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再回首(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都市

窗外灰暗的云层,点缀着漆黑的夜空;万家灯火的楼房里,聚集着静怡的人们;闪烁着红色信号的铁塔,仿佛在诉说着黑夜里的孤寂;断断续续的蟋蟀声,传递着夜晚的宁静;窗口吹来的阵阵秋风,冷却着观望者的心,将噪杂的一切重归于平静,或许,夜,本该就是平静的,就像那月光,冷冷的,如小河里的那潭死水。

踱步在这样一个安静柔和的月光下,仿若行走在铺满了碎银般的路面上,前方是满眼的朦胧的亮,只是不如白日里亮得那般透彻和洒脱,发出微微的而又淡淡的光,回过头,走过的路上,竟然也是一样。唯独在停下来的时候,又发现身后的影子如路面的树影一般,遮住了银色的路面,不同的只是树影是斑驳的,身影却是整体的,四周依旧是那片朦胧。

少时的梦,一切都是美好的,就连做梦也有笑到天亮的时候,哪怕是场梦靥,说的也会是一篇古诗、一段英语、或者一个数理化公式,醒了便会觉得是美好的。不像现在,徒增了些烦恼,平添了些愁思,以及那么多的恼人的失眠之夜。时常的,尤其是在无眠的夜晚,就像踱步在月光下的小路上一样,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越长大越孤独,心里莫名地多了份怀念?可是,在这个还未及而立的年岁里,年轻如我,该去怀念些什么呢?曾经走过的路?还是路边的风景?抑或是当初想走而没走过的路?在一个个苦恼的夜晚,我始终都在苦恼地追问着,或许是因为害怕丢失来时的路吧。

在南方这个微凉的秋季里,不如少时成长过的北方的秋,来的那么彻底那么明显。遍地金黄的玉米和大豆,在短短的几天里就还原了黄色的土地,不论是秸秆还是果实,都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曾经生长过的地方,清晰地回忆起那些与日月星辉相处过的每一个昼夜,以及从发芽到成长直到成熟所走过的路。相对的,南方的秋,却如一位羞涩的姑娘,轻轻地扬起面纱,吹拂起带有一丝凉意的秋风,微风拂过,田野依旧青青如故,就连路边的树和山上的竹都是绿的,还有秋姑娘的脸庞,在月光下依旧是朦胧的,尽管很美,却难以领略四季的变换。

多想到北方的秋季里,漫步在铺满金黄落叶的乡间小路上,和喜欢月色的她,并肩踩过沙沙作响的枯叶,折一条杨树或柳树枝,去驱赶从黄草和柴垛里发出叫声的不知名的蟋蟀。借着皎洁的月色,做着小猫、小狗、小鸟的手影,再加上逗得她那爽朗甜蜜的笑声,不就是一幕最质朴的田野月色电影吗?如果,真能够和你在洒满斑驳月光的树荫下漫步,将会踩出一条多么浪漫的小路呢。

四季中,北方的秋天,还是要比冬天好点吧,至少她是个收获的季节,有沉甸甸的金黄,和洒满月光的满地的金黄,这金黄总要比遍野的雪白好些吧,遍地的白,和漫天的白,一色的世界里让人眩晕着,以致当回首看一下身后时,辨不清哪条是来时的路和远方的路。

除了平铺横向的路,也有高立纵向的路,那就是山路。对比一下,总感觉南方的山和北方的山不一样,北方的山总是巍峨的,让人望而生畏,让人高山昂止,让人肃然起敬,有着“唯我独尊”的豪迈;而南方的山就不一样了,多了一份灵秀之气,婉转中带有一份惬意,蒙蒙的,有种“小桥流水”般的静溢。或许是因为所处不同地方的人会走不一样的路,于是在北方便多了“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的山路,而在南方也有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小径。然而,不管是哪里的山,她都在那条山路上等着你来,我——也在山路上等着你来,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里,但满心的,还是期望能与你有一场在山路上不期而遇的邂逅。

