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舟行洪下(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短篇小说

洪下位于隽水崇阳与赤壁之间,此处水秀、竹美、山青,被人称作“十里画廊”,引得游人如织。余仰慕已久,远在四十多年前,我年少时曾从蒲纺坐船自北向南溯水而上,但那时为生计奔忙,无暇观山看景。此次江峰兄一再邀约,便与路平、廖平等好友和他们的家属一起去了却一段旧梦。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把车泊在“洪下农家乐”门口,船老大已笑容可掬地等候多时。他引着我们从一条通向隽水的小径走过,葳蕤的草木划得我的裤子吱吱作响,露水也赶热闹般打湿了裤脚,还有不知名的花瓣沾着衣襟。来到河边,一条铁皮驳船横在渡口,好一个“野渡无人舟自横”,有不知从哪漂来的水葫芦浮满了船沿。昨夜的雨看来下得不小,无盖的船舱里浸了几公分的水,船老大一边舀水,一边问:“你们是从城里来的?”我说:“是从武汉来的,专门来看洪下的隽水的。”船老大笑着说:“我们这景色不错,来看的人多,但用船的少,你们和他们不一样,会玩!”一会儿,见他把船舱的水舀得差不多了,我们便依次上得船来,坐在船沿的木板凳上。见我们一一座好后,船老大便发动起马达,“突突”声中,船便启动了,从河汊向河中心驶去。

船划开水葫芦,那开着紫色花的水葫芦,就像两队得令的兵士一样向船的两边退去,马达激起的浪好像是一卷一卷吐出来的,冲得那些紫色的花儿乱颤。

船行至河心,清风迎面,给人顿时凉爽之感。廖平情不自禁吟道:“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可惜,只有青山两岸,而无孤帆。我给船老大打趣道:“要是将船改成木帆船,是不是更有味道?”船老大讪笑,不置可否。只见,隽水的右岸,河水紧贴着山峦,这些像包子一般圆圆的山头,远处的山顶是深黛色的,像泼出去的浓墨,酽酽化不开,而近处则是一望无际的竹林,一阵风来,竹影摇曳,顾盼含情。据称,隽水洪下两岸有12平方公里的竹林,连绵十余里。在河水与山峦之间的逼窄处,偶尔有村舍掩映在竹林里,白墙黑瓦,格外醒目。面向河水处有一袖珍禾场,看得见鸡雏在禾场觅食,鸡爪乱扒,悠闲自得。河滩有几头老牛在吃草,间或有牛铃声叮叮的响,却没有看见牧牛人。躲在岩石的缝隙处,有垂钓者,长枪短炮的,既是钓鱼,也是享受这山水之乐。而河的左岸,由于建好了公路,山峦就隔着公路与河岸相对,各种农家乐沿公路线在山脚下一字排开,鳞次栉比。

我正欣赏着两岸风景,廖平的女儿,一位年轻的大学生,不满足坐在无盖的船舱里看风景,她爬上了船头,婷婷玉立在船头的船板上,张开了双臂,就像一只小鸟,迎着西北来的风,裙袂飘逸,她的侧影与这山这水构成了一张水墨画图,美丽动人。时不时有不知名的水鸟从水面掠过,溅起点点水花。一只苍鹰在远处盘旋着,引起了我的注目,因为它比水鸟的体型要大很多,那高飞的姿态特别优美,展开的双翅,那虎豹色的花纹都依稀可辨,忽上忽下的飞翔自由舒展。突然,苍鹰向下作了一个俯冲,眨眼间就扑到了水面,溅起的浪花一朵比一朵大,小姑娘尖叫:“老鹰抓鱼啦!”老鹰还会捕鱼?还从未听说。我寻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见那只苍鹰嘴里已叼着一条鳜鱼,飞离了水面,刹时就飞向了那一片竹林。我在猜猜,竹海里的隐秘处一定有它的巢穴,那窝巢里一定有它的雏鹰。想象得出那一群嗷嗷待哺的小鹰正张着嘴,等待着母亲的归来,母亲归来后,那肯定是一场饕餮大餐。可能过不久,就会看见老鹰带着她的雏鹰练习飞翔。呵,一切生物的成长都离不开母亲的喂养和教导,人类不也是这样么?

船继续北行,在与赤壁交界处,河道突然变窄了,两岸的山峦好像直逼船头,那竹杪更像是要拂着你的面颊,这里就是有名的壶头峡。壶头雪浪是崇阳旧八景之一,明永乐壬辰进士崇阳人杨昺曾在《壶头雪浪》中这样写道:“山拥奇峰锁太阿,一湾流水泻银河;层波涌雪惊舟楫,峭石参天挂薜萝。雨霁岭头红日近,雪凝润底白云多;壶头三峡日沧海,功说当年马伏波。”只是由于陆水水库建成,水位抬高的原因,峡口已变得不怎么壶口了,那“两岸峭壁交锁,乱石鳞次,横截河流。船行其间,好象离弦之箭,篙手颇难驾驭。洪水击石,震耳欲聋,飞涛喷沫,洒玉飘花”之奇观,只能见于前人之记忆了,全然没有了“一夫当关,丸泥可塞”之势。如今只是相对于上游宽阔的河道来说,壶头峡仍然属于隽水的狭窄处。

过了壶头峡,水面更加开阔,远远就能望见一座新桥。我问江峰兄:原来没有这座桥?江峰兄答道:是的,这是近几年,为开发葛仙山的赏樱资源而专门修的一座桥,名叫芳世湾大桥,因为这里有一个方世湾村。葛仙山的樱花,属于江南的野樱,花开时漫山遍野,到处是一片粉色的世界,美得令人震惊。江峰兄的寥寥数语,勾起我们的向往,恨不得现在就上葛仙山,可惜要看樱花还得来年。

船越行越开阔,有渔人驾着小船,一网一网撒向河心,那白色的渔网在阳光下闪着银光。正想要看渔人是否网着鱼时,船已过了芳世湾大桥。过了大桥就进入了赤壁境内,也就到了陆水水库的库区。水面倏地变得宽阔了,一眼都望不到边,远处的天际线隐隐绰绰,真有点水天一色的味道。右岸正有几个钓友站在礁石上垂钓,我们就让船老大把船靠上去。船靠拢后廖平首先跳上岸,把船锚挂在礁石的缝隙间,待船停稳后我们依次上岸。一只小黄狗在我们身边蹭来蹭去,很是友好。我们站在一处礁石上轮流拍照,廖平的女儿很是兴奋,找到一块扁平的石块向水面削去,石块贴着水面削出一串串的涟漪。

时间已快到12点,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我们连忙启锚往回赶。

回到泊船的河汊,我们鱼贯上岸,“洪下农家乐”的老板已把一桌子土菜端上了桌,松柏岭上的土鸡,隽水河的鳜鱼,乡下的香猪肉,菜园里的辣椒、茄子,黄瓜,豆角……看着都醉了。醉了,醉了,更醉在了洪下的青山绿水间……

黄石哪里的医院治癫痫比较好?武汉市到哪看羊癫疯洛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引起小儿癫痫的原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