里,有蜜蜂嗡嗡的飞来飞去,想必是辛勤的小精灵们也想趁着花开正浓,采些甜甜的桐花蜜,慰劳一下辛辛苦苦从南方赶来的养蜂人。

春日,不知不觉进入到了深处,艳阳高照的日子里,阳光都是那么的明媚,墨镜,遮阳伞,这些夏天的武装纷纷上阵,美女们迫不及待的换上了薄裙,丝袜装点着这个季节。

一场细雨,翩然而至,树下一层层落花,怎奈,我还没有细细欣赏,它却已经魂销香断。唯留枝头那残花,细细诉说着过往和曾经。

梧桐,是一大串串的,紫色,也不是深紫,而是紫中透那么一点粉色。要是折一枝下来,那种沉甸甸比你想象的要多些,像是一朵朵小喇叭一般。小时候,我们会在梧桐花开的时候,拿一根长长的竹竿,夹梧桐花,甚至会拔下梧桐花后面的花蕊,像一只小蜜蜂一样,对着嘴吸着里面甜甜的花蜜,那种甜,是此时无法想象的甜,一直会甜在心里,甜在儿时的梦里。

梧桐是春季里晚开的花朵,也正是因为它的晚开,才更加显得坚贞不渝,就象情窦初开的一段感情,即使不会有任何的结果,也还是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美好,可以伴随我们度过一生。当抬头看见那繁硕而烂漫的梧桐花时,我才意识到已经站到了春天的尾巴上,一季的繁华已经马上要被硕果累累而替代,整个花季也将是拉上帷幕的仪式。

习惯了有他的陪伴,从陌生到熟悉,虽然我们之间也有过悲欢,有过争执,一切的一切那么的自然而宁静,丝毫没有影响,却让彼此更加的珍惜。记得我说过,且行且珍惜,不要等到失去之后才觉得可贵。我就是那么一个随遇而安的 女子,宁可愿意等着,也不想离他那么的远。

一路走过的日子,你何尝不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可能是上天安排好的,时间,刚刚好,地点,也刚刚好,一回头,我就那么美好的遇见 。

想想,若干年后,你和我都老了,回过头想想我们最美好的相遇,想想我们最美好的相知,那时,你会不会想起你的生命里还曾出现过一个我。

许久,没有停下来看看春日的繁花似锦,都是来去匆匆。身处这个被高楼大厦包围的地方,那些儿时所见的梧桐树怎么找也找不见。小的时候,那个从出生到出嫁时待的院子里,或许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院子里就有那么一棵高高大大的梧桐树,梧桐树很高,每次我需要抬头才能看见树顶,树身很粗,小时候,我和妹妹二个人手拉手,才能围住。梧桐树的树干上,刻着一道道的痕迹,那是爸爸每年为我和妹妹刻上去的,一道比一道高,姐姐的在这边,妹妹的在那边,最后还加上了弟弟的。每到梧桐花开的季节,妈妈总是提醒我们,离梧桐树远点,小心蜜蜂蛰到我们,是呀,每到花开的季节,站在院子里,总能听见蜜蜂嗡嗡,偶尔还会在树下看到有蜜蜂的尸体,那是已经死了的,已经完成使命的,这些个小精灵们的一生如此的短暂,留住的却是甜甜和蜜蜜。一场晚春的雨过后,地面上躺着无数梧桐花,小心翼翼的扫,生怕会弄脏了它的圣洁,也终于明白林黛玉的葬花吟里的悲壮。稍大一点时,我找来了林黛玉的葬花吟,工工整整的写在了笔记本的第一页,至今,我会记起“花谢花飞飞满天,魂销香断有谁怜”的绝美和凄凉。那一年,老院子里的房屋要改造,爸爸找来了隔壁家的叔叔伯伯,一上午的时间,那棵梧桐树走完了它的一生,光秃秃的树干,光秃秃的树墩,我一圈圈的数着它根部的年轮,一圈代表着一年,那么它的年龄都应该有二十七年了,二十七年正当年少,可是,它却已经不复残存了。

我也已经走过了人生的三十多个年头。那日,蓦然看见那一树梧桐花时,我也惊呆了。我仰头,像是给梧桐花行注目礼似的。因为,我已经许久没有看见过了,生活的脚步太过匆忙,每日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我怕我会离这些太远了,我怕我想写些什么的时候都无从下笔。那一树梧桐花开的那般淡然,没有被世俗所惊倒,也没有被喧嚣所压倒,在盛开的季节里傲然枝头,开的那么惬意,那么张扬,此时,我应该用手机记录下如此美好,却在感叹之际已经离开了这样的美好,回头,梧桐花依旧那么的热烈,那么的自得,仿佛,春日里一场盛大的画卷才刚刚展开。

回过头时,正好迎上了他看我的眼光,就像这三月里的阳光般。

伸手,十指相扣,温度也刚刚好。

武汉市做好的羊角风医院河北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癫痫病怎么能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