在现在这个年纪里,走在南国的路上,撩拨的秋风,闯进了我的心湖,又在湖水里刮进来了一颗石子,惹得我一颗如春情怀的心湖里散起一片烟雨迷离,搅起了心湖里的涟漪,久久地不能平静,直到慢慢地老去。不再年少的我们,或许是因为走的路越来越多,沐浴的月光也越来越多,恰又由于月光下追问自己的问题越来越多,才使得思考越来越多,烦恼也越来越多,责任也越来越多,便会少了那份“冲发一怒为红颜”的无所畏惧,更加明白了世间的爱恨情仇,只剩下“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如月光般倾泻的平淡生活,只追寻着“低到尘埃里开出花来”的爱情,静守着陪你一起变老。

是月光,每晚都拉长着年少的愁丝,每夜都延长着与她的对话。

曾经想说的“真想和你爬上墙头去赏月,和你到河边在月下吟诗,和你靠在一棵树下席地而坐谈古论今,和你在一个月上柳梢头的夜晚谈人生谈理想,甚至到花前月下谈风月。”,只不过是少时的一个甜蜜而遥不可及的梦,被这恼人的秋风只轻轻一吹,也就散了,或成风,或成云。望着秋风拖过一朵朵棉花般的云块,露出的月亮很亮很圆,看着看着,才觉得心里的那轮明月更亮更圆。问了问自己,或许“花未全开月未圆”才是最美的解释吧。

一直困惑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直到现在才发现,或许是默守吧,就是长相厮守,守护在相爱的人的身边,直到老了的时候,依然有人给你肩膀来依靠,相互搀扶着,依旧一起去看风花雪月,任它地老天荒,只愿与你静观沧海桑田。那么最美的爱情是什么?或许最美的爱情,。就是在每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沿着长江入海口,牵着你的手,吹着江风,一直走到海滩,去领会不同的夜风和月色,在回望这一路走过的江堤,蓦然发现留下的那两串相依的浪漫的脚印,延续到立足的沙滩上,直到被渐渐涨潮的海浪悄悄带去,消失在深邃的大海里。无声的誓言,只有波涛在伴奏。真愿你像是月夜的一阵秋风,吹着我这粒平原上飘来的黄沙,沿着那条江堤,跨过长江,一路向东,一起去看那片“春暖花开”的大海。

如此夜景实在是太美了,美得我没有一丝的困意,一路上走着走着,才发现:为爱而生活,不是为了生活才去爱,这爱才是世间最宝贵的。

这样的月夜,注定是不平常的;这个夜晚,又是一个难眠的。在这寂静的深夜里,燃一支香烟,走向窗台,在这撩人的月光下,为你赋小诗一首:

秋月沙舞

夜风星稀朗月照,

涌卷轻沙脚下绕。

逐浪捡贝伊人笑,

回望牛郎鹊桥掉。

轻吟着,默念着,而今夜的你,是否也遮掩着那一帘幽梦?

……

漫长的夜里,在香烟燃到轻夹的指间传导出一丝灼热感时,轻痛叩问着心弦,这才发现,怀念的是一条心路,是一个曾经朦胧地烙在少时悸动的那个心向的远方。而今那个方向迷失着,却又在内心的某个深处隐隐地召唤着,使我不得不仅凭一点残存的模糊的记忆去找寻,因为我怕时光越久,那个方向越模糊,所以,在这个人生的季节里重拾心梦,为的是在某个健忘的年岁里还能再回首,不至于太让人——忧伤。

早晨迎着太阳起床了,惺忪的睡眼,还在亲密地胶合着,垂头坐在床沿上,依稀还在昨晚的睡梦中。

……

孕妇癫痫病怎么治疗甘肃医院中医治疗癫痫有效果吗沈阳癫痫病医院靠谱西藏哪家癫痫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