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轻轻逝去的青春(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短篇小说

青春里总有一些人和事,是我们无法在那时候明白的,总是要经历了许多,才会明白那些东西真正的意义。

——题记

"风吹过的时候,树总是肆意的喧嚣,可是等风走远的时候,树却是死一般的沉寂。尘,你觉得我们是风,还是树?"墨突然转过头这样问我。

“想那么多干嘛,现在的我们既不是风,也不是树,不是么?”我喝完手里的啤酒,将手里的易拉罐从楼顶扔了下去,隔了几秒钟才听到落地的声音。“走了,开始下雨了。"我开始向楼下走,听到墨在后面说”或许吧。我们既不是风,也不是树。"墨比我们成熟许多,总是爱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回到寝室的时候,雨已经下的有些大了,楼下有些来来不及躲雨的人在雨中奔跑,这样看起来,却有些怀念。“尘,还有多久呢,离别还有多久呢?”他并不想我回答,一个人推开门走了出去。没有撑伞,就那样被雨肆意的打湿衣服。“不要带一把伞么?”他没有回头,“我想在回忆里再留下点什么。”

留下什么呢?一场大雨?我不知道。后来过了很久,我也淋了一场大雨,才明白,我们要留下的并不是那一场大雨,而是那个淋雨的年纪。那种肆意,是我们再也不会体会到的十八岁。墨总是比我们成熟,我们太幼稚。可是无论是幼稚还是成熟,我们的青春都被渐渐留在了同一个时间的过去,再也无法找到。

第二天墨感冒了,冒着长长的鼻涕泡打着喷嚏。我笑他:“这就是你要留下的东西?他对我说:”不久以后你就会明白,每个人都会淋一场大雨,都会感冒,会打喷嚏,可是这就是我们。至于我们记忆里留下的,你一定会知道那是什么。”那场我们每个人都要淋到的大雨,原来叫青春。

这场雨下过以后,新种下的香樟树已经开始发芽,不知名的花也开始绽放。空气里却开始浮动着一些紧张的气氛,厚厚的一沓沓试卷,挥洒的黑色墨水,压抑了原本明亮的春天,似乎那个黑色的六月随时都会到来,墨累的时候就会看着窗外,写下一些我看不懂的句子。忽然想起去年的六月,高考刚刚结束的时候,墨回头对我说:"你看,现在我们是这里唯一可以倚老卖老的人了。"现在看着一张张疲惫的脸,似乎这一年,我们真的老了许多。

那时候经常会和墨聊天,现在的墨也变得很安静。有时候觉得会窒息,但是时间依旧没有停滞,有时候会抬头看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跳过,或者看着黑板傻傻的发呆,知道听到老师呵斥的声音才忽然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最后的几个月里,联考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每次等待成绩的时候,都像是一种煎熬,以前的幻想都在一次次的现实里变得那么可笑。曾经说过的豪言壮语,如今变成了心底最角落里的灰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一阵风吹散,失去了踪迹。以前的时候会问墨想要怎样的生活,他说要做一个有钱人,有很多很多钱。我笑着说连他也不能免俗。可是现在再问起,只看到他桌面上清华大学的照片,问题都投给了沉默的时光。

倒计时牌上的数字在不断变化,墨变得更安静了,偶尔还是会看到他写一些句子,只是再也听不到他对我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了。试卷成了我们的战场,没有硝烟,只有沙沙的笔声,划过四月和五月的尾巴,静静的,熟悉的教室变成了我们期待的考场。那两天似乎用尽了我们所有的力气,那些我们的激动或是恐惧,终于结束了。疯狂的将书本从四楼抛下去,像是下了一场雪,那些我们必须记得的公式和语法,枯燥的文言文,都变成了一张张废纸,静静地躺在宿舍楼和教学楼前的空地上,我们终于可以放肆地说着再见。

期待许久的狂欢,仿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激动,像是理所当然。我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的风景。我忽然想起以前问过墨的一个问题:“墨,你希望你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我啊,我希望这样,一座枯旧的小木屋,衰败的古藤,只有盛开着的,是一片花海,紫色的风铃响起,有薰衣草的味道,蒲公英飞过的天空,有着钴蓝色的寂寞,远处升起的淡淡的炊烟,映起一个静谧的傍晚,有着鸟的影子掠过大地,掠过木屋古藤和花海,苍白的云朵逐渐掩去,露出星星的影子,远处的炊烟,渐渐被风吹散。”

“那尘你的梦想是什么呢”?“我啊,我想要成为一个旅行摄影师,去每个美丽的角落拍下最美的风景,珠峰的雪,北海道的樱花,荷兰的风车,我会把我能看到的风景,都记录下去。”那时的梦想,还很简单,没有太多的希望与思考,只是想要做,便觉得可以去做。

整整一个六月,我们都在等待着最后的结果。墨去了北京,而我去了杭州。曾经约定好要上同一所大学,结果出来以后,却都彼此默契地不再提起。我笑着对墨说他再也见不到他的女神了,他只是笑了笑。

大学以后,与墨的联系渐渐少了些,只是有时会从他的空间动态里知道一些他的近况。他还是像过去一样优秀,用安静的文字组成美丽的诗句。他开始在校刊和地方报刊上发表一些文章,用他的话说,总算是有所小成,不枉费这些年的坚持。时间过得不痛不痒,再也没了高三时的紧张。偶尔在电话里和墨聊天,共同的话题越来越少,不知不觉中,我们都长成了大人的模样。

毕业以后,墨留在了北京,开始正式成为上班一族,每天空间的动态再也不是一首小诗,而是平淡的话语,说着工作的疲惫,上司的牢骚。而我却还在迷茫,四处流浪着,不知道该如何成长。我们的梦想,变成了一朵记忆里曾经盛开的鲜花,而现在,已经凋谢。

再次遇见墨的时候,已经差点认不出来,时光硬是将我们雕刻成了成熟的样子,当初的幼稚再也找不到半分。墨变得棱角分明,但是那张熟悉的脸却再也看不到当初的风花雪月。我们在楼顶,像当年一样喝着啤酒,看着风缓缓地吹过树梢。

“尘,还记得当时的那个问题么?”“什么?”他疑惑的看着我。“我们是风,还是树呢?”他依旧没有回答,但我想,我们的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我们既不是风,也不是树,我们只是风与树之间充斥的空气,风吹过的时候只来得及穿过树叶的罅隙,然后随着风去了未知的远方。而我们,会渐渐忘记那棵树,那阵风。那棵树叫做梦想;而阵风,叫做成长。

治疗癫痫疾病用拉莫三嗪黑龙江最专业的治疗癫痫医院是哪家四肢抽搐还面色发紫是癫痫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