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八一】两张老照片(散文·旗帜)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爱情诗句

周五晚上一下班,马不停蹄匆匆赶到汽车站,一小时后我便回到离开了一周的家。头天从老家过来的母亲赶忙从她的睡房拿出一个挎包,又从挎包里慢慢地摸出一个小包,一层一层打开包裹严实的塑料薄膜,拿出二十来张陈旧已经褪色发黄的照片递到我手里。接过一一细看,我傻眼了,竟然还有我三十七年前离开家和在部队当兵时的照片:一张是我穿着军装离开家乡时站在流水欢歌的桥头上照的;一张是我拿着听筒坐在营部办公室打电话让战友用相机拍摄的。

看着两张已经褪色而发黄的老照片,我十分感谢母亲持之以恒的用心保管,让丢三落四的我还能够看到三十七年前的自己:一个十八岁的年轻小伙。一米六五瘦弱的个头,尖尖的下巴,套在身上的军装是那么的宽大,与我现在一米七零,体重七十五公斤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极其不相称。

或许是怀旧的缘故,当晚母亲和妻子睡觉后,我独自一人久久地注视着两张发黄褪色的老照片,回忆着自己年轻时的当兵往事,感觉那时的幸福时光仿佛就在昨天。

那是一九八一年十月的最后一天下午,家乡的瑞雪仿佛来得早了,漫天雪花飘飘飞舞。十八岁生龙活虎的我,从茶场一路小跑到家门口的院坝,被守候多时的妹妹一把拦住,将一张盖着红红大印的入伍通知书递到我手里。那一刻,我捧着通知书立在院坝中央,定定地盯着渴盼已久的入伍通知书,任凭天上的雪花飞落,任凭一阵阵寒风摩擦着肌肤,没有湿寒,没有冰冷,只有阵阵暖流。妹妹见我在寒风中呆呆站着,从屋里又折返到院坝,拉着呆呆顶着雪花的我走进屋内,一股年味才有的肉香扑入鼻腔。昏黄的煤油灯下,母亲一脸灿烂的笑容,正切着过年时我最爱吃的猪头肉,见我回来,顺手喂了一块在我嘴里。那晚,爷爷和父亲与我频频举杯,奶奶和母亲给我碗里夹菜,都希望我在人民解放军的大学校里,苦练好军事技术,为祖国争光,为家人争气。

新兵到公社集中的那天早上,大队组织了新兵欢送队伍。我家的院坝极为热闹,隔房的支部书记舅舅亲自为我戴上大红花,敲锣打鼓的乡亲把我送到了乡武装部。在公社的大操坝,一百多个新兵排列在中央,聆听着乡武装部长简单的换装要求,之后,让新兵依次进入乡电影院礼堂,里面的座位上对应放着发给新兵的军装。我来到一个座位,三下五除二脱掉身上的旧衣服,换上了崭新的绿军装,背上背包,挎上挎包、水壶,喜滋滋走到操坝,编在了新兵一连二排一班。

那天午饭后,刚穿军装的新兵们特许放假半天,与亲人们团聚,享受离家前的温馨。我就像一只放飞的小鸟,一路飞跑着往家的方向,想多争取些时间与爷爷奶奶、父母、妹妹、弟弟多团聚一会,让家人们感受我穿军装的威武与快乐。那个下午,我把中午在部队吃的可口饭菜讲给爷爷奶奶听,弟弟妹妹拥着我听得津津有味,馋得流下了口水。弟弟拉着我的手说,等我长大了也像哥哥一样,去当解放军,也吃上部队可口的饭菜。

那天也很凑巧,一位照相馆的师傅路过我们家院坝外的路上。母亲和照相师傅是本家,很熟悉,于是母亲叫住了他,张罗着一家人照了一张合影像。我还嫌不够,缠着让母亲多花了十元钱,来到夏天晚上纳凉的桥头,背朝着青瓦的老屋,照了一张单独的照片。十几天后,母亲到街上照相馆取回了照片,还给我邮寄了一张全家福到部队,让我想家里亲人的时候,看看相片上的亲人,在远方的我就不孤独,感觉亲人们就在身边。

第二天,部队从区武装部旁的供销社招待所出发,一路汽车、火车辗转,三天后抵达陕西汉阴县一个陌生的山沟里。新兵连三个月摸爬滚打集训后,我或许是个头小被分配到了59210团二营部,当了一名通讯员。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多月的吃苦勤学,我得到营首长的肯定,战友们的关怀,在营部如鱼得水,很快适应了通讯员岗位上的一切工作。为了让家里人放心安心,我让战友照了一张办公室打电话的工作照片,寄回了家里。不久母亲在来信中说,全家人看了照片都非常高兴,都为你的工作感到骄傲。从那时起,母亲便喜欢上了照片,还买回相册收藏着我寄回的照片。

在部队生活的三年多,每到一个新的岗位,我都让战友拍摄一张照片,通过一封封家书,寄给了远方故乡的父母,让他们了解儿子的胖瘦,了解工作的进步,少一份担心,多一份放心,添一份快乐。

八五年一月退伍回家,母亲特别制作了一个小相框挂在墙壁上,把我寄回的部分照片放在了里面。母亲说这是我在部队的一段光荣经历,等我几十年后有时间了,再取下来看一看,就能感受到年轻时那段成长的美好记忆。后来我结婚生子,为家庭生活而奔波,为工作而远离家乡,对母亲的那份用心收藏的相册和相框无暇顾及,忙碌在远方的工作和生活之间的轨道上。

在外工作近三十年,我一路见证了时代的不断向前发展,从工作的需要接触到相机,从开始的一名门外汉变成了一名摄影爱好者,拍摄了许多照片刊登在《中国市容报》和当地的党报上,直至今天电视台新媒体的融合,我成为了一名摄像、照相熟手。但我还是忘不了二十年前的情形,那时的照相机全是用的胶卷,没有现在的数字相机方便。有一年母亲的生日,我利用工作之便,带着公家的相机坐了五个多小时的汽车回到老家,为我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堂弟堂妹照了满满的五个胶卷的相片。当相片一一冲洗出来,是一张张满是幸福的笑脸。那一刻,我拥有万千感慨,在逝去的岁月里,我一直是父母相框、相册里的第一主角,而那一次,父亲母亲却成为我相机里的第一主角……

第二天母亲告诉我,由于弟弟在老家修房变卖,居家被买主多次购买,搬家无数次,相框被摔坏了,相册也潮湿了,相片被母亲用塑料袋包裹起来。为保存母亲带来的珍贵礼物,当晚,我将所有的老相片用手机翻拍成电子版,存进了手机和电脑里。

这些天,一旦手头闲着没事的时候,我都要打开手机翻看一遍,看看自己年轻时的照片,回忆一下自己的军旅历程,想起军营里那些可爱的战友、和蔼可亲的老首长,更感觉自己还是那么年轻,与亲爱的首长和战友一起欢乐在军营,那种感觉既亲切又温暖,连炎炎夏日狂躁的心情都变得凉爽起来。

我一边乐呵一边想,老相片会随着岁月的变迁慢慢地发黄,终究会消逝在岁月中,可存进电脑里的电子版相片却不会老,它会年轻如初,陪伴着我在以后岁月中,继续感受着年轻时的美好,忆起军营里的那些快乐和温暖日子。

西安专科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在郑州导致成人癫痫的病因有什么长期服用拉莫三嗪对身体有什么危害